台灣疫情|立委憂軍隊群聚風險:睡覺隔保鮮膜 晨間千人集會唱歌

撰文:陳宗逸
出版:更新:

台灣軍隊負責中部戰區防禦的第五戰區指揮部十軍團指揮部,近日傳出台中營區有確診者足跡等案例。對此,國防部強調一切均符合規定,並無疫情散播。
但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王婉諭收到投訴,指國防部回應「敷衍、徒具形式」,認為一旦軍營出現群聚感染,恐導致台灣難以承受的後果。

王婉諭指出,她接到相當多的基層官兵陳情訊息,表示「國防部沒有改善集合移動方式,反倒要役男拉下窗簾,以免被媒體拍到」,認為動作相當粉飾太平。由於營區管理相當形式化,早期為了防止出現逃兵,故效法監獄管理方式,用所謂「三點五查」、一天工作要進行高達八次的群聚,務必要求人數到齊、查察是否有人逃兵,這樣的管理方法數十年如一日,如今遇上疫情嚴峻期間,此管理法反而造成群聚風險。

立委王婉諭在她個人Facebook上,揭露軍隊基層防疫的種種荒謬措施。(Facebook@王婉諭)

也有基層官兵投訴,上級要求一般兵員不得接受媒體採訪爆料,甚至有人「遭受上級威脅,若不依照要求,擅自打1985投訴專線(國防部所屬不當管教專責電話),只會越來越嚴厲」等情事發生,且國軍擅長搞場面功夫,為了杜絕外界質疑,「至今未改善防疫措施,還要國軍兵員刻意拉開社交距離讓官媒拍照」。

共用餐盤餐具 防疫距離只為拍照

除了拍照擺譜外,軍隊還出現許多荒唐的防疫措施,例如「用餐時要求全體排好隊,間隔距離,只為國軍政戰單位拍照,應付軍中要求做好安全距離,拍完照後才能吃飯」,以及「擺人在大餐廳共餐,但是餐盤餐具都是共用,雖然有形式上的隔板,但是吃飯姿勢要求過多,需要坐挺以碗就口吃飯,隔板根本不具隔離意義。」

部隊營區搞「三點五查」的監獄化管理,以往是為了防止逃兵。(台灣國防部提供)

被匡列為接觸者的同袍,雖然在營區都使用隔離寢室,但是一旦寢室不夠用,接觸者還是跟無症狀者同睡大寢室,用跟塑膠袋一樣薄的塑膠布把床左右隔離起來,甚至要求士官兵戴口罩睡覺,還用廚房用保鮮膜當隔板在大通鋪床位的中央當作權宜之計。

而為了形式上的「三點五查」集合,每天早上,依舊維持超過千人以上集合早會唱歌,基本操練、體操照舊,且還要求唱歌歌聲要大聲,讓飛沫傳染風險大增。

軍隊基層數十年如一日,非常喜歡每天大量集合點名,爾後大聲唱歌,軍中各種軍歌比賽也相當頻繁。(台灣國防部提供)

王婉諭表示,她已經持續跟國防部討論多日,但是其回覆卻依舊敷衍、徒具形式。國防部至今仍然不願意説明和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等專業團隊徵詢意見的過程和方式,且防疫措施的執行,每個營區零零散散,並未有科學性的部署。

由於台灣政府至今防疫作為七零八落,需要許多畫面來「安定人心」,軍隊宣傳方樂得提供化學兵穿着生化防護服,大街小巷噴藥水的各種訊息,並且製造許多「炎熱酷暑天氣穿着防護服的國軍兄弟可敬」等新聞用作宣傳。

台灣國防部每天公布大批量的化學兵噴灑消毒水宣傳照。(國防部提供)

2001年6月5日,台灣台中成功嶺營區,曾經爆發腦炎疫情,當時隔離了24位官兵,就曾經被進入營區疫調和隔離作業的民間衛生承包商、生化防疫器材廠商,認為軍隊的生化防疫措施,落後得不可思議。

當時曾有包商看不下去,認為軍隊「把昂貴的生化防疫裝備當作財產,全部鎖入庫房,不可輕易使用」,一般士兵日常對生化防疫常識幾乎為零,一旦突然遇到狀況,可能會發生「穿雨衣打生化戰」的可笑狀況。

而同樣的危機,在2003年的SARS疫情期間又重複發生過,軍隊依舊沒有學到教訓。二十年過去了,如今軍營又傳出荒謬的防疫措施,情況幾乎沒有改變,軍隊數十年如一日、以不變應萬變的習性,可能會在關鍵時刻,拖垮台灣防禦的整體戰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