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城市】審醜衍生低美感社會 互聯網造城或面臨危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可否認,網紅城市在宣傳上的成功,間接促進其旅遊和消費數據的增長,而奇詭景觀和店舖也正在重塑城市本身的審美趣味。伴隨着圖片、視頻成為互聯網傳播的主流載體和人們獲取信息最主要的方式,美感對於城市顯然益發重要。而重慶、西安等城在網絡上的分享形象,至今卻提醒人們,它們可能已患上了審美匱乏症。

承接上文:【網紅城市】過氣網紅城市不過氣 打造新生活想象

重慶洪崖洞景區,遊客在拍照打卡。(視覺中國)

一方面是臉譜化的堆砌和重複。網紅城市的視覺景觀高度重疊,在重慶的洪崖洞、西安的大雁塔廣場以及南京的夫子廟街區,傳統建築固然風格迥異,遊客們在夜晚看到的卻是相同的張燈結彩,一樣的「大紅燈籠高高掛」、「什麼都來個LED」,塑料和燈光等材料製造的俗艷奇觀。而人流最密集的街區,兩側店舖從風格與商品都高度雷同,遍地都是老成都蓋碗茶、江湖老火鍋和連鎖的快餐店,價格虛高,多數沒能提供與人氣相符的高品質和服務。

發力最猛的西安,在古樸的城牆上堆起造型浮誇的玩偶、燈飾,猶如數百年古蹟直接嫁接到八十年代酒廊當中。(視覺中國)

另一方面是審醜現象的流行。網紅城市的形象營造邏輯,往往包含傳統與時尚的兩面,試圖為古老的文化符號裱上一層鮮亮的包裝。奇觀化和主題化是兩個主要方式,而效果通常適得其反。發力最猛的西安,在古樸的城牆上堆起造型浮誇的玩偶、燈飾,猶如數百年古蹟直接嫁接到八十年代酒廊當中。

ins風咖啡館千篇一律,但還是吸引顧客前來。圖為武漢一家網紅咖啡館。(視覺中國)

這也不單是網紅城市出現的審醜情況。有內地雜誌指出,中國已進入「低美感社會」,現象包括:醜形象、土味家居、奇葩建築、非人街道、塑料設計、網紅臉、偽古風、廣告有毒、抖式快感、文化霧霾。這些現象在網絡城市中體現得最為顯著。或如英國人文地理學者大衛.哈維(David Harvey)所言:這是一種不可避免的城市經驗,意象和文化產品作為資本流動的載體,也是實現利潤不斷增長後的新辦法。

許多城市的展覽雷同,年輕人卻趨之若鶩,都是為了能被拍或者傳播呃like。(視覺中國)

網紅城市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在於持續性。中國互聯網發展日新月異,借助網絡平台實現一時的成功,並不能解決長期和根本的困境。在被過載的信息圍剿的境況中,城市本身的知名度競爭力升得快也跌得快,甚至在窄化現代人的體驗和想像力(一切都是為了能被拍及傳播呃like)。

這一波網絡造城運動,從根本上有無法持續的危機,因為其違反了城市本身的差異化精髓,以及有欠缺經濟及文化配合踏實發展的可能。

成都IFS的大熊貓雕塑前,網紅在直播。(視覺中國)

從這處境上看,這些城市走網紅道路其實是迫於發展瓶頸所作的選擇,也有競爭態勢使然。如成都、南京和西安,儘管一直作為省會,但難以遏制人口向特大或超大城市集中流動的趨勢,同時因為資源未能有效利用及傳統產業衰退,難以避免呈現增長減速或衰退;在各自所屬的大區間,它們也面臨毗鄰城市的競爭,如重慶之於成都,蘇州之於南京,這種競爭關係的存在迫使省會作出策略調整。人口和流量是首要目標,而景觀營造上,不可能為了顧及少數精英的趣味,只能傾斜。

重溫《網紅城市》文章:
【網紅城市】千年古都變潮人據點 內地城市重塑自身形象
【網紅城市】過氣網紅城市不過氣 打造新生活想象

上文節錄自第161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6日)《千年古都變潮人據點 內地網紅城市的崛起與危機》,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李照興的文章: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電影規管嚴格 影視文化輸出變得不可能
【情人節】線上線下互相影響 中國式節慶背後送禮就是一切
【豬年2019】豬豬俠、小豬佩奇竄紅 流行文化中豬的隱喻與掙扎    
【製造偶像】造星節目生產娛樂「鮮肉」 滿足新時代年輕人需求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