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檔案.大灣區航空】赤鱲角或深圳?香港新機場暗戰揭秘.下

最後更新日期:

重塑「在深圳建造香港的新國際機場」這段只見於解封政府檔案的歷史,不單可作有趣秘聞視之,亦可從另一角度認識港深關係的淵源,進而對中港融合、港深同城等議題有另一番理解。

先不論港深合建機場的政治影響及各式技術難關,赤鱲角計劃籌備已久,本身又無內在問題,港方當然不願放棄。不過,剛獲委任為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不久的鍾士元,力主合建機場,是局中的少數派。為何鍾士元會支持一個不討好的計劃?這須理解當時的時代局勢。

《大灣區航空》報道之五

【大灣區航空.解密檔案】赤鱲角或深圳?當年香港新機場暗戰.上

「香港前途問題」是當年人皆思考的題目。(資料圖片)

《展拓香港界址專條》所訂的新界租期將於1997年屆滿,但任何人都知道,中國欲收回的,又豈止新界,故「香港前途問題」是當時人皆思考的題目。鍾士元的想法是,可借合建機場作引子,查明中國對九七問題的想法;此外,若能就機場工程談攏,還能讓外界對香港前途確立信心。然而,行政局的主流意見並非如此,他們認為應堅守赤鱲角新機場計劃,且有五大理據支持︰

1. 若新機場位處深圳,香港對外聯繫的主要途徑將處於境外,屆時香港定受制於中國,輕則不能決定哪些航空公司有權使用機場,重則重要人員將於動亂之時不能離開。要避免此等困局,便須保留啟德機場,而這又會失去重建啟德區的好處(包括巨額賣地收益);

2. 兩個國際機場過於鄰近,難以協調;

3. 根據《芝加哥公約》,航空權源於領土主權,新機場一旦建在中國,英國(及香港)將失去航空權,受制於人;

4. 香港建基於着陸權的國際議價能力將消失,對某些航空公司來說是極大問題,國泰可能成為一間中國航空公司;

5. 在邊界建機場,飛機必定飛越人口稠密的地方,機場不可能24小時運作;此外,其位置對港人而言也是太遠。

早在1965年,港府已預計啟德機場會在十五至二十年內不敷應用。(資料圖片/路透社)

新機場成港前途信心標誌

至於所謂的「香港前途問題」,香港確實需要中國擺出姿態,使各界對香港前途感信心,但這不一定靠共建機場,更佳的做法是邀請中國參與建造赤鱲角機場,以及看看他們是否有興趣為項目融資,這些舉措都足以讓外界得知中國支持香港維持繁榮穩定。英國駐華大使館同意行政局的分析,外交部更補充指,除非中國保證讓英國於1997年後繼續管治香港,否則一切免談——當然,外交部也知道機會渺茫,加上這仍改變不了「跨境機場」的種種缺陷,所以還是無用多想。

此後,雙方大概在不同場合互相摸底,香港繼續做自己的赤鱲角研究,中國中央也不施壓深圳要與香港合建跨境機場,反而時任港澳辦主任廖承志曾在某場合向港府的「線人」放風,指中國支持香港政府在大嶼山建機場,令港府更信所謂的「跨境機場」計劃,不過是某些人一廂情願罷了。

港府早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已研究在赤鱲角興建新機場。(資料圖片/GettyImages)

港深基建難避同城考量

解密檔案再次提及「深圳的香港第二機場」,已是1983年,但和之前不同,有消息指,這次中方居然明確表示要將深圳國際機場發展成香港的第二機場。該年年底,英國國際機場公司(British Airports International,BAI)與深圳經濟特區發展公司和深圳國際機場計劃建設辦公室的高層會面,其間對方指北京已經批准深圳籌劃興建可容納波音747客機的雙跑道機場,最教人震驚的是,中方居然向BAI表明,深圳國際機場將是香港的第二機場。就此,港府最不滿的是BAI和深圳方面討論時不質疑「深圳國際機場將是『香港第二機場』」這個前設,時任港督尤德認為要提醒BAI,他們下次和深圳方面會面時,須強調BAI無權代表香港或英國,深圳也不應假定深圳新機場就是香港的第二機場;至於香港,應該堅持三年前的議決,也就是要有自己的國際機場。

襄王有意,神女無心,事情發展至這地步,已再沒有懸念︰香港不打算和深圳合作,深圳當然不能霸王硬上弓。接下來的,便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港督衛奕信在1989年的《施政報告》中公布新機場選址位於赤鱲角,九年後,這個世界級的機場終於開幕,至今依然是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建築工程;至於深圳,則在1984年正式公布有意建造國際機場,並在1988年敲定建於黃田,1991年底通航,兩年後更成為國際機場。

1984年的報道。(資料圖片/公共圖書館檔案)

一則由神秘人散播的消息,令港府緊張不已,深圳政府則在旁摩拳擦掌,現在回看確是趣聞。當時兩地沒有同城規劃的條件,「跨境機場」委實不太可行,但時移世易,現在香港規劃基建項目時,又該如何看待與深圳的關係?事實上,一些源於當年沒法同城規劃而產生的問題,正逐步浮面。香港於2016年動工興建機場第三跑道,儘管官方極力強調於2007年由中國民用航空局、香港民航處及澳門民航局共同制定的《珠三角地區空中交通管理規劃與實施方案(2.0版本)》已顧及香港興建三跑,但深圳機場航空業務部總經理陳進泉前年年底接受內地《証券時報》採訪時,卻指香港擬定的方案會大幅影響深圳,「我們半個機場都不要飛了」。深圳交委港航局則稱香港民航處的方案會壓縮深圳、澳門、珠海機場的可用空域,影響三地航線,制約各機場的發展。更甚者,深圳機場也在興建第三條跑道,預計啟用日期比香港的三跑為早,如何確保港深雙方均不會「得物無所用」,將是一大考驗。

隨着港深關係更趨緊密,需要同城規劃的,絕不止機場。香港和深圳固然不會再像九七前般明爭暗鬥,但假如缺乏協調機制、不能做好同城規劃,毫無疑問,只會浪費了彼此的能耐。

深圳機場已成為連接內地其他城市的重要機場。(資料圖片/GettyImages)

重要參考歷史檔案資料︰

HKMS189-9-255, Possible New Airport for Hong Kong, 1978

HKMS189-5-44, Possible New Airport for Hong Kong, 1980

HKMS189-8-7, China's Economic Relationship with Hong Kong (Shenzhen Economic Zone), 03.01.1983 - 09.01.1984

HKMS189-9-34,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18.03.1986 - 19.12.1986

HKRS934-8-105, Possible Airport at Shenzhen

上文節錄自第160期《香港01》周報(2019年4月29日)《赤鱲角抑或深圳?解密檔案中的香港新機場暗戰》。

相關文章:
【大灣區航空.解密檔案】赤鱲角或深圳?當年香港新機場暗戰.上
【大灣區航空.一】港深珠澳機場一體化不是夢
【大灣區航空.二】由研討會到吹水會 珠三角機場聯盟蹉跎18年
【大灣區航空.三】香港飛機租賃有優勢 新稅制成吸金關鍵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