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特金會】二次會面一拖再拖 河內峰會或難有突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二次「特金會」將於本周三至周四(2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去年6月於新加坡舉行的首次美朝元首峰會被外界稱為「世紀會談」。如今,第二次「特金會」在即,二人將談論什麼?會有怎樣的結果?對未來朝鮮半島局勢又會有何影響?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公布「特金會」的舉行時間及舉行地點之後,美朝兩國官員近期頻繁往來,就舉行「特金會」的事宜進行溝通與協商,雙方官員均在2月16日抵達越南,連同越南當局一起敲定峰會細節。

可以看到,第二次「特金會」的準備事宜正順利進行,亦比首次美朝峰會的籌辦效率更高,這一情況似乎向外界傳遞了積極的信號,反映美朝關係正朝着正面的方向發展。不過,「特金會2.0」得以成形,也經歷了一番頗為曲折的歷程。

一拖再拖的會議

早在首次「特金會」舉行前夕、即去年6月1日,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金英哲已向特朗普轉交領導人金正恩的親筆信,金正恩在信中邀請特朗普於去年7月訪問平壤,舉行美朝元首的第二次會談,討論半島無核化的具體方案。

不過,就在金正恩與特朗普的「世紀握手」還被人津津樂道之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去年7月訪問朝鮮,卻未獲金正恩接見,朝鮮方面則形容與蓬佩奧的會談「令人遺憾」,指摘美國單方面施壓的強硬手段。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於去年7月訪問朝鮮,未獲金正恩接見。(視覺中國)

由此可見,即使首次「特金會」的舉行帶來美朝破冰的局面,但雙方的矛盾仍然難以解決。雙方此後繼續互相試探。朝鮮於去年7月27日歸還55具美軍遺骸,金正恩亦以此為契機致信特朗普,傳達欲再次會晤的信息。特朗普除了向朝鮮表達感謝之外,亦稱期待再次與金正恩見面。

這一局面讓外界看到了美朝關係升溫的趨勢,但到了8月24日,特朗普於Twitter稱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並不理想,突然取消蓬佩奧訪問朝鮮的行程,又再一次令國際社會擔憂美朝關係會重新蒙上陰影。

劇情在其後再度反轉。朝鮮於9月6日再度向特朗普轉交了金正恩的親筆信,金正恩又一次提出會晤的要求,這一次,白宮對外表示已接受了這一提議,並稱正着手進行相關的調整工作。

2018年7月12日,特朗普在Twitter上公布了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給他的信件。(視覺中國)

美國的口徑在此後仍然多次生變。去年9月,雙方在聯合國大會期間舉行一系列會晤之後,蓬佩奧表示雙方正在就第二次「特金會」作準備。特朗普亦於10月表示,「美朝首腦會談將於中期選舉後舉行」,「雙方正在商討峰會地點」。但到美國中期選舉落幕之後,美方又再一次拖延峰會舉行的時間。

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於去年11月15日舉行的東盟峰會上表示,第二次「特金會」很有可能在今年1月之後舉行,而具體時間和地點仍然有待安排。直到去年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上,特朗普才確認美朝雙方會於今年1月至2月期間舉行第二次「特金會」。

在美國一拖再拖的情況下,第二次「特金會」的敲定實屬不易。在這期間,美朝兩國元首的往來更多是靠金正恩寫親筆信給特朗普來維繫。僅在今年1月,金正恩已寫了兩封親筆信給特朗普,務求盡快落實第二次「特金會」。然而,這種需要靠金正恩親筆信來維繫的美朝關係,仍顯得十分脆弱。

眾說紛紜的無核化

可以說,第一次「特金會」起到了極為重要的破冰意義。不過,受朝核問題困擾多年的各界,顯然不滿首次「特金會」的形式大於實質意義。即使雙方簽署了一份歷史性的文件,就四項內容達成協議,但這份協議實際上僅是一個框架,鑑於美朝數十年的分歧,首次「特金會」並無也無法列明下一步可推行的具體細節。時至今日,除了協議第四項,即處理朝鮮戰爭戰俘和失蹤人員遺骸工作成真之外,其他三項:建立新型美朝關係;建立半島長久和平機制;推動半島實現完全無核化,均在短期內難以實現。

對於無核化,美朝雙方仍然未達成一致的看法,而美方的口徑亦一直多變。(路透社)

事實上,自首次「特金會」以來,朝鮮已經作出了一些讓步,但美國仍未減輕對朝鮮的制裁,這一形勢的背後橫亙的是美朝兩國之間的矛盾:朝鮮要求美國在實際行動上解除對朝鮮的威脅,減輕甚至取消對朝鮮的制裁,美國則要求在朝鮮完全實現無核化之後,才解除對朝鮮的制裁。

雙方在這一問題上僵持不下,以至金正恩在今年元旦日的新年致辭中表示:「如若美國誤判朝鮮的耐心,朝鮮或將另覓出路。」對朝鮮來說,在無核化問題上已作出了許多努力,不但暫停一切核試及洲際彈道導彈測試、炸毀「豐溪里核試驗場」,又拆除西海衛星發射場的關鍵設施等。

然而,美國雖然遠在太平洋彼岸,卻為日韓提供核保護傘,明顯令朝鮮感受到威脅。如若美國未能予以朝鮮安全保障,以及減輕對朝的制裁,朝鮮自然無法將國家安全當作賭注。因此,第二次「特金會」能否有突破,還要看美國是否會作出對等的讓步。

此外,雙方對無核化的定義仍未達成共識,特別是美國的說法一直有所變化。去年6月的美朝峰會上,美國提出「全面的、可查證且不可逆轉的無核化(CVID)」,到去年7月蓬佩奧訪問朝鮮,則稱要實現「最終、全面且可查證的無核化(FFVD)」。

去年6月的美朝峰會上,美國提出「全面的、可查證且不可逆轉的無核化(CVID)」,到去年7月蓬佩奧訪問朝鮮,則稱要實現「最終、全面且可查證的無核化(FFVD)」。(視覺中國)

與此同時,至今仍然沒有實現半島無核化的明確時間表。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於去年7月及8月多次公開表態,稱「美國制定了一年內廢棄核武器的方案」,並稱該方案由韓國提出,且金正恩亦表認同。

韓國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等特使團去年9月訪問朝鮮時則稱,金正恩表明了「希望在特朗普的第一個任期內實現無核化的意志」的願景。

即便是美國內部,各個官員的說法亦不盡相同。相比於博爾頓提出的「一年內廢棄核武器」,蓬佩奧於去年9月19日表示,「朝鮮半島無核化將於2021年1月完成。」至於特朗普本人,則於去年9月26日宣稱,「不會進行」被無核化期限追趕的「時間遊戲(the time game)」,「不管是耗費兩年、三年還是五個月,都無所謂。」

到上周二(2月19日),特朗普又再表示,只要平壤不進行有關試驗,自己亦不急於要一時間實現無核化。看來,在國內政壇頻頻受挫的特朗普急於在外交領域獲得「成績」。這番表態幾可被視為美國已作出適當讓步,願意慢慢解決半島無核化的問題。

金正恩多次向特朗普表達再次舉行會晤的意願,亦是為了繞過諸如博爾頓、蓬佩奧等官員,直接與特朗普談判。(路透社)

可見,特朗普本人比其他美國官員更為靈活,在美國政壇眾說紛紜的情況下,金正恩多次向特朗普表達再次舉行會晤的意願,亦是為了繞過諸如博爾頓、蓬佩奧等官員,直接與特朗普談判。

且不論博爾頓與蓬佩奧等官員的觀點屢屢不一,特朗普作為美國總統,是直接拍板的人物,金正恩尋求與特朗普直接對話,亦是為了能夠更加快速、有效地跟美方溝通。另一方面,金正恩主動尋求與特朗普會晤,亦是對自身的談判技巧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夠直接說服特朗普。

二會難解決實質問題

對特朗普來說,現時舉行一場「特金會」具有必要性。自去年6月起,金正恩就要求舉行第二次美朝首腦峰會,不過,特朗普直至今年1月才與金正恩確定會面時間和地點。

回顧當下的美國內政,特朗普因為邊境圍牆撥款問題,多次與民主黨不歡而散,導致美國政府出現了史上最長的35天停擺期。雖然特朗普最終簽署了國家緊急狀態令,繞過國會獲得了80億美元的建牆資金,但仍面對民主黨陸續而來的挑戰。

特朗普因為邊境圍牆撥款問題,多次與民主黨不歡而散,導致美國政府出現了史上最長的35天停擺期。(路透社)

隨着2020年大選愈來愈近,特朗普想要成功連任,便需要向美國民眾彰顯自己的政績。然而,當下的美國內政已然難有突破,外交便成為了特朗普重要的舞台,特別是諸如「特金會」這種受高度關注的事件,才能緩和其內政上的窘境。

然而,僅舉行一次「特金會」或許仍難以滿足特朗普的需要。上周三(2月20日),特朗普對外表態稱,即將在越南舉行的第二次美朝首腦峰會,不會是他與金正恩的最後一次會面。顯然,美朝問題本身不會在一朝一夕內得到解決,需要更多時間來敲定和落實更多具體細節。

即使特朗普能夠在當下解決美朝問題,仍不代表能因此而勝出大選,畢竟現時距離大選仍有較長一段時間,如若此刻在外交上取得重大成績,隨着時間推移,到了2020年,民眾對此的記憶亦會慢慢淡化。因此,第二次「特金會」恐難有重大突破,卻會是特金二人愈發直接交談的開始。「特金會」的舉行或將漸漸趨於常態。

從長遠上看,朝核問題的解決還需結合中美之間的博弈。朝鮮所擁有的核實力,對於中美等大國來說,實際上只是半個世紀之前的技術實力。金正恩在兩次舉行「特金會」之前都先行訪問中國,可見中國在朝核問題上有着舉足輕重的分量。雖然大國之間就朝鮮半島無核化的趨勢取得共識,但何時推進及如何推進,亦是大國之間的利益較量。

上文節錄自第151期《香港01》周報(2019年2月25日)《河內峰會或難有突破 特金會面趨常態化》。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