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社會福利】行業未成熟難稱專業 待遇欠佳致流失率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約十年前開始接受香港社工北上督導的第一批內地社工,在廣東省的深圳、東莞和廣州等地,見證着行業從無到有的急速發展,在機構數量、行業人手上,都已大幅增加,然而,在培訓課程、社會認知、行業待遇等各方面,仍面臨着重大的挑戰,能留下來繼續服務的內地社工,都是懷着一顆盼望的心,期望有朝一日內地的社會工作發展水平,能追得上香港。

作為「開荒牛」的東莞市社會工作協會會長王志偉說:「無論入行的門檻也好,整個行業的成熟程度也好,都讓我們未有『底氣』跟別人說社工是個極為稱職的專業。我們發展急速,理論上需要大量受過專業訓練的同事加入,但問題是有沒有那麼多受過良好訓練的同事入行?我對此表示疑問。」

此文章為《粵港社工十年交流記》系列報道文章之三

作為「開荒牛」的東莞市社會工作協會會長王志偉說,未有「底氣」跟別人說社工是個極為稱職的專業。(高仲明攝)

自八十年代後,內地雖然有很多院校開設社會工作學科,但除了欠缺實習經驗外,授課的教師大多並非修讀社會工作,而是來自社會學、人類學、心理學、心理諮詢等,與社會工作有一定距離,加上他們未曾做過社工,難以教授實務工作技巧,令教學相當困難。香港社會服務發展研究中心(下稱「社研」)主席邱浩波提到,當初社研參與深圳先行先試的計劃,便是希望透過香港社工北上督導,補足這方面的缺口。

王志偉憶述2003年入讀大學時,社會工作服務的規模小,幾乎沒有實習的機會,只能靠無綫電視的劇集或外國的書本了解社工的工作是怎樣一回事,「讀書時課本上的理論成分較多,服務技巧、場景、對象的特徵較少。香港督導陳Sir(陳安發)以前說,我們雖然讀完書,但從實務來說,仍是一張白紙。對我來說,讀書時的想像和實際工作沒有很大差異,因為讀書時根本沒什麼想像。」

香港督導陳安發現時仍有到內地協助培訓社工。(高仲明攝)

多年過去,現時內地的社工課程質素已有所改善。社研總幹事李永偉指,當年派出約150位香港督導北上深圳,曾跟隨這班香港督導學習的社工,很多已像王志偉和在深圳接受過督導、現時在深圳擔任社工已約十年的朱紅艷般擔任着社工機構的領導角色,部份社工系老師會到香港修讀包括實習內容的碩士、博士課程,又或是做一段時間社工後再進修,故現時內地社會工作系的老師質素不斷提升。同時,隨着社工機構愈開愈多,增加了學生的實習機會,只是實務經驗仍未列為入行的必要條件。

反觀香港,除要完成獲社會工作者註冊局審批及認可的社工課程,還要完成約800小時的實習(一般已納入課程當中),方能註冊成為專業社工。實務工作經驗能有效確保入行者的專業程度,以現時內地院校的課程設計及師資,要做到這一點仍需時間。

社研總幹事李永偉指,當年派出約150位香港督導北上深圳當中,很多已擔任着社工機構的領導角色。(鄭子峰攝)

除了缺乏實務經驗、社會認受性有待提升外,社工工資低、流失率高亦是阻礙內地社會工作發展的重要難題。

待遇偏低 新入行流失率高

訪問當天早上,王志偉到訪了一個小區,並在那裏談到社工人才流失及流動率高企的問題。這個困境並不限於一兩個小區,他透露,東莞市每年的社工流失率達20%,很多社工入行兩三年便離職,當年與他一起入行的東莞社工約有170人,今日仍在行內的只有約50人。

據深圳市民政局在線申報管理系統截至2017年底的數據,按深圳市社會工作者協會會員社工機構的數字,該行業有7,883名從業員,但全市累計有11,663人持有社會工作者職業資格證書,當中有26名中級督導、262名初級督導、740名督導助理。

深圳及東莞的社工流失率高企,難以讓機構累積經驗。(高仲明攝)

內地社會工作起步之初,很多社工都是靠着一股熱誠投身這個行業,但多年來偏低的待遇,影響了工作的穩定。內地社工的工資會被計算在政府購買服務的合約當中,按一線社工崗位算出經費標準,社工機構除了與政府簽訂合約獲得款項外,不得自行募捐或透過活動項目收費,在有限的經費下還要支付管理、行政、財務人員和辦公場所的開支,面對房租和物價上升,加上個別機構未必能做好財務管理,令社工薪酬受壓,部份社工的實際收入可能比合約列明的標準金額還低。

陳安發表示,流失率最高的是剛入行的一群,在東莞社工的平均月薪約4,500元,與深圳相若,但深圳的生活水平比東莞高,在工資一樣的情況下,深圳的離職率會較高。據深圳市統計局公布的《2017年深圳市城鎮單位從業人員年平均工資數據公報》, 2017年深圳非私營單位從業員平均月薪為8,348元,私營單位人員則為4,941元,兩者都較社工的平均月薪為高,縱使深圳和東莞等地是重點發展試點,故吸引不少人前往,但要留下來長期發展並不容易。

以社工的工資,在深圳和東莞生活也不容易。(高仲明攝)

「外省來的社工租房要1,000多元,可能捱不住而要走,初期平均有50%會走,如果沒有走,做一年多兩年便有機會升級加薪。與深圳相比,東莞的社工多為本地人,支出較少,捱得住便沒問題。生活水平和工資對他們有影響的,正因如此,很多社工做了一段時間後不只離開了工作的地方,更離開了整個行業,也有些同學畢業後不入行。」陳安發補充,香港的社工差不多每年有機會調整工資,但內地兩三年才調整一次,自然對生活構成壓力。

深圳雖是發展社工的先導城市,但據深圳社工協會的報告,社工流失率自2008年起持續攀升,由該年8.2%到2014年升至22.2%,近幾年數字稍有回落,但仍維持在兩位數。雖說不少社工是在累積經驗後到其他城市擔任更高級的職務,有助其他地區的社會工作發展,但高流失率卻嚴重影響深圳社工機構的運作。有見及此,深圳在去年把社工的每月平均工資標準提高至10,647元,但加薪能否留住社工,仍是未知數。

在業界擔當領導角色的朱紅艷,仍希望有一天內地的專業水平會追得上香港。(高仲明攝)

昔開荒牛 今擔當領導角色

留在社福界別逾十年,在業界擔當領導角色的朱紅艷和王志偉均沒打算離開,仍希望在內地社工專業化的進程上有所貢獻。王志偉說:「這樣說可能有點殘酷,我們身邊一群同事起初也很有熱誠,但他們家庭經濟壓力較大,最終被迫離去。很感恩我們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亦沒有想過要通過這工作致富。」

對他們來說,內地社會工作發展緩慢,既是機遇也是挑戰,由於整個行業最初一片空白,晉升的機會較多,較快坐上管理層的位置,但亦因為欠缺前人帶領,有很多地方需要自己摸索。朱紅艷說,現在負責的督導工作挑戰很大,至今仍未能完全克服,「服務性的前線工作沒什麼大問題,已經熟練了,自己做案例都還好,但怎樣發展整個團隊、指引團隊的方向、提升整體的服務質素,仍是挺大的挑戰。」

朱紅艷所屬機構現時重點發展名為「老伙伴.志願行」的項目,應用時間銀行的概念,參考了香港的模式。(高仲明攝)

她所屬機構現時重點發展名為「老伙伴.志願行」的項目,應用時間銀行的概念,組織社區義工的力量,協助區內的老年人生活,項目參考了香港的概念和模式。香港的督導不只把經驗分享給深圳、東莞等地的社工,更培訓出第一批當地督導至今。內地很多社會工作都有香港的影子。縱然內地社會工作發展有了很大進步,但行內人都知道,現時內地整體水平仍有待提升,但要和香港做到資歷互認,仍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上文節錄自第167期《香港01》周報(2019年6月17日)《粵港社工十年交流記》。

相關文章:
【大灣區.社會福利】內地社工發展起步遲 從港人北上督導說起
【大灣區.社會福利】內地社工機構規模增長快 專業性未如理想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