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攝影】梳理照片推動攝影買賣 李家昇那些年的熱血與悲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寫實中帶點距離感,已故攝影大師邱良的作品曾在九十年代被沖印,由李家昇創立的OP Edition代理及發行,一度出現在攝影市場上。OP Edition是一個以限量照片為媒體的計劃,主要梳理同代人的攝影作品。在開啟這個計劃前,李家昇已從事攝影近二十年,初期主力做廣告攝影工作,慢慢在攝影圈活躍後,他受邀在攝影雜誌寫專欄,寫工作上的事,也寫一些攝影上的思考。

1992年,他與黃楚喬及劉清平合辦一本名為《女那禾多》的刊物,介紹本地的當代攝影,並隨《攝影畫報》一同出版。另一邊廂,他亦幫邱良做一份介紹數碼攝影的刊物。多年的攝影經驗告訴他,攝影圈似乎還沒有具體沖印及版數規劃,未形成市場,於是他有了創立OP Edition的想法。

承接上文:【紀實攝影】走進邱良的黑白世界 留住稍縱即逝的舊香港

李家昇指邱良既有着上一代的優美傳統,又對現代攝影持開放的態度。(高仲明攝)

「影像和照片是兩回事,影像在底片中,照片是實物。香港的攝影師拍下很多很好的影像,但變成照片的不多。外面有很多相關的知識,如何處理照片,如何做版數規劃,當時香港沒有太多這類知識,這也是為什麼香港沒有照片市場,沒有人買照片,就不會出現市場。」初期,他以當代攝影師為對象,為他們代理及發行作品。由於當時畫廊甚少,他只能到藝穗會、家俬舖等地方舉辦攝影展,反應比預期好,開始將對象延伸至邱良、顏震東、麥烽等前輩身上。

李家昇最初的想法是,藉這個計劃梳理一個攝影脈絡,在同代人之中挑選一些具代表性的作品,呈現一個年代的表述,另一方面亦可整理及保存前輩的作品。他甚至想過為每個作品做50或100版,但由於作品量多,考慮到資源有限,很多作品最後只做了10版,有些甚至只得一兩版,若有收藏家看中某幾個作品,攝影師再按數量製作。這些發行的作品都是八吋乘十吋,採用纖維紙基銀鹽相紙,有編號及攝影師的簽名,回頭再看,其實十分珍貴。

《中環中午》(蘇富比提供)

在封閉年代敞開一扇窗

這批照片保留了香港當代攝影發展的縮影,在封閉的年代,打開了一扇窗。「恰逢那個時間也多人買相,正好九七,買相的多是外國人,他們在香港工作,九七後要離開這個地方,他們會買很多照片,留下對香港的回憶。」如果李家昇將計劃延續下去,說不定會做得更有聲有色,始料不及的是邱良突然逝世,而他亦正好要移民。

1997年,風雨飄搖,許多藝術家都做着與城市相關的創作,詰問香港未來及身份問題。這次蘇富比除了展示邱良過去的50張照片外,有30多張是李家昇的創作,其中13張黑白照是在1997至1998年拍攝的,另外19張則攝於2016及2017年回港探親的旅程上。

這次蘇富比除了展示邱良過去的50張照片外,有30多張是李家昇的創作。(高仲明攝)

與邱良赤裸裸流溢出的舊日情懷不同,李家昇鏡頭下的香港充滿着後現代風格。他擅長重置及拼貼影像,照片隱隱帶有一點詩意。他在做那批黑白照時恰恰忙着移民,不是因為恐懼,純粹只是女兒要到外國讀書,「我跟太太都做廣告,很忙很忙,沒有時間照顧她,她一直跟婆婆生活,她說要走,我們便跟過去。」那一年9月,他移居加拿大,但一年內五次回港,為了策展,為了創作。

悲傷的1997

與邱良赤裸裸流溢出的舊日情懷不同,李家昇鏡頭下的香港充滿着後現代風格。他擅長重置及拼貼影像,照片隱隱帶有一點詩意。他在做那批黑白照時恰恰忙着移民,不是因為恐懼,純粹只是女兒要到外國讀書,「我跟太太都做廣告,很忙很忙,沒有時間照顧她,她一直跟婆婆生活,她說要走,我們便跟過去。」那一年9月,他移居加拿大,但一年內五次回港,為了策展,為了創作。

李家昇還記得那年的許多事。邱良在黑房暈倒,就這麼走了,來不及將客人訂下的照片沖印出來。太太創作了好些作品,借洋紫荊、英女王、香港小姐等元素來思考身份認同。他的思緒有點混雜,許多情緒交織在一起,至今依然道不出個所以然,只知一到加拿大,便想放下香港的一切,不再做關於香港的創作。李家昇說,真的是個轉捩點,無論是大時代,還是個人。如今再看當時拍下的照片,他還是無法道出箇中的細節,只輕描淡寫地說,「是以香港為本位的人如何看周邊及身份這個問題。」

《香江愛》(蘇富比提供)

有好一段日子,李家昇很忙碌,在那邊打點畫廊,忙着與加拿大的主流社會接軌,忙着代理亞洲藝術家的攝影作品。每年回香港一次,探父親和去Art Basel,直至約十年前,才重拾創作,2016年重新拍攝香港。那19張照片,刻下了一個異鄉人如何看待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我不是特意回來做,當時拍的都是snapshot。2016年,我做了一輯相,覺得不錯,2017年回來,十多天,住在北角,每天都是食早餐、探朋友,路徑都一樣。因為離開了,回來再看跟本地人看感覺不太一樣。本地人切身一點,我是遠一點,看到失去的,不只是現在的東西,而是二、三十年後的東西。」

提到變遷,他搖了搖頭,不願再說下去。他還是很關心這個地方,只是距離很遠,沒法看得透徹。偶爾他會想起邱良的照片,想起那條告士打道上的儷人,還有那些與故人一起笑談攝影的日子。

+7
+6
+5

上文節錄自第167期《香港01》周報(2019年6月17日)《銘刻靈光消逝的舊香港 憶故人—本土紀實攝影師邱良》。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