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來】腦機界面衝擊私隱 人類難與超人類競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腦機介面(Brain-Computer Interface,BCI)若有日成真,人類或將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思考、溝通、學習。而現階段,學者指出了尚有眾多技術難題有待克服之外,腦機介面潛在社會問題也不容忽視。

【科技.未來】人腦接駁電腦 將通往怎樣的未來?

匹茲堡大學(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神經工程師Doug Weber曾領導一項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ARPA)研究計劃,開幕會議安排了90分鐘供一眾參與研究的團隊討論腦機介面的倫理問題。

他與一名DARPA發言人舉出了一些研究人員當日問過的問題:誰將決定這項科技如何使用?上級可否強迫下屬使用?會否以基因測試判定一個人對於神經可塑性有何反應?這些測試是自願還是強制?測試結果會否導致學校收生或職場招聘時的歧視?萬一技術影響了道德或心理上的認知能力,我們沒有能力判斷對錯或控制自己的行為時,又該如何?回想當日的討論,Weber說:「我唯一記得的,是我們不夠時間。」

腦機介面或成科技公司或政府侵犯私隱利器。(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衝擊私隱最後防線

對腦機介面公司Kernel創辦人Bryan Johnson來說,腦機介面發展的最大問題是私隱:「當腦機介面應用到日常生活中,很多人會想到心靈感應之類,直接由我的腦傳訊息到你的。但首先我們要詳細討論私隱,這是人權。我們現時免費送給人的數據其實是有價值的,Facebook和Google挖我們的數據,為他們創造經濟價值。有了腦機介面,你將會送出你最寶貴的數據:你的思想、思考過程和創意等。這是人類私隱的最後防線,若我們以現時對私隱的態度步向未來,只會帶來麻煩。」

語言學大師喬姆斯基警告,為保護私隱不受政府或科技公司侵犯,或有需要終止腦機介面研究。(視覺中國)

但Johnson不認為監管者有多大作用:「我不認為政府在將來能通過一條足夠複雜的法例來保障私隱權,而政府介入或許也無濟於事,技術背後的經濟誘因和文化挑戰需要一同去解決。」

喬姆斯基的態度則較為強硬,認為能讀取人類思想的科技不應該是我們所樂見的:「就像我不想Facebook、Google、國家安全局知道我的活動,他們現時這樣做並不是我所願。若像發展到科幻小說般將會更糟,他們根本不應該有這種權力。這實在太危險,如果你想像到未來可能有這種情況發生,那討論科技應否存在的倫理問題就是必要的。我認為這有點像在問核武應否存在,而我寧願核武從未出現。若有日成真,我認為應該盡力終止它。」

未來出現新型人類

腦機介面會為人類社會帶來怎樣的未來?霍金在其遺作中預測,基因編輯技術將令未來有超人類誕生。而腦機介面作為生物黑客們(biohackers)試圖成為超人類的升級手段,霍金的預言仍然值得借鏡:「我們不能以達爾文式的速度進行演化,我們要變得更聰明,我們已經沒有時間等待。我們正進入到一個可稱為自我設計演化的新時期……總有些人無法抵受誘惑,想提升人類能力,例如增強記憶、抵抗疾病、延長生命等。」

人工智能公司SingularityNET創辦人及行政總裁Ben Goertzel與Hanson Robotics行政總裁David Hanson合作,製造了全球第一個獲得公民資格的機械人Sophia。他認為超人類不完全是新的事物,而近年的科技發展也正逐步令人機融合:「它正一點一滴地發生。若你取走我的眼鏡,我視力即時受損,很難參與社會運作。當然,現時你若從我太太或兒子手中取走手機,他們也會像是某種感官受損。」他續說,「某程度上,我們已經是人機混合。若一個山洞人來到現代,他也會為我們與不同機器共生而驚訝。我們坐車由A點到達B點、用冷氣調室溫。或至少在香港,你永遠能看得到人們緊盯着他手中的電話。」

2017年Sophia獲得沙特阿拉伯公民資格,是世界上第一個獲得國籍的機器人。(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升級人類地位超然

霍金對於超人類的未來並不看好:「當這些超級人類出現,將會帶來嚴重政治問題,未經改造的人類將無法與之競爭,很可能會逐漸消失,或變得毫不重要。取而代之的是,自我設計的新種族會以不斷加快的速度改良自己。」

這些情景或會令人想起Netflix科幻劇集《黑鏡》(Black Mirror)中種種反烏托邦劇情。Johnson卻對此不以為然:「我也有看過。這是新科技常有的情緒,一般人最初都會覺得『很恐怖,很不安,我只想做回我自己』,但當他們愈來愈理解那個新概念,沉浸其中,會開始考慮各種因素。為什麼會恐懼呢?為什麼我們認為現有的就是至高無上的道德標準,改變自身就需要受重大審判?人類不是一直努力改變自己嗎?難道我們不是天生就對自己不滿足?」

腦機介面或令人擔心,會否帶來Netflix科幻劇集《黑鏡》所描繪的反烏托邦未來。(《Black Mirror》第4季第3集《Crocodile》劇照)

Johnson認為,霍金的憂慮早已存在於社會中:「那麼你對於一些讀私立學校的人,和其他讀公立學校的人有何感想?這已經發生。人們以為增加智力是新問題,其實不是,只是轉了形式。私立學校就是升級的一種形式,人類一直致力於令自己的生活變得更佳,對腦袋加了新科技只是延續了這種情況。現時我當然希望造出的科技能給數以十億人使用。我只想指出,這不是新的問題。」

Goertzel建議不要從自己的角度,而從子女的角度出發。他描繪了這樣的一個未來:「試想像,你有一個讀三年級的女兒,所有同班同學都比她優勝,因為他們的腦直接連結到了Google和一部電腦,而且還以Wi-Fi在腦袋之間來回傳短訊;而你的女兒則只能呆坐班房,恍如發展遲緩,因她仍需依靠傳統的方式記憶,也不能用腦傳短訊。」Goertzel的問題是,若班主任叫你到學校,說你的女兒跟不上同學,並建議進行某種程度的升級,你會怎樣做?

上文節錄自第134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22日)《人腦接駁電腦 通往什麼未來?》

【科技.未來】專題相關文章:
實驗室製「迷你腦」 三大方向造福人類
美國不規管 歐洲不放行 基因編輯重燃基改爭議
黑客編輯肌肉基因 基因編輯有幾神奇
模糊人類定義 生物黑客的超人類實驗
改造基因適應太空 你有無資格生存?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