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東瀛風一】那些年 我們一起聽西城秀樹、吃壽司、看木村

最後更新日期:

好多年以前,也是一個如此炎熱的夏季,我們幾個中學男草放學後,在對面女校門前,等待校花出來就大聲唱道:「愛慕,愛慕,達到瘋癲程度。」許多年以後,我才曉得這原來是改編自西城秀樹的名曲,我們從不為意日本文化已深深根植於心底裏。

撰文:曹民偉

無數人在少年時代曾經跟着他的歌跳過多少場舞,訂做跟他相似的寬大領口西裝,還有模仿那一頭飛揚起略為過長的頭髮。(作者提供)

那個夏季的最後一夜,在學生舞會最後的一曲摟着鄰校的漂亮女孩跳着緩慢的舞步,台上歌手輕唱着的正是西城秀樹也曾改編的名曲:「與你跳舞我自願,快樂會是緊貼你面,So I'll never gonna dance again,和別人沒法跳得自然。」

西城秀樹不過63歲就離開了,少年時代曾經跟着他的歌跳過多少場舞,訂做跟他相似的寬大領口西裝,還有模仿那一頭飛揚起略為過長的頭髮。梅艷芳也曾向這位偶像送上金唱片及獻唱《夢幻的擁抱》,「大AL」翻唱成廣東版《Laura》,威鎮樂隊唱的《夜已靜》,張國榮改編的名曲《愛慕》及《烈火邊緣》,而羅文的《好歌獻給你》也是改自其作品。

《悠長假期》主題曲的旋律一響起,幾乎已勾起那茫茫前路的感覺。(網上圖片)

懷念起那個暑假的木村拓哉還是流離浪蕩,過着他那無休無止的《悠長假期》,主題曲的旋律一響起幾乎已勾起那茫茫前路的感覺,如今木村拓哉與工藤靜香的女兒木村光希已經長大成人,當起模特兒,登上雜誌封面了,成為香港人城中熱話。今天這一代看K-POP、K-TV、美劇、台劇、內地劇集及電影,然而,我們年輕時代的日系記憶卻是永遠無法取代的。

日百貨「小銀座」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日資百貨公司如雨後春筍在港發展的年代:大丸、八佰伴、伊勢丹、西武、東急和三越等紛紛興起,令銅鑼灣成了一個「小銀座」,它的非傳統非現代、非中國非西方的品味正好適合香港人的東方胃口,單單職員一起做早操訓練、一開店在門前鞠躬的印象,已令本地百貨業為之折服。

日資百貨那些很新奇的日本產品令香港人見所未見,第一次看到趣致的Hello Kitty,怎可以有一隻沒有口的小貓?小丸子那些天真卻又世故的說話,小小的心靈已經被征服了,同班的女同學每次放學後,最喜歡就是去三越、松坂屋的文具部尋覓有趣的文具,有香味的擦字膠、有着大眼女孩漫畫的筆袋、有多到數不清顏色的彩筆、許多印上各種可愛動物的文具。一直到九七金融風暴以後,大型商場的流行,日資百貨的美好年代才終於過去了,今天僅剩下一間崇光百貨。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日資百貨公司如雨後春筍在港發展的年代:大丸、八佰伴、伊勢丹、西武、東急和三越等紛紛興起,令銅鑼灣成了一個「小銀座」。(作者提供)

在當時,日資百貨另一大特色是附設美食及餐飲的樓層,承傳自日本的本土生活文化,店門前陳列那些逼真的塑料食物,驟眼看去已令人垂涎,許多人第一次嘗到真正美味的壽司和拉麵,都是源自這等附設於百貨店的餐飲樓層,而價錢也是大眾負擔得來。後來才曉得日本人原先是沒有三文魚壽司的,是在香港出現以後才反饋回日本,影響到當地的壽司文化。

成長的軌迹就是從大丸的玩具部仰望昂貴的超合金玩具,轉到日文書局樓層,又或尖沙咀智源書店訂購看不懂的日文雜誌,那時,那些精緻的排版,影響到今天依然愛做雜誌。那年代看與跟日本潮流,必定看《Non-no》《Vi-Vi》及《Sweet》等,每期都有小禮物贈送,所以,每月就算不買都會去打書釘,看看裏原宿又時興什麼?

木村拓哉在日劇《Hero》中的衣飾裝扮,一度成為香港人的潮流指標。(網上圖片)

幾個愛潮流的少年同學老是裝作經過Joyce Boutique的門口,希望碰上哪位小明星,那些永遠不懂得唸的名字,卻教人夢中也惦記着的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三宅一生(Issey Miyake)、川久保玲(Rei Kawakubo),那些不對稱帶點禪味的日本時裝令香港一代少年人為之瘋狂;稍後,「軟硬天師」大碟裏還真的有一首名叫《川保久齡大戰山本耀司》;再後來是藤原浩創立的裏原宿品牌Bape,記得日劇《Hero》中木村拓哉正是穿着A Bathing Ape羽絨服而成本地潮人搶購的對象。

飲食文化蛻變

從日資百貨的餐飲部買回來許多精美的食材,捆得精細的日本麵條、魚蝦買回來都有草葉花朵裝飾着、溫室水果都有着重重花紙包裹着,享用日本美食已儼然變成了一種儀式。

香港企業家蒙民偉被日本電飯煲迷住了,於是譜寫出一個港式電飯煲的故事,他跟日本人改良出有玻璃蓋的電飯煲,方便香港人可以看着蒸魚焗臘腸,小時候瓦煲成日煮燶飯留有飯焦,餐餐小孩子都會爭食飯焦,早期的電飯煲也會焗出飯焦,後期的電飯煲真的再沒有飯焦的記憶了!

電飯煲大大改變了我們童年的飲食習慣,冬天電飯煲焗一煲北菇滑雞飯,無以尚之;可是,還有另一款更令童年多姿多采的美食就是即食麵,那年代流行吃本地仿傚日本製作的公仔麵,六十年代以「三分鐘可以煮熟」作宣傳,《歡樂今宵》還有一個「公仔麵掘金比賽」環節,以一個洋娃娃公仔作招牌,包裝上有幾隻羊頭公仔,令小孩子十分喜愛,索性以後叫即食麵為公仔麵。那時本土化的公仔麵遠勝日本出品的出前一丁,但隨着公仔麵被日資公司收購,今天大家都只記得一頭金髮一臉雀斑送一客外賣麵食的卡通「清仔」了。

隨着公仔麵被日資公司收購,今天大家都只記得一頭金髮一臉雀斑送一客外賣麵食的卡通「清仔」了。(網上圖片)

小甜甜的記憶

日本的零食也令人忘不了,從前的士多除了本地零食,原來還有不少色彩繽紛的日本零食,像「三粒糖」、「太空糖」、「百力滋」……最記得一款「咪高峰糖」,令個個小女孩以為自己變身成電視卡通歌手《小忌廉》,一邊食一邊對住咪高峰唱:「星空裏萬物在轉,歷憶萬年,星飛過願望實現,力量像一個活神仙。」個個女孩子都拿着一邊扮明星唱歌、一邊享用裏邊甜蜜的水果糖。

日本「鴨仔糖」最有趣是有一個掣打開鴨仔嘴巴,就會吐出兩三顆圓滾滾的鮮艷糖果,然後用鴨仔嘴去咬人,真的好好玩。小時候還有一種很香很甜的「彈珠口香糖」,每個小方盒裏邊有幾顆口香糖,有柑橘味、葡萄味、蘋果味、哈密瓜味等等,記得總會有幾顆嚼着嚼着就不小心吞到肚子裏。

「可樂糖」真的裝在一個紅色的小可樂罐裏邊,細細粒酸咪咪令人回憶到童年歲月的酸與甜。「眼鏡朱古力」可以戴到臉上邊走邊玩邊吃,像聰明豆但多了眼鏡設計就令人永誌難忘。「童星點心麵」也是童年脆口的無限回憶,記得有雞肉味和炒麵味,跟本地的媽咪麵或福字麵差不多,不過,本身已經碎開,不用自己手捏碎而已。

有趣的是,今天香港早已買不到的舊日糖果,不時去日本還可以尋回這些和菓子,奇怪當年日本事物如此矜貴,為何本地士多會有如此便宜的日本零食?這裏邊的不可思議,也令我們的童年得以跟日本電視動漫的孩童一起享用同樣的零食!

《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曹民偉其他懷舊系列文章:

上文節錄自第117期《香港01》周報(2018年6月25日)《從西城秀樹病逝聯想 我們都是吃壽司長大的……》。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