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豪專欄】飛行日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初進職場的時候,最令我嚮往的事,是搭飛機出差。飛來飛去,猶如公司畀錢旅遊,見識世界,增廣見聞,累積飛行里數作私人用。還有,飛來飛去在公司內和朋友圈中創造光環,代表位置重要,代表忙,代表見識比人多。
20多年前中國經濟起飛,飛來飛去的重點為內地城市,那時候內地飛行條件差勁,出差變成苦差。有幾年時間,累積的飛行里數無聲地逾期失效,我認為很正常,平日已經飛來飛去,放假當然留在家中。有了家庭之後,飛來飛去變成苦事,在中年人聚會之中,成為訴苦的話題。
最近一個朋友宣布辭職,理由百分百是關於出差。飛來飛去變成他的生活重心,最後職位是CEO,升得高沒減少出差頻率,這種生涯似無止境,拖了幾年,他終於鼓起勇氣離開。說到激動處,他拿出護照(對,護照在身上),過去一年,飛了220日。很多會議在星期一舉行,即是要星期日飛。他以無奈語氣解釋:「我個女對我好客氣,我知道一定要辭職。」
隨着家庭狀況轉變,飛來飛去由嚮往變成討厭。第一次去新鮮兼興奮,第十次去純粹是責任。在外地遇航班誤點,在機場乾等,或會議氣氛冰冷,全程充滿失敗感,很想回家。
飛來飛去的時候,總不會忘記的一齣戲,是佐治古尼主演的《寡佬飛行日記》(Up in the Air),我們從佐治古尼身上看到自己,怎樣執行李、在機場走動、在酒店消磨時間,當然包括異性幻想,雖然我們的外表跟佐治古尼有段距離。
這齣戲的英文名起得真好,語帶雙關,在空中很多事都懸而未決,浮吓浮吓,下一站不知是哪裏。飛來飛去影響的人,不只是當事人,對家庭成員的影響難以想像。例如辭職的CEO,失去目睹女兒成長的時間,永不復還,條數點計?
瀟灑如單身的佐治古尼,戲的初期不視飛來飛去為由A至B的交通方法,反而重視飛的樂趣,最後也感不妥,原因是產生了感情。飛來飛去不利情,如愛情、親情、友情一概通殺。朋友聚餐,你的回覆是,見到就見到,一點不型,實在悲哀。
飛來飛去的時總不會忘記佐治古尼主演的《寡佬飛行日記》。(電影劇照)
我記得20年前有未來專家預言,互聯網發達,視像會議技術愈趨成熱,企業會議的模式將根本性地改變。20年過去,科技進步沒減少出差,反而做大了個餅,科技衍生無窮無盡的生意機會,我們比以前飛得更多,視像會議不管多高清,感覺就是不同。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最高質素的不是經過科技,最原始的接觸永遠最有效。與生意夥伴見面製造出差需求,也同時打擊家庭團聚的質素,出差原來不好玩。
出差的時候,我有以下建議:
一、不要長時間在酒店房間工作。酒店房間的光線和空氣,對心情產生負面作用。附近一定有間Starbucks,與人同在,可令我們心情較為舒暢。
二、多點與朋友聯繫。WhatsApp通訊時可不理在何地和時差。出差的時候,是我與朋友catch up最積極的時候。
酒店房間的光線和空氣,對心情產生負面作用。(iStock)
三、不停與家人FaceTime。不能一起,影像是重要的,讓我們多一點在家的感覺。能夠隨時隨地與家人聯繫。
四、觀光。上班也有下班時間,私人時間仍然存在。有些人去了一個城市幾十次,但沒有到當地名勝觀光。觀光是樂事,為沉悶日子帶來生氣,對工作肯定有好處。
五、享受孤獨日子。一個人獨處可以是一種享受,不同人有不同享受的方法。以前有同事告訴我,最理想的出差日數,是每星期兩日,一來可以行開吓,二來是當每星期兩日不見人,不用負起為兒女溫習功課的責任,變成回家後全職與子女玩樂,關係空前良好。是兩日,千祈不要多過兩日。
上文刊載於第111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14日)《飛行日記》。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蔡東豪專欄《企管人文》文章: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