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消防員殉職 四川森林大火背後的悲痛與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四(4月4日),即清明節前一日,四川省西昌市的「火把廣場」擺滿了花圈,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副總理韓正、國務委員王勇等中央高層亦有敬獻。大批民眾聚集在前往火把廣場的道路兩旁,手捧菊花,黑衣肅立。

這天,西昌全市暫停所有公共娛樂活動,西昌市、木里縣下半旗致哀。如此沉重而又高規格的儀式,是為了悼念在3月31日一場森林大火中被烈火吞噬的30名消防員和救火人員。自災難發生後,內地輿論除了對30位英雄發出歎息和哀婉之聲外,也對內地救災力量的專業性和管理體制提出質疑。

撰文:何思

上周四(4月4日),即清明節前一日,四川省西昌市的「火把廣場」擺滿了花圈,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副總理韓正、國務委員王勇等中央高層亦有敬獻。大批民眾聚集在前往火把廣場的道路兩旁,手捧菊花,黑衣肅立。(視覺中國)

這場森林大火發生在四川省西南邊緣的木里藏族自治縣,隸屬於涼山彝族自治州。木里縣地處「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東南緣,是自北向南走向的橫斷山脈的南端地帶,擁有內地僅存不多的成片原始林區,也是長江上游重要的水源涵養林區。該縣的13萬人口分成諸多自然村落,散布在森林密布的高山峽谷地帶。

被吞噬的年輕生命

木里縣的氣候分乾濕兩季,當前的冬春之交是乾季,氣溫升高但乾燥少雨,極易引發森林火災。在經歷了多次小規模火災後,3月30日,這座小縣城又要應對一場即將引發前所未有的關注的大火:火災起火點位於海拔3,800米左右,火場平均海拔4,000米,多個火頭位於懸崖峭壁上。

據參與滅火的人員說,「起火的地方並不在山頂,而是在山腰,但森林太茂密了,我們必須爬到山頂,才能看到火頭具體在哪裏。」

3月31日下午,發生了一場超出人們意料的殘酷災難。當時,四川森林消防總隊涼山州支隊成員和地方救火隊員共689人正在海拔4,000多米的原始森林中救火。

據當地救火人員回憶,他們在向山下挪動時,突然一陣風起,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山脊便轟然炸響,火牆一下子竄得看不到頂,山脊上的樹木很快就被燒毀。眾人直接往地上一坐,然後順着坡道往下溜。數秒之後,剛才所在的地方已被火海吞沒。30名遇難的消防員和救火人員當時正在「被火海吞沒」之地。

當晚9時,滅火指揮部組織消防員和村民上山尋找,但無法越過火線。翌日凌晨,指揮部再次動員,想方設法突破火線封鎖,早上8時左右,搜救人員發現了第一具消防員的遺體,接着是第二具、第三具……在那片難以站穩的斜坡上,陸續發現犧牲的滅火人員遺體。到傍晚6時半,30名失聯救火人員遺體全部找回。現場搜救人員回憶,大部分遺體都頭朝上,「好像是在逃命的樣子」,有兩具遺體緊緊摟抱在一起。

對於這場災難,內地應急管理部事後給出的解釋是,救火行動中,受風力風向突變影響,發生「林火爆燃」,瞬間形成巨大火球,現場救火人員雖然緊急避險,但27名森林消防指戰員和3名地方救火人員不幸遇難。

事後內地媒體披露,遇難的27名消防員中, 1人為80後,24人為90後,2人為00後,最小的年齡只有18歲。這位差三個月才滿19歲的甘肅小伙子王佛軍,在微信朋友圈留下了給世人的最後一句話:「來,賭命。」

年輕生命被瞬間吞噬,令內地輿論一片震驚和哀歎。

火災起火點位於海拔3,800米左右,火場平均海拔4,000米,多個火頭位於懸崖峭壁上。(網上圖片)

「林火爆燃」是什麼

隨着官方公布消防員遇難的原因,「林火爆燃」這個大多數民眾從未耳聞的小概率天災迅間成為討論的焦點。中國消防救援學院教研室主任白夜說:「『爆燃』通常指『爆炸性燃燒』,又稱轟燃,發生時間突然,會在短時間內形成巨大火球、蘑菇雲等現象,爆燃時產生的溫度極高。」

內地森林公安滅火規則第八條介紹了火爆的形成過程:當風大高溫時,可燃物極易燃燒,飛火常常隨大風出現。主火頭前方和兩翼會出現多處飛火,形成多個小火場。這些小火場同時燃燒,會使中間未燃區的空氣和可燃物溫度急劇上升,並迅速達到燃點形成火爆。如果救火人員處於其間,會窒息致死。

這從遠離此次爆燃中心的救火人員回憶可以得到印證。據他們表示,當日下午5時50分左右,他們身處另外一處視野較高山頭,明顯看到事發地方冒煙,但很快,冒煙處突然燃起大火,「像爆炸一樣」。從他們保存的視頻可見,現場的熊熊烈火彷佛爆炸一樣,煙霧升騰到高空,甚至蓋過了刺眼的陽光。

「那裏要是有人就全完了。」他們當時如此喊道。無論是身處爆燃點附近的人員還是旁觀者,似乎都印證了這一點,這些遇難的消防員和地方救火人員遭遇了「林火爆燃」。

面對着生命的消逝,「林火爆燃」縱然可以解釋原因,但如此多專業消防員在一場火災中喪生,還是令外界覺得不可思議。在悲傷和哀悼之餘,有些聲音指向了另外的可能性:森林火災救援作為專業性極強的工作,「林火爆燃」是否可以憑藉專業經驗提前判斷?造成如此災難,是否還因為消防員經驗不足,或源於長官意志下的不科學指揮?

隨着官方公布消防員遇難的原因,「林火爆燃」這個大多數民眾從未耳聞的小概率天災迅間成為討論的焦點。(網上圖片)

為何總是年輕消防殉職

在涼山火災中遇難的27名森林消防人員平均只有二十多歲。這固然引起公眾的惋惜,卻與內地在火災救援中死亡的消防員年齡規律相仿。早前曾有內地學者發文指出,在內地滅火救援中殉職的消防員,年齡一般在22歲左右。

與這一數字相關的背景是:中國消防部隊實行現役制,18歲入伍,服役四年,一般在22歲以下。分析稱,殉職的消防員大多在這一年齡段,主要原因是他們入伍時間短,缺乏滅火救援專業訓練和實踐經驗,對災害事故現場危及消防員安全的風險識別、評估、控制能力不足,緊急避險能力差。

除開可能存在的個人專業素養問題,更深入的討論指向內地應急救援管理體制的現代化,以及整個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問題。

作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部分,重構內地應急救援管理體制,成為去年「兩會」後開啟的黨政機構大改革的一大目標。按照機構改革的方案,這次犧牲的27名專業消防人員將從屬於武警部隊序列的公安消防部隊全部退出現役,轉隸新成立的應急管理部下屬的消防救援局和森林消防局,成為行政編制,承擔滅火救援和其他應急救援工作。這是內地力圖促進災難救援力量向專業化方向發展的重要步驟。

不過,雖然中央政府已經完成應急管理部這個專業部門的組建,但就火災救援來說,地方的相應動作目前還在半途中,並未徹底完成。目前透露出來的情況是,這項涉及到17萬公安消防部隊與近3萬武警森林部隊的改革,交接工作還在進行中,個別文件可能還在批覆。

在涼山火災中遇難的27名森林消防人員平均只有二十多歲。(視覺中國)

離治理現代化目標尚遠

與應急救援所應具備的專業素養和現代化管理相比,內地官方似乎更為注重面對突發事故中專業力量的「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以展示其對事業的忠誠和無懼無畏的精神,中國官方媒體也經常宣傳「消防員是和平年代犧牲最多的職業」。精神力量固然重要,但並非全部,最關鍵的還是消防員的科學訓練和裝備、聽取專業意見的科學決策機制,以及盡力排除長官意志下的蠻幹指揮。

這起悲劇,正好給在半途之中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改革提供一次檢視機會,當中暴露的專業性不足和管理體制的問題,應該促使內地加速管理體制現代化改革步伐,對管理體制中不夠現代化和專業化的部分進行系統性重構。

萬事作於細,微觀層面的東西最能反映一國治理水準的高低和治理能力的強弱,並反映背後制度安排的成敗。此次涼山大火導致如此多專業人員遇難,說明中共提出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目標,距離落實為有效的制度安排仍然任重而道遠。

上文節錄自第157期《香港01》周報(2019年4月8日)《四川森林大火背後的悲痛與爭議》。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4月8日出版的第157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