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言自得】尋找大學之母

( Università di Bologna Facebook圖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意大利,我輕藐地路經米蘭的名店街、撇下威尼斯的水鄉、甚至不顧佛羅倫斯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直奔古城博洛尼亞(Bologna),尋找被西方世界譽為「大學之母」的博洛尼亞大學(Università di Bologna)。這所學府建於1088年,被公認為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結果古城沒令我失望,大學讓我欣喜。

撰文:楊志剛

我曾在多個高等教育論壇上,聽過西方學者提出這個「史上第一所大學」的公論。九百多年前創建的大學,古意盎然的教堂鐘樓,依然散發着高等學府的青春氣息。教育和知識就是這樣恆久長青,雖古猶新。博洛尼亞大學創校不久,便獲羅馬帝王頒令:這所大學不受其他權力影響,亦等於今天的學術自由。這裏的畢業生包括四名羅馬天主教教宗,也包括於1543年提出地球圍繞太陽自轉而非「地球是宇宙中心」的科學家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日心說」當時是異端邪說,哥白尼保持低調,明哲保身。六十多年後,天文學家伽利略根據天象觀測,進一步證實「日心說」,結果被教廷判處終身監禁。學術自由在當權者打壓之下淪為空談,昔日如是,今又如是。

提出「日心說」的科學家哥白尼畢業於被西方世界譽為「大學之母」的博洛尼亞大學。(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約三十年前,博洛尼亞大學創校九百周年校慶,歐洲430位大學校長齊集這座古城,簽署《歐洲大學憲章》(Magna Charta Universitatum),正式宣布博洛尼亞大學為「大學之母」(Alma Mater Studiorum)。這所大學無疑有令人神往的歷史,但是把她定為史上第一所大學,我不同意,因為中國一千多年前成立的「嶽麓書院」才是史上第一。這所書院是湖南大學的前身,建於公元976 年,於1903年改名為湖南高等學堂, 1926年正式定名為湖南大學。至今已逾千年歷史,有根有據, 是全球歷史最悠久的高等學府。 

我不能怪責西方學者不知道嶽麓書院,我也是無意中了解到它的歷史。多年前,我專程前往湖南長沙,為的是小時候讀過杜牧的詩句:「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一直以來就把「愛晚亭」和「霜葉紅」美景,列為長大後必遊之地。做資料搜集時,驀然發現岳麓山除了這座四大名亭之一的愛晚亭之外,還有一所千年學府。於是孤陋寡聞的我,為了一首詩去追尋一座名亭,但古亭卻引領我來到千年學府。

「嶽麓書院」至今已逾千年歷史。(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嶽麓書院出過無數頂尖學者,有中國古代哲學大師朱熹、清朝軍事家左宗棠、政治家曾國藩、教育家楊昌濟等人。楊昌濟就讀該書院後,獲推薦前赴英國鴨巴甸大學(University of Aberdeen)留學。前港督衛奕信於1997至2013年任該大學校監。楊昌濟回國後任教於北京大學,不但介紹毛澤東到北大圖書館工作,並將女兒楊開慧許配給毛澤東。楊開慧其後被國民黨抓獲,於1930年被處死,是毛澤東「我失驕楊君失柳」詩句中的「驕楊」。大學總是歷史的塑造者。嶽麓書院在宋朝時已經是群英聚會,學生人數逾千。書院由「山長」為領導人,是今天大學校長的前身。山長是道德與學問俱傑出的人物。山長及其他教員負責講課,是早期的教授治校模式。課程內容以經學、 史學、 文學、文字學為主。 到了清代晚期,又加入了自然科學的課程,以及着重於人格的培養。這完全是早期大學的格局。史上第一大學,名副其實。

上文刊登於第14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月7日)《尋找大學之母》。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楊志剛的文章:
黑色文學悼亡詞
一丹一師一學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