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教育.上】戲劇走入校園  何力高:願學生能找到人生方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的藝術教育做得太不足夠,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我覺得政府欠了我們的學生,如果體育是必修科,我認為音樂、美術、戲劇、舞蹈這些藝術教育也應該是必修科,香港年輕人需要更多藝術教育。」這是音樂劇《奮青樂與路》監製何力高在奪得香港舞台劇獎最佳製作時的感言。

《奮青樂與路》嚴格來說是一齣學生戲,由四間中學的學生與專業劇場人共同製作,去年9月演出後贏得好口碑,並在今年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上榮獲最佳製作、最佳導演及最佳配樂等五個獎項,不僅成為業界一時佳話,亦是第一次有中學生在這個專業舞台上取得此殊榮。到底這齣音樂劇為何能夠在芸芸劇作中脫穎而出?幕後推手何力高為何堅持與學生創作及同行?他又如何看待本地劇場教育?

對何力高的第一印象便是惡,他真的好惡,尤其是在他第一齣聯校音樂劇《震動心弦》上,他總是凶神惡煞地訓話學生。他說我誤會了,面對某些學生不能不惡。後來,他的學生偷偷跟我說,原來他教戲劇時很輕鬆,會恥笑學生,也會被學生恥笑,他其實是個嚴師益友。

何力高很喜歡戲劇,大概因為他很有表演慾,也很愛說話,中學又恰恰讀培正,這間素來重視藝術教育的學校打開了他的視野,他加入劇社,日日排戲,每年參加戲劇匯演,多次奪得演員獎。大學時他修讀中大傳理,加入新亞劇社,一邊讀書一邊做戲,畢業後做過記者,後來因緣際會回到母校教書。老師工作忙碌,但那些開不完的會改不完的簿並沒有讓他放下戲劇,他加入糊塗戲班、有骨戲,常常帶着工作去排練,未排到自己時便在一旁改卷備課。「我好鍾意話劇,又未勇到去讀演藝學院,於是揀了中大,但又無法拋開戲劇,咁有咩工可以讓我演戲—一份好穩定的工。放工好準時,全年的返工日子都很清晰,而工作又不一定要在學校做,收入非常穩定,我打算用這份工來支持我的藝術生命。」

何力高喜歡演戲,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老師,但從事教育的這些年令他發現演員與老師有其相似之處,他愈發享受與學生相處。(鄭子峰攝)

工作與興趣,本是涇渭分明。他也說教書從不在他的計劃內,只是母校剛好有個教席,他剛好接手而已,「或許也因為有機會搞吓戲劇。」相信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直到後來,戲劇與教學不知不覺交疊起來,並以難以察覺的形式推動他走下去。「我曾轉工做過出版社編輯,下午食完飯回來改稿,出版社很靜,大家都不說話,我一直瞌眼瞓,我發現自己無法做一份不說話的工,與人有互動是很重要的,而教書與演員原來很相似。」

在他看來,課室便是一個舞台,學生像是觀眾,35分鐘的課堂便是一場演出,如何教學生新課文,如何令他們專心聽書,都牽涉演出技巧。他說自己怕悶,說話不自覺很大聲,上堂節奏又快,即使是沉悶的課題,也想辦法帶動學生一同討論。「這很像一個互動劇場,你如何去設計課程,令學生一齊參與,我很開心聽到學生講『咁快就落堂喇』,這跟『終於都落堂』很不一樣。」

從演戲到陪演

這一教便是十多年,少年變成了大叔,惟喜歡戲劇的心依舊,只是比起做演員,他更享受跟學生一同製作一齣戲。他自嘲自己過去也是一個看重成績的老師,即使是帶劇社,也只是不斷鞭策學生去做一齣好戲。「做一齣好戲是我的目標,但當你用這把尺去衡量學生時,原來學生做得很痛苦。」教學上,他亦是一個魔鬼老師,鍾意追成績、教叻的學生,每天厲聲責罵,不斷催谷課業,以致自己壓力大得難以承受,終在2012年離開學校出外闖蕩。那段日子他做補習、搞劇場,甚至得到有心人支持,以聯校音樂劇的形式招募了一批學生演員,排了《震動心弦》及《逆風》,前者更被導演楊紫燁拍成紀錄片《爭氣》,感動了不少人。這齣戲亦扭轉了他對劇場、對教學的態度。

我見到佢哋快樂,比自己快樂更滿足。自己完成一齣戲,可能開心兩日就算,但我做《震動心弦》、《奮青樂與路》等,能夠令幾十個學生過充實的暑假,甚至有學生同你講,音樂劇如何改變了他,那種滿足感更大。
何力高

戲劇能夠感染人心,學生在排練的過程中可以發掘自我、尋找人生方向。(受訪者提供)

他相信戲劇能夠感染人心,一些欠缺自信的學生,可以在音樂劇中找回自信;那些昔日參加過劇社、如今已為人父母的,依然懷念當年謝幕時的依依不捨;甚至連他自己,最好的朋友都是在劇社打滾的同學。「我希望學生可以在戲劇裏找到一些重要,甚至是一生一世的東西,你會見到一個無交代的人,在劇場找到何謂責任感,一個無目標的細路,可以搵到自己的目標,甚至最後選擇讀演藝學院。」

直至今日,他仍記得《震動心弦》帶來的震撼。那是2013年,參與的學校,三間是基層學校,一間是專收視障學生的心光學校。「這幾間學校的背景都很特別,是一些機會貧乏的學校,他們沒有資源,學生在成長路上滿是傷痕,家庭、學業都有問題,我們也很掙扎,到底要不要收部分學生。」而最叫他猶豫的是心光的學生,他坦言初期已被三間基層學校嚇怕,若不是夥伴勸他試一下,他會堅決拒絕,「我們已經有咁多特別的學生,我唔知佢哋會唔會打交,如果加上幾個視障學生,真係七國咁亂,我哋仲要係音樂劇,要跳舞。」意想不到的是,心光的學生非常認真,天天拿着點字譜練習,他們最後不僅完成演出,更讓他明白到,原來他們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一個機會。「你只要肯畀機會,他們同樣做得到,他們真的很願意學習。」

那次是他排戲以來動氣最多的一次,學生勸極唔聽,遲到、缺席、食煙樣樣齊,他天天開罵,更一度擔心最後會爛尾。那個團隊特別多古靈精怪的事,譬如女孩失戀了,WhatsApp跟他說:「阿sir,我𠵱家情緒好低落,唔返來排戲喇。」又有學生病到七彩,但家裏沒有錢讓他看醫生;也有吸煙成癮的學生,日頭偷偷在廁所食煙,晚上出去打交劈友。「最大的問題是他們的學習力和專注力都很低,昨天排得好地地,但今天回來什麼都記不起,我常常覺得好似用筲箕裝水,裝極都裝唔到,這是我們要接受的現實。」

世間沒有不費工夫的奇蹟,一個暑假的反覆練習,一句句語重心長的訓勉,一群不離不棄的老師,這班被認為能力欠佳的學生,最終在舞台上發光發亮,連他們的爸媽都驚訝於自己的孩子原來可以光芒四射。當年那個會考得1分的學生,後來下定決心到澳洲讀書,他至今仍懷念做音樂劇的日子;另一個二十多歲才重返校園的女孩,DSE成績雖然麻麻,但因為喜歡動物而到台灣讀獸醫;還有一個激到大家紮紮跳的頑皮學生,最後發現自己喜歡音響而報讀IVE,如今從事相關工作。

今日你問我成績重唔重要,都好重要,但如果要衡量,學生的成長歷程、品格更重要。
何力高

何力高在戲劇路上還有甚麼經歷?請看下集:

【劇場教育.下】聯校音樂劇奪五獎 四校學生成就一齣好戲

上文刊載於第11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7月9日)《聯校音樂劇贏五獎 藝術改變學生生命 何力高:品格比成績更重要》。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