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瑞典──為移民問題爭論得面紅耳赤

最後更新日期:

承接上文:
伊巴謙莫域是怎樣煉成的──走進瑞典國家英雄的成長之地
伊巴也曾遭種族歧視 移民聚居地難滅「罪惡城」污名

以往,選民偏向注重經濟成長、就業、教育、社會福利政策等相關議題。但這次,政黨「打移民牌」無疑最能吸引人眼球。

移民問題因瑞典大選再次備受關注。以往,選民偏向注重經濟成長、就業、教育、社會福利政策等相關議題。但這次情況不同,在難民危機的影響下,政黨「打移民牌」無疑最能吸引人眼球。在瑞典南部起家的反移民右翼政黨瑞典民主黨更因此冒起,該黨在2010年首度晉身國會,2014年大選中拿下12.9%得票率,贏得49個議席,成為瑞典的第三大黨。截至今年8月底,多份民調顯示瑞典民主黨獲得近20%的支持率,聲勢直逼執政的社會民主黨。

自從Jimmie Åkesson當上瑞典民主黨的領袖,該黨路線便開始產生變化。(甄梓鈴攝)

Sannerstedt研究瑞典民主黨的發展多年,他分析稱,該黨成立之初,有着新納粹主義的身影,這類政黨理應不可能在瑞典興起,但自從2005年Jimmie Åkesson當上領袖,他引入禁止種族主義言論的禁令,違規者會被逐出黨,政黨路線遂漸漸起了變化。如今,該黨標榜自己是民族主義和社會保守主義的政黨,又將反移民的口號重新包裝,改為收容成本高昂、納稅人的錢應優先放在發展褔利政策上,如醫療保健、退休金或老人服務。值得注意的是,該黨的新路線引起不少人共鳴,特別是年長、學歷程度較低的選民。

事實上,由二戰至1990年代南斯拉夫戰爭,早期的瑞典便因勞工缺乏而從芬蘭及其他國家引進大量勞動人口,其完善的福利制度與開放包容形象也一向吸引外來移民。傳統上,瑞典政黨大致分為左翼和右翼兩大陣營,不論執政黨的左派聯盟,抑或由溫和聯合黨、中間黨、自由人民黨等組成的中間偏右聯盟,都高舉人道主義的旗幟,不願接受瑞典民主黨削減移民的立場。

可是,2015年是一個轉捩點,鑑於難民潮人數太多,政府在安置方面承受巨大壓力,即使關閉了邊境,移民局估計2018年底將再接收近2.3萬名難民,使瑞典人不禁對移民產生疑慮。傳統政黨對移民政策雖各有意見,但都開始意識到,難民問題再這樣下去會給社會帶來負擔。

治安不佳   極右派怪罪外來者

馬爾默市的瑞典民主黨政治顧問Pontus Andersson受訪時表示,該黨不是反移民,反而十分歡迎新移民到瑞典就業和求學,只是瑞典實在容不下更多難民,當中治安是最大問題。自今夏以來,瑞典三大城市相繼發生多宗槍擊案及縱火燒車事件,即使警方沒透露案件疑犯身份,但人人都心裏有數,因為大部分案發地點位於近郊移民區,羅絲格德也包括在內。他指出,許多難民來了瑞典多年卻一直還是生活在族群的小圈子裏,不接受瑞典文化和語言,難以融入社會,「收容政策不完善,國家正走向錯誤方向,讓民眾對執政黨的信心下滑,他們開始求變,瑞典民主黨的機會便來了。」

記者在伊巴舊居樓下遇到一個科索沃家庭,他們指伊巴在移民區很受歡迎,無人不曉他的名字。(甄梓鈴攝)

「移民不喜歡瑞典民主黨,但移民區投票率低,上屆選舉羅絲格德僅52%人口參與投票,而馬爾默其他選區投票率高達九成。」Olla說。Olla和幾位伊拉克朋友在羅絲格德成立了社區組織,鼓勵移民踴躍投票,她強調減低犯罪率是政客的首要任務,「羅絲格德有好多面,不只有罪犯或伊巴,許多移民青年甚至想成為比伊巴更出色的人。」

離開移民區,回到馬爾默市中心露天廣場,三年前伊巴重返家鄉,隨巴黎聖日耳門在歐聯作客大戰母會馬模,當時廣場上架起屏幕直播比賽,每一幕畫面都牽動着馬爾默市民的心,市內最高建築物Turning Torso更亮燈砌出「Z」圖案,熱烈歡迎他回歸。

如今廣場附近擺滿街站,各政黨抓緊最後機會拉票,幾個中東青年走到瑞典民主黨的街站激烈議論。在伊巴的家鄉,人們稱他為「馬爾默之子」,對他的成就感到無比驕傲。但每當談及這位足球巨星,無可避免會扯上移民問題,支持與反對者往往鬧到面紅耳赤,互不相讓,而這,就是今天的瑞典。

重溫相關文章:

伊巴謙莫域是怎樣煉成的──走進瑞典國家英雄的成長之地
伊巴也曾遭種族歧視 移民聚居地難滅「罪惡城」污名

上文節錄自第128期《香港01》周報(2018年9月10日)《在瑞典大選進行時 走進伊巴謙莫域家園》。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