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商科生走進創作圈 電影監製楊寶文:我也喜歡說故事.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像大多數搞創作的人一樣,楊寶文看起來年輕、聰明,話匣子一打開,就滔滔不絕,而且總能一本自信地說起自己過往的人生與接下來想做的事。她說,自己半生遊歷過不少國家小城,卻總是想念那個孕育她成長的地方:山城一樣的香港中文大學。因為大學那幾年,為她今日之所以成為現在的自己奠定了基礎。「那段時光裏,教我明白到,創作於我的興奮是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取代的。」楊寶文(Polly)說。

那時,楊寶文沉迷於劇社,花了許多時間在創作劇本和導演話劇上。那時,她做過最難忘的劇叫《入波、俾油、放手掣》,表演場地鋪着像放大版的大富翁道具,演員隨着音樂走上「大富翁」上不同的格子,不同的格子有不同的對白,「像人生,我們總是在不知不覺間活在框框裏面」,到了最後,格內有人拿出金幣,擲到格子的外面─漆黑的世界裏,金幣「哐」一聲落地,原來天外還有天,格子外有另一世界,自由來到了,這時燈光亮起,演員隨着音樂,與觀眾一同起舞……

「雖然故事很顯淺,但我當時已經深信生活並沒有框架,框外的世界不是黑暗的深谷─只要有勇氣走出去,我們都是自由的。」她說。

(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楊寶文是電影監製,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長居內地,與香港導演張之亮合作,她參與過對方的《墨攻》、《車票》、《肩上蝶》等作品,其後又先後製作中韓合作電影《香氣》、《奪命旅行》、《漂流物》,後來才回流香港,參與港產電影作品《女王撞到正》與《非分熟女》……

《墨攻》電影劇照

(大學)那段時光裏,教我明白到創作於我的興奮,是沒有其他東西可以取代的。
電影監製楊寶文

楊寶文大學主修商業管理,畢業後,卻沒有走進商業世界。那麼,是什麼令她走進電影圈呢?

「畢業那年互聯網發展剛起步,卻很快出現泡沫,我進了全港首個以影片作為內容的網站當編輯,一年不到又轉到網絡電視公司。」她說,當時的香港很精彩,年輕人都有自己的花花世界,尤其在那些新科技公司裏,大家都是科技初哥,公司樂於投放資源,只要你有念頭想做,公司上下就會放手一博,一起發夢。

「因為那時還是一個尚未有法則的世界,什麼都是新的,我好享受當時工作的過程,直到後來我才知道,網上的一切都是fragile(脆弱)。我看着公司結業,一秒罷,努力工作的成果就化成烏有,連想把自己寫過的東西存下來的機會都沒有。當刻我想,我應該去做一些可以留底的東西,因而走進電影圈。」

楊寶文說,喜歡做那件事,覺得那是有用又有意義的事,就要想辦法把它做出來。(黃寶瑩攝)

楊寶文笑着說,如此熱血是因為那顆年輕的心,然而經歷這麼多後,她和當年的自己還是一樣喜歡創作,心裏有無數故事想講,信任自己可以當上一個說故事的人。

後來,她加入電影公司寰亞傳媒集團。那時,寰亞順着熱潮,開了一個電影網站,她平日既要拍片,又要剪輯,也要自行製圖。後來前上司問她,張之亮導演需要一個助手,幫忙做發行和宣傳工作,問她願意幫手嗎?她很快就答允了,並轉至星皓娛樂。

「當時星皓有不同的部門,有段時間我負責管理公司的藝人。當時雖然年輕,但對娛樂圈的花花世界並不特別熱衷,也很少追星,跟演員或藝人接觸久了,你會慢慢明白他們其實也很fragile。因為明星活在一個不真實的世界,團團圍在他們身邊的人不是服侍他們,就是給fantasy(幻想)他們。其實,明星們自己也知道這不是真的,但他們很難去接觸真實的世界。」後來,她向公司申請轉部門,就轉到電影海外發行的崗位。

張之亮導演的一句說話令楊寶文如夢初醒,決定到外國攻讀歐洲電影碩士學位。究竟張導演說什麼?請繼續閱讀:商科生走進創作圈 電影監製楊寶文:我也喜歡說故事.下

上文刊登於第16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20日),原標題為《商科生走進創作圈 楊寶文:我也喜歡說故事》。

更多《香港01》周報電影人專訪:
【導演在拳館】《入鐵籠》導演陳翊恆 在拳館找回拍戲初心
【導演在拳館】《入鐵籠》導演陳翊恆 拳入鐵籠打出柔情
【導演談土地】張之亮探完籠屋決定拍《籠民》:住客以為來看動物
【導演談土地】《籠民》導演張之亮:香港就像一個籠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