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拉普拉斯的魔女》 上帝不擲骰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初看《拉普拉斯的魔女》(Laplace's Witch)片名,難免以為這是魔法片;再看原來電影改編自東野圭吾作品,又會認為此乃繼《神探伽利略》、《新參者》後另一懸疑推理片;然而,走進戲院,才終於恍然大悟:「啊!竟然是齣哲學片!」有曰「上帝不擲骰子」,東野圭吾則跟大家玩骰子—1至6、單與雙,到底他的作品「開邊瓣」?不到最後,不易看穿。

作為東野圭吾出道30周年的作品,《拉》既是他的經驗結集,也是他的突破關口,某程度言,本作就似金庸之於《鹿鼎記》,雖有破革,惟本質未變,懸疑味道依然很濃。戲中所涉的哲學討論,則無疑令作品層次明顯昇華,不是一般偵探片那麽簡單。所謂懸疑元素,在哲學二字面前,恐怕只屬「雕蟲小技」。

《拉》的原著小說甫一推出,便在日本引發搶購潮,短短一個月內熱賣28萬本。到底,東野圭吾能否再下一城,再次塑造新的經典?或許,觀眾入場是被紅透半邊天的「嵐」(Arashi)成員櫻井翔主演吸引,而非「東野圭吾」四隻大字呢!

《拉》縱然大談哲學,但多少仍存懸疑成分,筆者必須作出溫馨提示,以下內容將完全劇透,讀者們宜先看電影,然後才詳閱。

「拉普拉斯的魔女」究竟是啥?這個由十八至十九世紀法國學者拉普拉斯(Laplace)提出的理論,原名乃「拉普拉斯的惡魔」(Laplace's Demon),電影裏已有充分解釋,繼而為此度身訂做了一個故事來演繹。簡言之,就是「上帝不擲骰子」,擲骰子結果並非隨機,只要世人知曉背後的數字及方程式,就能準確無誤看穿答案;來個更簡單的例子,就如「1+1=2」一般,當你知道數字是兩個「1」、方程式是兩者「加」起來,肯定就知結果是「2」。電影說,這非「預言」(prediction),而是「預測」(forecast);更準確說,實應稱之「看透」結果。

《拉》的一大亮點,乃很好地將哲學命題包裝融入懸疑情節。電影中接連發生了「不可能」及「超自然」的命案,到底死因是啥?兇手是誰?東野圭吾跳出正常偵案框框以櫻井翔飾演的地球化學專家青江教授,引導着大家作理性思考,解釋空曠場所難以毒氣殺人,這有點像《X檔案》裏的郭探員(Dana Scully);另一方面,玉木宏飾演的中岡刑警,便相當於同劇的莫探員(Fox Mulder),憑直覺而非科學來閱讀案情。

此外,案情亦極盡峰迴路轉,最初青江教授否定了他殺可能,後來劇情卻導向幾乎每位案中人物都有嫌疑。卻原來,到了最後,導演甘粕才生不單是一切的始作俑者,而且由死者妻子千佐到兩名死者本身俱屬合謀幫兇,至於甘粕謙人(福士蒼汰飾)也真箇是兩宗案件的兇手!作為一齣懸疑片,案中案的設定也夠錯綜複雜,此外還牽涉人性及親情等感性位。

然而,東野圭吾之最大突破,乃在跳出「科學」框框之餘,成功透過「拉普拉斯的魔女」理論,來讓「不科學」的「超能力」變得「科學化」,並將此哲學命題套入懸疑案件裏。片中甘粕謙人和神秘少女羽原円華(廣瀨鈴飾)都有看透「上帝不擲骰子」的「超能力」,所以前者才能夠以「不可能」及「超自然」的手法殺人。惟片中的終極玩味,卻不在看透骰子來殺人,而在於看透骰子來救人;就如前例「1+1=2」,二人既能夠看透運算結果是「2」,但反過來,又能否人為改變「1+1」至「2+1」,從而令答案變成「3」呢?電影壓軸一幕,甘粕謙人看透了「1+1=2」—即預知將會颳起龍捲風,因而企圖跟甘粕才生同歸於盡;同一時間,羽原円華則突然藉撞穿屋頂,來個人為地把算式改為「2+1=3」,透過疏導龍捲風的室內威力來成功拯救甘粕父子。

本來,「拉普拉斯的魔女」是個偏向「唯物」的理論,類近於「決定論」,總之在擲骰子的一刻,所有結果便已決定了;可是,東野圭吾卻以「唯心」演繹之,包括滲入「自由意志」、「存在主義」等,來闡述命運是可以人為改寫。

值得留意的是,在高舉以氣象為主(物理)的「唯物主義」及「決定論」的同時,電影卻沒在以人類為主(心靈)的社會發展方面給出定論,包括避談兩位「超自然」者對世界後續運行的看法、而僅僅由其他凡人提出問題,某程度上,這是聰明之舉;《拉》談唯物時多限於氣象層面,談唯心時則避免涉足太深,無疑是個拿捏得宜的安排。

上文刊載於第13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15日)《《拉普拉斯的魔女》 上帝不擲骰子》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