託兒服務短缺30年無寸進 陳婉嫻提三大解決方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要爭取女性權益,很容易被人批評是「女性霸權」,今年陳婉嫻獲委任為婦女事務委員會主席,除了要回應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問題,她不滿過政府過去不正視在職婦女的託兒困難,過去30年幾無寸進,促進政府將託兒名額作入規劃指標、納入賣地條款及活用社區資源,釋放50多萬潛在婦女勞動力,既維護女權,亦有利家庭及社會發展。

陳婉嫻已年屆71歲,退出立法會議事堂後,依然活躍,每天忙得團團轉,在政治、勞工、土地規劃等方面發聲。今年初,她獲委任為婦女事務委員會主席,委員會列明的使命是「促使女性在生活各方面充分獲得應有的地位、權利及機會」,從提供有利環境、增強婦女能力和公眾教育三方面着力。她就走訪18區區議會收集意見,與其說陳婉嫻「重出江湖」推動婦女權益,其實更像回到從政的起點。

陳婉嫻年初獲委任為婦女事務委員會主席。(鄧倩螢攝)

女性勞動參與率持續低迷

她年輕時賣布,見證不少女人因擔心懷孕而被炒,於是用布束肚,掩飾日漸隆起的肚皮,加上1960年代沒有產假,分娩基本上無薪,她於是投身工聯會女工工作委員會,希望借此為女性發聲。現在,懷孕婦女受到法例保障,不用擔心因而失去工作,亦不用再以布纏肚,本港亦有了侍產假、分娩假,但陳婉嫻認為,現今婦女卻陷入另一困境,生活彷彿較以往更艱難。

1960年代,窮人多,租金、生活費用卻不太高,經常是丈夫打工便能養活一家,太太可以專心打理家務兼照顧子女。陳婉嫻憶述,小時候家住灣仔利東街,她們一家就單靠父親一份糧生活,後來父親突然離世,母親便託鄰居代為照顧子女,出外謀生養家,「寡母婆養大五個人,她晚年在親友處亦很有地位」。她的母親並非特例,她見街口那糖水檔老闆亦如此捱大一家人,但時至今日,基層家庭若單靠一份人工,是否能支撐一家生活,實成疑問。

託兒服務不足被指是阻礙女性重返職場的原因之一。(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一份人工難以養起一頭家,雙職家庭自然應運而生。去年政府統計處公布,2017年中人口約738萬,當中女性佔約399萬人,而男性及女性勞動人口,分別約199萬人及約192萬人,勞動人口參與率為68.6%及54.8%。對照大部分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均達到60%至70%,連傳統側重男主外女主內的日本,其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亦有63.4%,而其他西方國家例如美國有67.6%、加拿大是74.3%,北歐國家如瑞典更達77.9%、瑞士77.2%,挪威亦有75.9%。

25至29歲組別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較男性低於9個百分點,到30至34歲組別時,男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的差距進一步擴大。(資料圖片/曾梓洋攝)

為何本地婦女勞動人口參與率長期低迷?參考統計處2016年資料,再對比不同年齡組別的勞動人口參與率走勢,可見由15至19歲到20至24歲兩個年齡組別的男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大致相若,而25至29歲組別就成為分水嶺,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較男性低於9個百分點,到30至34歲組別時,男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的差距進一步擴大,前者達96%,後者只有74.9%,而且兩者的差距在60至65歲組別之後才見收窄。

對照本港女性初婚年齡中位數是29.4歲,首次生育中位數是31.4歲,反映結婚與生育直接影響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另一方面,細看從未結婚的女性數字,由15至19歲組別到50至54歲年齡組別,其勞動人口參與率均與男性相若,當中25至29歲到45至49歲期間的勞動人口參與率達到九成。

託兒服務在過去30年沒多少進步,影響婦女投身職場。(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託兒服務30年無甚進步

生育對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影響尤深,陳婉嫻歸咎於託兒服務在過去30年,根本沒多少進步,遑論跟上時代步伐,以致政府曾經推算的約50萬潛在婦女勞動力,仍然未能有效釋放而投入職場。30年前,她在工會工作時,見到女工友要在上班前,將子女帶到親友家中,善用午飯時間去買餸,下班時拿着一袋袋餸,急急腳走去接小朋友,再趕回家煮飯,每天如是,捱得一臉倦容。她萬料不到30年後的今天,在職媽媽依然如此。

截至去年底,社會福利署透過資助非政府機構提供多元化的幼兒照顧服務,包括資助獨立幼兒中心名額738個、附設於幼兒園的資助幼兒中心名額6,071個、暫託幼兒服務名額434個、延長時間服務名額2,254個及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名額954個。而按區議會分區及機構劃分的課餘託管服務名額共5,658個,而豁免全費名額有1,783個;當中以沙田區的名額最多,有631個,豁免全費名額亦有155.5個;名額最少的是中西區,只有99個,豁免全費名額僅32個。

陳婉嫻建議政府在賣地條款訂定日後該處提供的託兒服務名額。(鄧倩螢攝)

鑑於現時幼兒照顧服務供不應求,政府已計劃由2018至2019年度起分階段在北區、觀塘區、葵青區和沙田區額外提供合共約300個資助獨立幼兒中心名額,亦計劃按地區需求分階段推出3,800個額外的延長服務時間服務名額。另外,政府鼓勵非政府機構在「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下設立幼兒中心,並探討以先導形式為將軍澳擬建政府辦公大樓的員工,提供100個由非政府機構管理的幼兒照顧服務名額。

紓緩託兒壓力三大方法

政府有增加託兒服務,但仍然不足夠,陳婉嫻指問題纏繞數十年,仍然未明顯改善,全因政府不肯面對,僅每年增加小量託兒名額,沒有從規劃準則處入手。她建議在《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中列明,每幾萬人要有多少個託兒服務名額,這才是長治久安之法。至於託兒服務欠缺土地,她建議政府在賣地條款訂定日後該處提供的託兒服務名額,若私人地產商願意遵行,賣地價格可以酌量調低。她還構思第三個方法是推動中產家庭與公屋基層家庭互補,例如十多年前,觀塘順天邨的家庭主婦,為鄰近警察宿舍的家庭照顧小朋友,幫補家計。

香港工時冠絕全球,託兒服務完結如時很多在職媽媽仍未放工。(資料圖片/李孫彤攝)

除了託兒問題,另一阻礙女性重投職場的原因是本港的長工時。瑞銀(UBS)2016年檢視全球71個城市15個工種,發現全球每周平均工時為36.23小時,本港工時冠絕全球,高達每周50.11小時,遠高於日本東京的39.5小時,對照普遍女性勞動參與率較高的北歐國家,芬蘭赫爾辛基是31.9小時,丹麥哥本哈根是32.63小時。

因此,陳婉嫻認為,即使本港標準工時立法遙遙無期,政府仍需着力研究推動彈性上班時間,甚至放寬育有幼兒的女性員工可以在家工作。她解釋:「有些託兒服務到傍晚六時完結,在職媽媽很多時仍未放工,難道要小朋友在街上流連嗎?如果可以讓在職媽媽或爸爸彈性上班,然後早點下班接小朋友回家,問題就解決了。」

上文節錄自第128期《香港01》周報(2018年9月10日)《 釋放潛在婦女勞動力 陳婉嫻促政府優先增託兒額》。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