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用大數據重新定義人 當經濟窮省遇上高科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2013年出版的網絡社會反烏托邦小說《圓環》的開章,出現了一個顛覆傳統方式的統一操作系統,名為「真實的你」。這個系統使得人的消費方式與過程變得簡單,通過匯集一個人所有的信息,包括社交媒體信息、用戶名、密碼、體現興趣愛好的網絡工具等,為每一個人建立起一個帳戶、一個身份、一個密碼及一個支付系統,就在網絡上形塑了一個獨立並「真實」的個體。

現在看來,小說裏的場景離我們的現實生活並不遙遠。每個人日常行為帶出的信息和數據代表的不只是結果,而是構成機器判斷的因由。出行、醫療、教育、飲食、購物,乃至生活中繳交水、電費用的數據,都能成為定義一個人的元素。大數據的應用,正在顛覆人的生活。

此乃《貴州大數據》專題報道之一

在中國貴州,大眾印象中幾乎只有茅台酒、遵義會議和黃果樹大瀑布的經濟窮省,正在進行一場大數據實驗。2016年2月,中國首個國家級大數據綜合實驗區在貴州省會城市貴陽落成,近年來以發展大數據的先鋒姿態吸引全國乃至世界的關注。

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曾於2015年表示,「如果大家錯過了30年前廣東、浙江的投資機遇,今天一定不能錯過貴州。」時至2018年,他將貴州形容為「未來中國最有意義、最富有的地方之一」。貴州何以有優勢先行發展大數據產業?大數據產業的頂層設計將如何改變貴州的未來?大數據產業又將如何與人們的生活產生聯繫?

大數據產業的頂層設計將如何改變貴州的未來?(梁鵬威攝)

經濟窮省的躍進

貴州是中國西南內陸省份,在樹立起科技立省的形象之前,貴陽還是「西部大開發」戰略的一環。政策實施18年後,顯然沒有大數據產業進入貴州後帶來的改變迅疾。此前,貴州的人均GDP(國內生產總值)連續多年成為中國倒數第一。2017年,貴陽的GDP增速在全國省會城市中達到第一,也是唯一一個增幅達雙位數的城市。

貴州經濟難以發展,與其先天性地形條件不無關係。貴州屬於中國西南部的高原山地,地勢西高東低。在中國城市大力發展經濟之時,高速公路、高鐵等交通基建成為發展經濟的基礎,因造價高昂,貴州經濟一度落後。同時,貴州亦以優良的生態環境聞名全國。2017年蘋果公司將iCloud服務落戶國企「雲上貴州」 大數據產業公司,一度引起關注,蘋果還計劃於2020年在貴州建成數據中心。

貴州是中國西南內陸省份,在樹立起科技立省的形象之前,貴陽還是「西部大開發」戰略的一環。(梁鵬威攝)

「西部大開發」是中央政府於2000年初推出的政策,旨在「把東部沿海地區的剩餘經濟發展能力,用以提高西部地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水平、鞏固國防」,並成立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由時任總理朱鎔基擔任組長。適用於該政策的共有11個省份和自治區,包括:內蒙古、陝西、寧夏、甘肅、新疆、青海、西藏、四川、貴州、雲南、廣西,以及一個直轄市重慶。

「西部大開發」是中央政府於2000年初推出的政策。(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這不是唯一一間科技公司將數據中心落戶貴州。在第一批國家綠色數據中心的名單中,貴州佔據六個,屬於全國第二。除了蘋果iCloud外,華為全球私有雲數據中心、騰訊核心數據中心、華大基因(西南)庫、愛奇藝等科技企業都在貴州建立數據中心。科技巨頭外,包括教育部、公安部、交通部等九個國家部委的數據庫也選址貴州。

這其中的重要原因,是貴州擁有的生態優勢,包括其資源豐富且價格低廉的水、電和燃氣,每年平均氣溫為14至16度,適合機房散熱。在貴陽的街頭巷尾,常常能見到「爽爽的貴陽」這一說法,在業內專家口中,貴陽被稱為中國「天造地設的機房」。

在第一批國家綠色數據中心的名單中,貴州佔據六個,屬於全國第二。(梁鵬威攝)

然而,相比於生態條件,貴州能將大數據產業打造為一張名片,更離不開國家政策的保駕護航。2014年被視為貴州發展大數據的元年,《貴州省大數據產業發展應用規劃綱要(2014-2020年)》、首部信息基礎設施地方性法規《貴州省信息基礎設施條例》相繼出台。同年,貴州專門成立大數據產業發展領導小組,2015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考察貴州時表示,要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走出有別於東部、不同於西部其他省份的發展路線。

貴州由此獲得許多國家級試點的稱號,如「國家政務信息系统整合共享應用試點省」和「國家公共信息資源開放試點省」等。備受矚目的社會信用體系,計劃將於2020年建立,涉及應用大數據的信用評級,自不會錯過貴州這大數據實驗場。2017年,貴州成為首批「國家社會信用體系與大數據融合發展試點省」。

貴陽大數據交易所(下稱「交易所」)商務總監王京成為「貴漂」十幾年,他篤定地說:「現在我可以拋一句,貴州發展大數據,一方面是根據國家領導人對我們的重大決策,另一方面,之所以堅定不移走這條路,也是因為貴州省各方面的環境非常適合做這個。」

成為大數據產業的試驗場,並非有百分百成功的把握。王京坦言,大數據是雙刃劍,高新領域發展的未來預期還不夠明確。「如果是在經濟發達的大省,可能會影響經濟的發展。」王京將貴州發展新行業形容為在白紙上畫畫,毋須承擔行業轉型的代價,這些是已經發展的城市可能面對的威脅。

2015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考察貴州時表示,要守住發展和生態兩條底線。(梁鵬威攝)

連接實體經濟 促成資源整合

大數據產業未必會帶來經濟上的飛躍。王京將大數據形容為「電」,帶來生產方式的變革。他認為,大數據真正的發力點,是與實體經濟連接,以此出現新的決策方式、新的營銷方式、新的資源整合方式,「它(大數據)就像原動力和傳統東西相結合。100年前是沒有電器的,誰先發明電器,先把電的能力用起來,誰肯定能在行業有一定發展。」王京說,「我們有一句老話說,要摸着石頭過河。貴州連摸着石頭過河的能力都沒有,為什麼?因為河裏面沒有石頭給你摸,我們只能投石問路。」

城市若想發展高新產業,一定會劃分「高新區」。作為改革開發的象徵、中國創科龍頭城市的深圳,於1996年成立高新技術產業園區;上海則有張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在貴州發展大數據產業,不能不提起2013年落地的中關村貴陽科技園,也是貴陽市發展大數據的「主戰場」。

2014年前,貴州全省的大數據相關企業不到1,000家;據最新統計,現已超過8,900家。(梁鵬威攝)

2014年前,貴州全省的大數據相關企業不到1,000家;據最新統計,現已超過8,900家。僅在2017年,貴陽高新區的大數據及相關企業就逾4,000家,同年《中共貴陽市委貴陽市人民政府關於加快建成「中國數谷」的實施意見》出台,高新區成為「中國數谷之心」,以此加速產業聚集。走進貴陽高新區,馬路寬闊,高樓林立,與其老城區有着強烈反差。

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坐落於貴陽互聯網金融特區。走近交易所辦公區,多個展示區的大小屏幕寫滿數字,標誌着貴陽大數據產業的迅速發展。觀看介紹影片似乎是每位訪客來到交易所的首個行程,影片開章便強調該交易所的獨特地位,這是中國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

走進貴陽高新區,馬路寬闊,高樓林立,與其老城區有着強烈反差。(梁鵬威攝)

根據王京介紹,貴陽大數據交易所擁有逾2,000家會員,並非每位會員都會參與交易,其中有數據提供方發布數據要求,亦有加工方的角色。「數據不會平白無故進行交易,一定是伴隨着背後真實的使用需求。」王京表示,之前不同行業對大數據的普遍思維,是先收集或購買大數據,構建資源池後,在資源池碰撞,挖掘數據的價值。然而,這種做法更適合科研機構,不適用於市場。

大數據交易在中國沒有先例,數據涉及的私隱問題亦層出不窮,貴陽大數據交易所能夠發展起來,是基於國有控股的背景。王京認為,對企業而言,數據交易必須找到有公信力企業;對公眾而言,交易所是「數據流通在陽光下的合法通道」。他說,「科技進步促使大家都要變革,變革需要跨行業的數據或沒有合法的渠道,這些數據的流通必然會在黑市、地下進行,一旦失去監管,會完全失去私隱保障,而社會的安定也會受到影響。」

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商務總監王京認為,科技進步促使大家都需要變革,而變革需要跨行業的數據。(梁鵬威攝)

延伸閱讀:
【大數據.二】貴州數據鐵籠管人管事 大數據非收集私隱?

上文節錄自第13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1月26日)《用網絡重新定義人  大數據如何打救貴州​》。

重溫貴州大數據系列文章:
【大數據.一】用大數據重新定義人 當經濟窮省貴州遇上高科技
【大數據.二】數據鐵籠管人管事 大數據非收集私隱?
【大數據.三】數字化時代爭議四起 社會惡果有待分解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