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浪子心.影評】日本時下「廢青」迷途尋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一周,與《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同檔上映的,只得一齣日本片《無名浪子心》(His Lost Name)。這既反映了片商的信心,更重要是,說明本片的目標觀眾,如何跟前者大不相同——這非什麼動作特技片,而是韻味深長、訴諸心靈的純文藝片。事實上,院線應多給觀眾選擇,何必讓一齣電影幾乎獨霸全港戲院?

《無名浪子心》的節奏頗慢,甚至比一般日本片更慢,大家必須做好心理準備。然而,隨着故事推進,觀眾不難發現,片中人物劇情隱藏不少懸念,愈追看愈覺戲味濃。必須強調,相關伏筆回應並非俗套的「扭橋」,留在電影最後一刻才一次過推翻,而是廣泛穿插於不同部分、順其自然地帶出——這種處理,突顯了編導故事鋪排手法高超。作為是枝裕和的愛徒,導演廣瀨奈奈子誠然不辱師傅之名,尤其考慮到這是她的處女作品。

電影還有一大看頭,乃折射出跟香港截然不同的文化價值觀。由香港到日本,均存在各種社會問題,其中日本青年下流情況,恐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電影世界裏,到底彼方會如何呈現,以及如何演繹?除此以外,在面對人生抉擇時,戲中亦展現了日本青年與香港青年的異同。

《無名浪子心》訴說日本「廢青」重拾自我的旅途,表現主人翁的迷惘。(電影劇照)

《無名浪子心》講述一名日本「廢青」重拾自我的旅途,其英文片名正好表現了故事主人翁的迷惘。當然,「無名」之謂也語帶雙關。昏迷河邊的青年主角蘆澤光(柳樂優彌飾)謊稱自己名叫「真一」,碰巧跟把他救起的大叔哲郎(小林薰飾)亡子的名字相同,這個名字為兩人一段亦師亦友、亦父亦子的關係埋下了伏筆。

如前所述,由主角的名字,到兩人的家庭、事業等背景,以至彼此過往犯下什麼「錯」、各自心底裏都有個「結」,相關伏筆回應都很自然流露。例如,為何哲郎居然收留這位陌生人「真一」?為何光總是神情壓抑?為何他對店員被責罵特別關注?為何哲郎總對他充滿期待?

(電影劇照)

凡此種種,電影均沒有透過簡單一兩句「答案式」對白交代,不會突兀生硬地令觀眾「頓悟」,而是透過許多細節鋪排讓大家「漸悟」,套用推理片說法則是慢慢把「疑點」累積至「證據」。這種敘事手法,不單更加寫實,同時亦更人性化,不似「為做戲而做戲」。

光與哲郎之間的一段情,固然貫穿全片。但電影的終極主旨,還是落在光這位「廢青」的心路歷程,哲郎不過是反襯他的綠葉罷了。光一開始向哲郎自我介紹時,已經道出一切:我想找回自己,我正在旅行。到結尾時,光拒絕哲郎繼承家業邀請,站於十字路口不知方向,也表達出他對未來人生的茫然。本片日文原名為《夜明け》,即是天亮之前,無疑意指「廢青」尚未看到曙光。

光之所以出走、浪蕩,本因他的家庭、事業俱失意。不過,當他在哲郎的狂熱父愛投射下,不單大有機會重拾家庭溫暖,還可望為哲郎接棒當老闆,光卻顯得不知所措、不情不願。日本「廢青」的進退失據,乃至如此。在成年人看來,彷彿是「對他好又不是,差又不是」,然而,這又確是時下青年的心態,總之自甘「零存在感」,只求「佛系」過活,跟電車男、草食男等現象一脈相承。

(電影劇照)

過去日本電影常見「奔跑」情節,以表達角色如何「追逐」理想。然而,本片的「奔跑」卻在呈現「逃避」,光只想逃出哲郎的小鎮、哲郎的家、哲郎的公司。問題是,他有新目的地及理想嗎?當然沒有。本片諷刺味道之烈,可見一斑。早前的《逃避可恥但有用》(或稱《月薪嬌妻》),雖褒揚了「逃避」價值,但是面對人生的態度尚有積極一面。本片呢?最多只能說,還幸光最後沒在十字路口自殺。

日本跟香港一樣,年輕人彷彿皆看不到黎明先兆。惟日本似乎更灰暗些,畢竟港人料會更積極接受哲郎的好意與生意。另一不同,乃日本片沒有訴諸政治,都將青年問題歸咎自身的心態與選擇。

日本進入新的「令和」時代,究竟會否擺脫黎明前的黑暗?主角之所以取名「光」,多少透露《無名浪子心》的向背!

上文刊登於第161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6日),原標題為《《無名浪子心》日本「廢青」迷途尋道》,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香港01》周報影評:
【炸雞特攻隊.影評】韓片加入港產片元素 荒誕情節源自周星馳?
【假面酒店.影評】推理味淺偶像味濃 單看木村拓哉值回票價
【冷戰戀曲.影評】音樂人的愛情悲劇 餘韻悠長的愛情烈酒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