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鄰座的怪同學》 怪的到底是誰?

最後更新日期:

年少不輕狂,就枉費青春。《鄰座的怪同學》是齣瘋狂的青春校園片—與其說,電影是講這位「怪同學」有多「怪」,不如說,其實是看他有多「瘋狂」,以至怎樣毋負青春!

撰文:李美

青春校園故事一直是日本強項,日本的少年漫畫為此提供了千錘百煉的平台。作為一齣漫畫改編電影,《鄰》自然爐火純青。除了少年漫畫三大元素——友情、努力、勝利,在電影這個載體裏,節奏還要足夠活潑,氣氛亦要足夠熱血,色彩也要足夠斑斕,否則就談不上富有青春氣息,凡此種種,無疑都在片中充分體現。尚有更重要一點,就是要足夠輕狂!這包括要夠叛逆!夠理想化!夠所向無前!

日本電影《鄰座的怪同學》是由漫畫改編而成。(網上圖片)

題材以外,《鄰》還集合了當前日本最炙手可熱的青春演員。女主角土屋太鳳肯定是隻潛力股,上齣作品《跨越8年的新娘》已讓大家見識她的演技。至於年僅25歲的男主角菅田將暉,更剛於今年初的「日本奧斯卡」中贏得影帝寶座,堪稱是隻大藍籌。就連「00後」的人氣王、《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和《狂賭之淵》女主角濱邊美波,也竟然要在本片飾演配角。

當然,一如其他日本電影,《鄰》始終不是無腦青春片,非但有溫馨、感人的一面,也有言志、批判的部分。青年,往往跟成年人有所矛盾;青年的輕狂,亦往往跟現實有所衝突。所以,觀眾入場除可重新煥發青春,趁機緬懷一下年少輕狂的歲月,為人父母者也可藉此「聽聽少年心底話」。

00後的人氣王濱邊美波亦在《鄰座的怪同學》飾演配角。(電影劇照)

《鄰》的故事很簡單,縱然角色眾多、支線亦多,但歸根究柢都圍繞一個命題:為何「鄰座的怪同學」這麼「怪」?甚至乎,難道不是這位同學「怪」,反而是其他同學—包括你和我「怪」?土屋太鳳飾演的主角水谷雫,便是一位只知讀書、年年考第一的乖學生,堪稱是教育體系及考試制度內的「完人」。相對地,菅田將暉飾演的吉田春在學校則是不受歡迎的人物,既於開學日打架傷人,隨後又擅自曠課,作風行徑亦特立獨行、瘋狂怪異得生人勿近。顯然地,此兩位矛盾十足的角色,注定擦出無窮火花,也是青春故事的典型伴侶。

日本影帝菅田將暉在《鄰座的怪同學》擔正。(電影劇照)

然而,《鄰》所要強調的誠非兩人如何矛盾,反過來,隨着劇情深入推進,不難發現戲中主菜實為兩人如何相似。背後主因乃兩人同樣缺乏父母之愛:水谷雫不滿媽媽忙於工作,故此化悲憤為讀書,理由是讀書總有回報,渴望人愛卻可能熱臉碰上冷屁股;生於顯赫之家的吉田春,則不想被父親干預自己的人生,因而養成了叛逆兼怪誕的性格。換言之,兩位同樣孤僻、沒有朋友的「鄰座的怪同學」之所以誕生,均由父母忽視子女內心想法所致。

水谷雫與吉田春的相遇,令彼此重新認識自己。(電影劇照)

同是天涯寂寞人

水谷雫與吉田春的相遇不僅令彼此互相認識,也同時令兩人恍如鏡像般重新認識自己。水谷雫對母愛求之不得,屬於「不能」而非「不為」,當她知道吉田春的家世之後,以為他擁有一切卻選擇自甘墮落,即屬「不為」而非「不能」,霎時之間感到難以接受,因而引發兩人決裂和「出走」高潮。不過,當兩人終於明白到大家分屬「同是天涯淪落人」,以至你可以取代成為我的新筆、我可以重新充滿你的魚缸(兩人「缺乏愛」而又「重拾愛」的信物),結局當然是破鏡重圓的大團圓。

女主角土屋太鳳演技無庸置疑。(電影劇照)

要談《鄰》的缺點,許是角色及支線太多。事實上,本片誠為「寂寞的總和」,不同角色聚首一堂純因同屬「寂寞流星群」,其實各有各的「怪」。只可惜,除了水谷雫與吉田春的主軸,其他人物和劇情均嫌展開不足。例如夏目與水谷雫的友誼,以及她與三澤及佐佐原的戀情,便有點到喉不到肺;山賢和大島分別介入水谷雫與吉田春,描寫雖然較多,但力度仍不足夠。當然,電影篇幅有限,不似漫畫足足畫了13卷,但以本片長106分鐘來看,若能稍花多點時間再加刻劃,相信效果必然更好。

說到底,所謂「鄰座的怪同學」,瘋狂只是表面幌子。環顧目下莘莘學子,「怪」的到底又是誰?你的孩子寂寞嗎?

更多《鄰座的怪同學》電影劇照:

+9
+8
+7

李美

資深傳媒人

上文刊載於第132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8日)《《鄰座的怪同學》 怪的到底是誰》。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李美的文章:
Netflix霸權來勢洶洶 顛覆觀眾習慣掀影視界變革潮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