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方案騎牆 迎接特朗普受辱 「環球英國」願景成泡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7年1月,上任不久的文翠珊提出「環球英國」(Global Britain)願景,許諾國民離開歐盟後將以獨立身份,同全球國家洽談貿易協定並發揮影響力。然而,在經歷了20多個月的脫歐談判之後,最新出爐的脫歐白皮書卻似乎回到了「歐盟英國」的老路。脫歐公投兩年來,英國在不同外交願景中搖擺不定;而當歐盟及美國各方面分歧擴大的情況下,英國更是兩頭不到岸,這樣的混亂恐怕一時難以落幕。

文翠珊在布倫海姆宮迎接特朗普訪英(路透社)

文翠珊期待已久的特朗普訪英之行終於來了。選址牛津的世界文化遺產「布倫海姆宮」(Blenheim Palace)設宴,盛大的軍樂隊歡迎儀式和紅地氈,百來位英國符號與企業領袖。文翠珊已在「工作訪問」的極限內給予特朗普最高禮遇,以求推動英美正在洽談的自由貿易協定,助自己走出危機。然而,她的好意似乎「真心換絕情」。

英美特殊關係受挑戰

赴英之前,特朗普在布魯塞爾接受英國《太陽報》訪問時表示:如果英國堅持軟脫歐方案,美國將和歐盟而非英國商談經貿協定,而英美自貿協定將會觸礁。他更逾矩評論英國內政,表示認同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硬脫歐立場,稱他「會是一個很好的首相」,更批評文翠珊不聽從他有關脫歐問題的意見。

特朗普矢口否認《太陽報》的報道,更指摘其為「假新聞」,但隨後報社公開採訪錄音,讓這段公關戲再度披上濃厚的「特朗普鬧劇風格」,也讓美英關係陷入窘境。比起美德、美法、甚至是美加關係,特朗普上台後英美間少有衝突;不過同過去數十年雙方熱絡交往相比,兩國關係亦顯然冷淡不少,而「英美特殊關係」更近乎名存實亡。

(太陽報)

所謂英美特殊關係,源於20世紀以來兩國在國際事務上的高度共識及緊密合作;在1980年代,美國總統列根與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情同手足般的私人友誼,更為人津津樂道。進入21世紀,美國總統小布殊曾對英國首相貝理雅說:「除了英國之外,美國沒有真正的朋友」;後來的英國首相卡梅倫,亦曾在美國受到最高規格禮遇。

左為小布殊,右為貝理雅(視覺中國)

今年4月,法國總統馬克龍以「美法建交250周年」名義對美展開國事訪問,打破英國領袖先享有這項待遇的慣例,成為特朗普執政後第一位在參眾兩院演說的歐洲領導人。而德國總理默克爾雖與特朗普有些牙齒印,卻也和美國自由派及共和黨建制勢力建立緊密聯繫。相比之下,兩年來尚未有國事訪問機會的文翠珊,只能趁北約峰會社交時間,湊前同無人願意搭理的特朗普寒暄。即使面對特朗普欺人太甚的談話,文翠珊在上周四(12日)的晚宴上依然引用前首相邱吉爾曾說過的「與美國結盟,對我來說是最大的快樂。」箇中滋味,惟她自知。

與其說特朗普出位或文翠珊無能,不切實際的「環球英國」願景似乎才是罪魁禍首。去年初,文翠珊提出「環球英國」願景,許諾國民離開歐盟後,恢復「獨立身份」的英國可同全球所有國家洽談貿易協定,並以英國為主體發揮國際影響力。

文翠珊與特朗普準備合照(路透社)

英美新貿協恐難成事

以英國關心的美英自由貿易協定為例,文翠珊本期待與美國間的新協議,可成為倫敦與布魯塞爾的談判籌碼。去年7月,特朗普曾在Twitter預告:將與英國簽訂重大和令人振奮的經貿協定,並期望在最短時間內完成。然而,一年過去,儘管和美國有關的經貿新聞充斥耳邊,英美自貿協定卻早已沒了聲氣。

事實上,在2017年,對英進出口在美國對外貿易中所佔比例不足3%,可說是無足輕重。特朗普經貿團隊亦把重心放在北美自貿協定(NAFTA)及與中國及歐盟的貿易衝突。畢竟,單是墨西哥與美國的貿易額,已是「傳統盟友」英國的五倍有多。

除了經貿領域,退出歐盟的英國在地緣政治方面也顯得手足無措。今年4月,特朗普欲退出伊朗核協定時,法國總統馬克龍及德國總理默克爾皆出馬赴美遊說。而當中美貿易戰激戰正酣之時,中國使出渾身解數爭取歐盟和歐洲國家支持,更派出李克強赴德送上汽車合作及加強德意志銀行在華地位的大禮,「環球英國」卻被排除在外。

在中美間結構性矛盾全面爆發,世界秩序面臨變局的今天,不止英國有面向環球的野心。可是當歐盟、中國、印度乃至土耳其都在調整外交戰略的當下,英國政府卻被困於脫歐議題中分身不暇。 至於被脫歐人士視為救命稻草的英聯邦,對現今英國更是鏡花水月。4月召開的英聯邦首腦會議上,有不具名會議組織者向傳媒強調:英聯邦不是貿易組織,顯然想與脫歐議題劃清界線。而英國向英聯邦出口總值亦只佔總出口額的9%,與歐盟的43%相距甚遠。事實上,包括印度和澳洲在內的大部分英聯邦國家從未將英國與歐盟市場割裂,制定獨立戰略。將英聯邦視為歐盟的替代品顯然過於幼稚。

2016年保守黨年會上,文翠珊說了一句名言:「如果你覺得自己是世界公民,你實際上哪兒的公民都不是。」(If you believe you're a citizen of the world, you're a citizen of nowhere)這句話套用在當下的英國再合適不過:當你想做個環球英國,或許你什麼也不是。

2018年在澳大利亞的英聯邦運動會(視覺中國)

華麗轉身之後恐兩頭不到岸

細看文翠珊政府的脫歐白皮書:英歐農產品遵守「共同規則手冊」,要求英國法院尊重歐盟判例,設立「共同貿易區」。暫且不論硬脫歐、軟脫歐爭議,文翠珊顯然已意識到:英國同歐盟在經貿聯繫上難以分割。事實上,如今白皮書提出的方案早有伏筆:去年底英國結束同歐盟首階段談判時,便已承諾保持愛爾蘭邊境開放;又向北愛民族統一黨保證,北愛同英國本土將保持一體。若要達成這兩個條件,英國事實上只能留在歐洲單一市場中。

如果沒有反脫歐標語,沒有人知道這是愛爾蘭與北愛爾蘭之間的邊界(視覺中國)

嘴上喊「環球英國」口號,行動上卻「擁抱歐盟」,無論華盛頓或布魯塞爾都難以信服。特朗普在布魯塞爾抱怨文翠珊「不聽他意見」,又想拿英美自貿協定開刀,一來固然是為自己「很尊重」的約翰遜出氣,另外也因雙邊協定與當下的脫歐白皮書確實不兼容。

以美國在經貿談判中關注的農產品為例,早前和歐盟洽談TTIP協議時便由於雙方對農業標準的堅持無疾而終;當英國跟隨嚴格的歐盟食品標準,類似的麻煩亦會再現;另一方面,文翠珊政府仍希望實質留在歐洲單一市場,並建立與歐洲大陸的自由貿易區。屆時,英國的貿易結構仍然依賴歐盟,並無太大變化,美國從中更難獲利。

歐盟方面更將文翠珊的方案視為「脫歐自助餐」:只取對己有利的英歐自貿區,卻拒絕讓服務業和人員自由流動。在此之前,即使被視為最優待非歐盟國家的「挪威模式」,都要求後者加入單一市場的同時開放資本、服務業和人員的自由流動;挪威更簽署《神根公約》(Schengen Agreement),對人員往來的管制甚至沒脫歐前的英國嚴謹。正如上文所提,英歐能否在今年10月落實協定仍是未知數。

從文翠珊接掌英國這艘巨輪開始,國家便伴隨着脫歐面臨的困境左右搖擺,每個決定多以短期妥協勝過長期考量:堅持稱軟脫歐違逆民意,於是來個「半軟不硬」的版本得罪雙方;遵守歐盟定下的談判原則卻傷害盟黨利益,一時妥協又為下階段的談判埋下計時炸彈。英國與歐盟及美國的關係本該是英國外交的兩條定錨繩,如今卻一一失控。文翠珊政府應盡快拿出魄力,為英國指明方向。

上文刊載自第120期《香港01》周報(2018年7月16日)《脫歐方案騎牆 迎接特朗普受辱 「環球英國」願景成泡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