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城市】過氣網紅城市不過氣 打造新生活想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西安是近年網紅城市的新典型,但並不是唯一的一個─事實上,這個新封號並沒有確切標準與數據支撐(雖然西安旅遊當局公告了旅遊人次按年大幅增長的數據,都難以證實哪些是歸功於網紅推廣策略),惟可參考的是網絡曝光率。那包括最實在的,我們在網絡中、在朋友圈,哪些城市被長期重複提及。

承接上文:
【網紅城市】千年古都變潮人據點 內地城市重塑自身形象

前網紅城市的新生活想像

如果要重看這段網絡與城市並生的歷史,福建廈門堪稱中國內地網紅城市的鼻祖。它的島嶼景觀和文藝氣質,在十多年前仍是微博主導的社交時代,已經為很多人推崇和嚮往,有了小資之城的稱號(當年不少文青的理想,就是到廈門開咖啡店)。另一個被熱炒過的網紅城市是雲南大理,開店理想演進為開民宿,只是它從來都是不温不火地享受歲月靜好,不曾刻意經營。

福建廈門堪稱網紅城市的鼻祖,以其文藝氣質,吸引遊客前來觀光。(GettyImages)

近十年在微信成為網絡交流的統治性載體之後,重慶、成都兩座西南大城從中受益最多,率先以火鍋美食和奇詭城市風貌頻繁出現在朋友圈,贏得高分享率。相比之下,江南區域的蘇州、杭州、南京等傳統名城,失去了新奇觀及提供新生活形態想像的優勢。到今天,社交平台的分享習慣又轉向短視頻,這是讓西安成為風頭新代表的社交媒體演變基礎。

網紅城市的誕生,不僅在社交網絡得到全新包裝和廣泛傳播。在這場新造城運動中,其實不單是地產商場結合,而是更宏觀的有政府規劃支撐,開發交通、完善基建,以及旅遊遺產維修等要素的綜合參與。至少對於西安而言,打造網紅城市是當地政府確定的路線和目標。去年4月,他們和抖音平台達成戰略合作關係,聯手推廣西安的文化旅遊資源,也像是更為緊貼「一帶一路」的大敘事,畢竟絲綢之路的中國代表目的地城市,確是舊日長安即今天西安。

雲南大理作為曾經的網紅城市,如今一直維持不溫不火的狀態。(GettyImages)

「網紅城市」雖然只是民間封號,但人氣本身既意味着實際的收益,也關聯到口碑和影響力。當密集的人群朝着同一個城市湧去,資金流動及商業機會就產生了。

最表面而言,旅遊、消費類產業和文創行業因此汲取了活力,甚至某程度重獲新生。回到數據,近兩年,原本平淡的西安旅遊業得到井噴式發展,2018年旅遊人數突破4,000萬人次,年度總收入達到了前所未有的20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速度在表面上是勝出。普通人難以判斷這些數據帶來的影響,但在輿論話題和旅遊討論中,它確實得到迴響。

南京致力於打造網紅街道,讓傳統街巷成為市民和遊客的「打卡地」。(視覺中國)

南京正在打造「網紅街巷」

既然是否能夠拍出好看、好玩的照片和視頻,已經成為很多年輕人選擇去一個地方的消費標準,其他要自我推廣的城市在這方面也急起直追,就在今年2月底,南京建鄴區還發布一項新政:每條街道打造一條以上的「網紅街巷」,通過業態調整、室外景觀設計等手段提高街區「顏值」,讓傳統街巷成為市民和遊客的「打卡地」。

老牌網紅重慶在這方面走得更遠,效法上海西岸開始重新塑造南岸區,建造了施光南大劇院、杜莎夫人蠟像館、長江當代美術館、國際馬戲城等全新的文娛場地,給人更多的遊覽、欣賞和拍攝空間。

南京大牌檔是南京的網紅小吃店,每天店門口都排起長龍。(視覺中國)

政府政策之外,也要民間出手。因人群的快速流動,快速消費品為主的網紅店也成為新風氣。但至今,它們看來已呈現出高度同質化的特徵:通常,咖啡館或茶飲店裝修方面會選擇普遍的所謂ins風格(即流行在Instagram上面的白色基調極簡風格),網紅餐廳則會在特定時段安排表演─如重慶山城火鍋、南京大排檔、長安大排檔都是如此,很多人會因想特意觀看演出而選擇去這些餐廳就餐及拍照。

眾多網紅店也融合了多種功能,除了提供飲食,也有出自設計師之手的伴手禮販售,甚至可提供美容、養生等服務項目。迎合當下趣味的產品創新也必不可少,這一點催生了很多奇怪的發明,除毛筆酥之外,更有麻將十三幺(一整副麻將的糕點)、髒髒包等新式美食,儘管口感略顯怪異,但依然受到歡迎。

被做成麻將形狀的美食,適合拍照打卡。(網絡圖片)

城市走紅之後,隨着知名度一起提高的還有房價。數據顯示在過去一年,西安的房價有11.8%的漲幅,甚至超過其他一二線城市。另一方面,網紅城市的命名和興起,也在悄然影響着人們對城市的價值判斷體系。從前,內地城市體系中,按照體量、發達程度和影響力,有一到四線的劃分,如上海、北京、廣州為一線城市;如今,網紅指數則成為衡量城市的另一項指標,反映的是城市的吸引力和活力─愈來愈多人離開北上廣等大城市,除了發展機會飽和及生活成本高企,還在於那些三四線城市的生活水平也大幅提高。

網紅美食髒髒包。(視覺中國)

網紅指數是否會影響宜居排名?兩者還沒有呈現直接的關聯,根據《經濟學人》2018年發布的全球宜居城市排名,中國城市中排名前三的分別是香港、蘇州和北京。這一排名主要考慮的是發展的穩定性、健康醫療、文化環境以及公共服務等因素,並沒有把一時的活性計算在內。

繼續閱讀:【網紅城市】審醜衍生低美感社會 互聯網造城或面臨危機

上文節錄自第161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6日)《千年古都變潮人據點 內地網紅城市的崛起與危機》,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相關文章:
【網紅城市】千年古都變潮人據點 內地城市重塑自身形象
【網紅城市】審醜衍生低美感社會 互聯網造城或面臨危機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李照興的文章:

【藝術造城】私人資金重塑文化空間 上海藝術商業巧妙結合
【藝術造城】上海西岸變身巴黎左岸 幾年打造美術館部落群
【中國潮語】2018年度漢字出爐 國家願景VS小民自嘲 網民點睇?
【中國潮語】關鍵詞串聯各界現象 新地標宣示新時代來臨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