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東豪專欄】暫別家事 享受出差時的Me Time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人在陌生的海外城市,走在外表繁華的街道,時差令人周身不妥,明天開會全無勝算,孤獨作戰的感覺不好受,但這時候心裏湧出一陣溫暖感覺 ——不在家真好。這感覺絕對私密,只得自己知道,一個人享受,但之後返回酒店與家人Facetime的時候,須表現出慘樣——出差是苦差啊,老婆!

打工族口裏說不想出差,但心裏享受不在家的時間,特別是有兒女的家庭。已婚打工族不能回望單身的日子,家庭生活已成為規律,與家人共處代表責任,也代表幸福。為人父母,永遠把自己放在次要位置,有時候懷疑父母是完完全全為了子女而活。快樂的時候的確很快樂,但不快樂的時候好難頂,而且時間不少。家庭生活是關於重複做一大堆事,每件事都可變為災難,每日恍似救火,救完之後總有另一個火頭出現,有時候幾個火頭同時起火,好不容易到周末,發現放假都可以搞到成個人散晒。星期一上午,所有好與壞,重複。家庭生活確艱難,難至我們不時泛起幻想,如果我……想下去又覺得自己很傻,沒有家庭的生活更恐怖,我們身在福中不知福。在「幸福─快樂─艱難─重複」矛盾的循環中,打工族暗地裏找到兩全其美的藉口,是出差。

有兒女的已婚打工族發現即使周末都可以搞到成個人散晒。(iStock)

做廠的年代,一個令管理層頭赤的難題,是香港同事回內地工作的安排。當然,聘請內地人便立即解決問題,但那時候我們仍非常重視香港同事的貢獻。我們的內地工廠較遠,一批同事須每星期逗留幾天在內地,有些時候忙至只能在周末回港。同事醞釀怨言,管理層須正視出差的問題。人事部處於前線,較清楚同事心裏的要求,人事部主管向我反映某同事的怨言,我問,不如調這位同事去另外崗位,不用返內地?人事部主管解釋同事又不想完全不返內地,提出每周兩至三日最理想。

後來我與這位同事熟絡了,兩杯啤酒後吐真言,星期一至五對住屋企人,會家變。每星期行開兩至三天,對家庭的整體關係,百利而無一害。與伴侶見面少了,摩擦也少了,大家較珍惜共處時光,盡量發掘對方美麗的一面。與子女的相處更加關鍵,這位同事語重心長告訴我:「教仔女,操盤人只可能得一個,我試過插手,差點離婚。」

教仔女操盤人只能得一個,星期一至五對住屋企人會家變。(iStock)

今時今日,香港教育制度不是普通父母能掌握,特別是得閒加把口的part-time人士。同事說,在老婆和子女火星撞地球之際,想做和事老,老婆火滾:「你咁叻,咁多意見,不如個仔的功課從今以後由你負責?」每周只得兩至三日在香港的後果,是沒法勝任操盤人的角色,即是說,老婆大晒。出差的日子,Facetime談的事情,環繞噓寒問暖,避開敏感話題。出差的父親不用每日操盤,關係自然變好。

做iBanker的日子,飛來飛去是常態,飛得少彷彿代表不夠勤力,一班同行聚會,最普遍話題是出差的笑話。最瘋狂的時期,我單身,向朋友訴苦,屋企連仙人掌也不敢種,苦中其實帶着認叻,出差是一枚英勇勳章。今日回想,我的心態和希望每周返內地兩三日的同事,分別不大,不想太多,又不想沒有,最好完全由自己控制。離開公司的煩囂,離開家庭的責任,接受不同的感官衝擊,處理種種的不確定,原來我們也追求這種生活方式。一個人在外面,即使是帶着壓力出差,也代表另一種享受。

有時即使一個人帶着壓力出差,也代是一種享受。(iStock)

家庭生活的日子不容易,沒家庭生活的日子更不容易,所以中間落墨,出差是皆大歡喜的答案。這是所有人埋藏心裏的真相,伴侶投訴我們不在身邊時的種種不安,但兩人都享受小別勝新婚的感覺。再者,放鬆一點,與子女的關係忽然見陽光。把口怎樣說是一件事,實情是我們都需要獨處的時間。

上文刊載於第135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29日)《出差作為放假的方式》,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蔡東豪《企管人文》專欄文章:
【蔡東豪專欄】飛行日記
【蔡東豪專欄】夜收工 不怪公司怪自己?
【蔡東豪專欄】在家工作 小心中伏
【蔡東豪專欄】心放工,才是真放工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