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偶像】粉絲經濟帶動新型娛樂 少男少女團體靠打造

最後更新日期:

倘若你時常出入北京、上海、長沙、杭州各機場或較知名的酒店,以至活躍於商演活動,很可能會經常碰到如下情況:大批年輕粉絲簇擁一團,手持鮮花或拉着「XXX最棒」字樣的條幅(隨着科技演進,又變成了閃閃燈或LED屏),亢奮地等待「愛豆」(idol)。當目標驚鴻一現的剎那,尖叫聲四起,以至於哭天搶地,他們趨前求以接近,嘗試索取簽名,甚或進一步肢體接觸(同時拉起自拍桿與偶像合照則難度較大)。

撰文:李照興

你以為某位國際巨星與你並行?待問清楚後,你可能會徒然一愣:這是何方神聖?「聽都未聽過!」,「他年輕得像自己兒子!」然後感覺,眼前的青春粉絲團,真像趕上了最好的時代,而自己彷彿是局外人。對你而言,不知名的青春偶像推陳出新,與你無關,但這同時是這世代中國娛樂經濟軟實力的中流砥柱!

我有位90後年輕朋友,專門坐飛機到各地支持偶像的演出。她的偶像不是家傳戶曉那種,而且甚至在偶像生態圈中,也覺得這個小團夥最終不會大紅。

「但就是這樣,才顯得我忠心死粉啊!」小粉絲說,「而且這次不看的話,說不定它就真的解散了。」

粉絲身體力行支持偶像,帶動「粉絲經濟」發展。(視覺中國)

沉迷追星,年輕人代代如是,不用大驚小怪。回顧中國過去四十年情況,前三十年可能都只是偶像進口大國,上世紀八十年代,港台流行文化盡得先機,通過劇集與歌曲,成為一代中國年輕人的精神食糧和集體回憶。這些先驅是鄧麗君、費玉清、劉文正、費翔、譚詠麟、張國榮、劉德華、台灣小虎隊,以至後來的F4、周杰倫等等。

由「國策」主導

時光流轉,到今天,當紅的是你可能未聽過的「土產」女團──O2O Goddess、萌萌噠天團(聽聞過SHN48已算不錯)以及「韓產」男團──防彈少年團、Wanna One等。吳亦凡、楊洋這九十年代初出生的已成為上一代,新近的是1999至2000年生的吳磊一代。

新世代偶像吳磊在機場遭到粉絲圍堵拍照。(視覺中國)

見怪的只是,此時中國的偶像製造潮和娛樂工業,也真配合國情,有了中國自己的遊戲規則。它在訓練生產程序上,參考了日本及韓國的偶像團造星工業,市場則有美國般浩大,至於傳播推廣上,則用了中國獨有的社交媒體,結合線上線下造勢。不用考慮全世界,單是佔有中國市場,你就不需要全世界了。這是一門生意,也是娛樂方式,更是隱藏了的意識形態掌控;不了解這些運作,似乎就看不透中國流行文化的對立統一本質。

當然,說到底,狂熱背後,首先是一門新興的娛樂大生意,即所謂「粉絲經濟」。而中國國情是:所有風口,其實都源於對政策的洞悉先機。偶像製造是流水線上的重要一環,粉絲消費是隨之而來的變現伎倆。

在歐美、日韓乃至港台等娛樂偶像和產品佔據內地市場多年之後,這門生意終於在一種強烈復蘇的民族意識下振興:「大國有娛樂,國貨當自強。」而這一點也顯然得到了相關文化部門的鼓勵,甚至可追溯到最高領導人多年前定調的「文化自信」。

《創造101》中,粉絲可以看著偶像們一步步成長。(視覺中國)

察覺到風口的公司接連成立,從最前端開始深耕細作,一個完善的本土偶像生產鏈條逐漸形成——其不假外求,也隱含着對抗文化殖民的潛在意味,儘管在目前,中國式青春偶像們仍談不上任何對外輸出。

打造方程式

一如日韓市場,中式偶像工程也有自帶方程式。許多形象出眾、有表演天賦的潛在年輕藝人,從少年時代即被娛樂機構選中培養,個別保送到日韓等專門造星的國家訓練,打磨完畢後,作為初成品推向內地市場,再經由綜藝節目、網絡平台乃至不同組織舉辦的各類頒獎禮宣傳和包裝,不斷進階,最終成為特定群體膜拜的偶像。

《創造101》選手陳意涵在機場受到粉絲追捧,此類綜藝節目讓無數平凡女孩一夜成名。(視覺中國)

「網絡綜藝 + 互聯網發功」的模式,使得新生代偶像的推出周期很短,並快速迭代。儘管出自「國產」,代表本土化娛樂趨勢和志趣,但新偶像們的誕生,依然始於對國外娛樂文化的借鑑和模仿,這不只體現於舞台本身,也包括個人風格和表演形式:內地大部分綜藝節目是複製外國,如《吐槽大會》等清談節目,脫胎於美式脫口騷。偶像團體的組合形式,更屬於日韓翻版。

女團真人騷《創造101》,實現了不少女孩子的成名夢想。(視覺中國)

曾幾何時,中國的「偶像養成」,已經形成了一個傳統環節,即到日韓進行培訓和練習——值得一提的是,韓國的SM娛樂公司扮演了中國藝人海外培訓機構的角色,為他們量身打造形象、訓練舞蹈,並傳授團隊配合技巧,接連為中國娛樂界打造了韓庚、鹿晗、吳亦凡等新生代偶像,還有張藝興,也曾在SM公司做過練習生,並加入韓國男子組合EXO出道,隨後以中國分隊EXO-M成員轉戰內地娛樂圈。這些人在內地走紅,堪稱二手「韓流來襲」。

一般而言,最典型案例,可引為青春偶像元祖的是少年團體TFBOYS(全稱The Fighting Boys,又稱加油男孩),由王俊凱、王源、易烊千璽三位成員組成,他們屬於北京時代峰峻文化公司的「作品」,每位的微博粉絲量都過千萬。

(左起)王源、王俊凱、易烊千璽於2013年組成的TFBOYS,今日已被網民稱為「元祖級」少年團。(視覺中國)

成立初期,他們的粉絲群體主要是18歲以下的青少年(我認識的有10歲女孩),雖然最為人熟悉的作品仍是多年前的單曲《青春修煉手冊》,但這個團體已經成功在音樂、影視等多個領域發展,並贏得了眾多品牌的代言人合約。這也是當前偶像經濟的新業態:演唱和電影再不是主要收入來源,反而是依重跟品牌合作,做代言人及出席活動等商業活動。

粉絲經濟,即如何賺粉絲們的錢。不同偶像有不同的專屬粉絲團名稱,趙麗穎的粉絲團叫「螢火蟲」(普通話螢和穎同音)、Angelababy(本名楊穎)的叫「楊家將」。粉絲們年紀尚輕,好多未滿20歲,但他們消費中低價產品不遺餘力。粉絲不僅可以買偶像的紀念品,更重要是,他們被鼓勵去買偶像代言或賣廣告的產品,直接影響產品在網店上的銷量—— 這就是所謂偶像能否「帶貨」的標準。現今市道,能帶貨的偶像明星,就是最受品牌和媒體歡迎的明星。而粉絲後援隊為了支持偶像,同時亦會調配資源去幫偶像證明其帶貨威力!粉絲與偶像經濟套套相連可想而知。

粉絲為了支持偶像,還會為他們調配資源等等。(視覺中國)

上文節錄自第14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月7日)《國產少男少女組合成風氣 粉絲經濟進化:製造偶像》,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相關文章:
【製造偶像】造星節目生產娛樂「鮮肉」 滿足新時代年輕人需求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李照興的文章:
【中國潮語】2018年度漢字出爐 國家願景VS小民自嘲 網民點睇?
【中國潮語】關鍵詞串聯各界現象 新地標宣示新時代來臨
線上線下面貌模糊 具中國特色的網民是怎樣形成?
虛擬世界結合現實人生 中國式的美好生活
【娘炮】聽教聽話的國產偶像 「Man」定「娘」不是重點
【娘炮】陰柔美橫行 看流行文化戰場怎樣演變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其他《香港01》周報有關中國娛樂文化的文章:
【天價明星】離地片酬折射內地娛圈貧富懸殊 點擊率就是一切?
【天價明星】粉絲經濟造就流量明星 小眾藝術家無人尊重
【戰狼II】由捱打老散到億萬票房冠軍 吳京上位靠祖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