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傭攝影師.下】以鏡頭中的我們 訴說共通生命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攝影展的開幕禮上,Joan演說到最後忍不住落淚:「攝影迫使我留意許多人或者覺得理所當然的事物。我想在這個狀態下,以創意方式捕捉某一個時刻。在陌生的城市裏,我們長時間地工作,這份工作的本質是體力勞動,也是孤獨的,有時會令一個人存在孤寂。然而,每當我拍下照片,我覺得我與我的主體是共通的,在那一秒之間,我就像他們一樣(in their shoes)。拍到一張好的照片,我就極為滿足。

承接上文:
【菲傭攝影師.上】異鄉人眼中的寂寞之城 孤身拍照找回平靜

聽見許多菲傭的故事,她透過攝影反芻,表達自我,與群體共情。孤獨地拍攝,她想像自己是隱形的,融入人群之中,沒有其他人能見到她。

鏡頭下沒有菲傭,都是香港人的身影,處處在訴說共通的生命經驗。《Sacrifice》是女地盤工人的身影。她在尖沙咀拍下清潔工人,也拍下女子獨坐一角的安謐。眾生之中,處處是常人看不見的故事。

觀看先於語言,英國藝術評論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於《觀看的方式》寫道:「我們注視的從來不是事物本身;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

Joan的得獎作品《Sacrifice》拍攝的是女地盤工人的身影。(Joan Pabona提供圖片)

+3
+2

半年來,中文大學人類學系高級講師陳如珍與Joan一起籌備個人攝影展。陳如珍研究菲傭群體多年,因緣際會於Facebook看到Joan的作品,主動約她聚會,二人成為朋友。她看見Joan作品中的藝術價值:「這些照片代表她作為Joan Pabona看見的城市,並非她作為家傭的視角。」

捕捉瞬間按下快門 蛻變成為新的人

Joan去年獲獎時受訪,曾叫記者不要標榜外傭的身份;糾結過,現在這份顧慮已褪去。「別人提到我的時候,一定會先說我是菲傭,才說是攝影師,這個身份已經烙印在我身上。沒有這個身份,就沒有現在的我。」透過攝影展,她希望「別人能尊重我們作為人的身份,不止作為家傭」。

其中一幅《Quarter of Love》,訴說母愛的故事,最能道出很多菲傭離鄉別井工作的原因。(Joan Pabona提供圖片)

Joan最終把攝影展命名為《Empathy in a Click》,一句話概括她的攝影狀態:同理心就在按下快門的一剎那之間。

我手寫我心,《Quarter of Love》最能說出她的故事。某天她坐港鐵到元朗,從出口一直走到YOHO MALL,一抬首,天花板的鏡子像一塊碎片,剛好映照母親牽着兒子經過的身影。「Quarter」一語雙關,解作四分一,也指25分硬幣。「每位母親可以撐起一頭家,可以愛家庭,但這份愛是不完全的。」

她今年36歲,兒子轉眼12歲了。孩子自一歲半起,Joan就到海外工作,每兩年才回菲律賓一次,這些年來,在兒子身邊的時間屈指可數。現時她每天中午與兒子傳訊息、通電話,長年不在身邊,錯過兒子的成長期,她始終感遺憾。她語調平靜地剖白菲律賓12%海外工作人口的鄉愁,也自況:「十年、十五年,比起留於家庭,他們大部分時間在海外工作,只有錢,愛在哪裏?你愛他們,但並不完全。」

《Walk with Me》於銅鑼灣的Apple Store拍攝,她於透明階梯上,隔着迷霧般的玻璃,抬頭拍下三雙腳印。(Joan Pabona提供圖片)

《Walk with Me》於銅鑼灣的Apple Store拍攝,她於透明階梯上,隔着迷霧般的玻璃,抬頭拍下三雙腳印。「有時你會覺得孤單,需要有人牽着手同行。」

如今她擔任義務導師,一共有四十多人跟她上課。「作為女性,攝影令我充權(empower),所以我也想為其他人充權,更意識到自己的才華。」菲傭群體中有巨肺歌手、畫家和設計師,可惜來港後,時間有限,空間有限,外傭的自信有時萎縮,覺得自在,才能綻放。Joan說,「我鼓勵她們,不要在工作坊停止攝影,去尋找自己(想拍的)吧,熟能生巧。」

《Which Way》中,身穿黑白條紋連身裙的女子,站在一片黑白波浪紋之間,左右為難,無路可走。她曾經迷茫,「有時我好像被困於家傭的身份,我只能說,無論多難,都要找到生命的出口,出口有許多,但只能靠你自己去移動,並選擇要走的方向。」

Joan於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婦女月」舉辦個人攝影展,望透過攝影回饋香港社會及菲傭社群。(歐嘉樂攝)

+6
+5
+4

於是,Joan用盡力氣積累資本,為了飛得更遠,步伐不停。94個港鐵站中只剩下五個沒去,屈指一算,用上近兩年的周日街拍。平日晚上,她在床上以手機App Snapseed修圖。再次報名參加《國家地理雜誌》的比賽,決賽名單止步。由獲提名起花費半年時間籌備作品集,2018年終於獲Gawad Amerika Foundation頒發年度國際攝影師大獎。她又主動提出辦攝影展,與陳如珍一起籌備半年,找到贊助,拍板於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婦女月」舉辦個人攝影展,像一紙宣言,她希望透過攝影回饋香港社會及菲傭社群。

今年6月僱傭合約完結,Joan要脫下十年的外傭身份,踏上歸程。無論未來如何,做攝影生意還是選擇進修,她都不會放棄攝影。有朝一日回港,也不再以外傭身份。陳如珍所看見的Joan不斷蛻變:「每一次按下快門,她就成為新的人,而這正是她所傳達的訊息,你也可以成為那一個人。」

畢竟,Joan用作品所說的,正正是喧囂世間中,每一個人的故事。她是她,也是你和我。

上文節錄自第154期《香港01》周報(2019年3月18日)《活在寂寞星球 拍攝人間眾生 菲傭攝影師:過於喧囂的孤獨》。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