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倡藉普選平衡一國兩制 田北辰:警惕施政貼近民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愈趨激烈,年輕人、示威者以至泛民主派均開始在運動中呼喊「重啟政改」,並把民怨的疊加和爆發歸咎於特區政府未有落實「雙普選」。有關說法或許簡化了運動成因的分析,亦忽視了本港長久累積的深層次經濟民生困局,但在港府急需重建施政認受性的當下,田北辰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應該考慮,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前沿人大「831框架」重啟政改,重建管治威信。

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知道可能要負上嚴重代價甚至賠上前途,卻仍衝進立法會,因為他們對現況感到絕望,覺得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政府正視他們的訴求。(資料圖片/曾梓洋攝)

奮勇抗爭的年輕人們到底在想什麼?他們為何接二連三地走上街頭,甚至作出激烈衝擊的行動?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認為,生活的各種壓迫感,或令年輕人把矛頭指向特區政府的施政不公,而近年牽涉中國議題的政治事件帶來的無力感,更令年輕人把問題癥結歸咎於「一國兩制」不似往日般「平衡」,故有部份年輕人便期望藉示威、衝擊等途徑來「博一鋪」,「他們很know-how(熟悉)如何吸引傳媒注意,從而讓全世界都關注,現在的『一國兩制』是否開始走樣、是否傾向『一國』多於『兩制』。」

田北辰認為,部份年輕人期望藉示威、衝擊等途徑「博一鋪」,令坊間關注「一國兩制」已否失效。(高仲明攝)

年輕人盼「平衡」一國兩制

「我不認為年輕人真心想『港獨』,他們想要的是平衡、不偏不倚的『一國兩制』……我相信今時今日仍選擇留在香港的人,都不想香港變成另一個中國城市。」田北辰續說:「事實上,兩地司法系統的確有差異,就算我認為沒有(問題),香港人普遍都會覺得有。」

港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之初,田北辰已向當局提交「港人港審」方案,以提高引渡保障,可惜不獲接納;直至6月9日有數十萬計市民遊行示威要求撤回修例,林鄭仍執意把修例草案直上立法會大會二讀,導致民怨不斷升級。

田北辰形容,這正正是林鄭政府未能在北京意志和港人訴求之間尋求平衡、無法有效安撫港人對內地司法的不信任所致:「可能林鄭不介意推行『港人港審』,但(可能)是上面有人不同意,她又沒有對外說清楚……一旦你(政府)主動要做(修例),但解決不了細節上的問題,那就很容易出問題。」

中共十九大以來,嘗試扭轉以往重「兩制」 而輕「一國」的論述。(資料圖片)

支持重啟「831框架」政改

2014年8月,中央公布俗稱「831框架」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規定有意參選特首人士必須獲得按原有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選出的1,200名提名委員之半數提名,才能「出閘」競逐特首寶座。

該決議被泛民主派斥為「一錘定音」的「假普選」,及後引發長達79天的佔領中環運動,而翌年立法會表決有關方案時,則在大批建制派議員「甩轆」缺席下,遭在場民主派以大比數否決。

人大公布「831框架」,成為之後爆發佔領中環運動的導火線。(資料圖片)

隨着修例風波愈趨激烈,民主派及示威者開始在運動中呼喊「重啟政改」,並把民怨的疊加和爆發歸咎於特區政府未有落實「雙普選」。這或許簡化了運動成因,亦忽視長久累積的深層次民生困局,但在港府急需重建施政認受性的當下,田北辰認為值得考慮。

他建議,林鄭應在2020年立法會選舉前尋求中央表態支持,以全體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贊成為大前提,沿「人大831框架」重啟政改,「將『831』列為選舉單一議題,着候選人解釋支持與否,再由選民決定是否投他一票……政府只要感覺(贊成議員人數)不足三分之二,就毋須再提出來」,藉此避免社會爭拗加劇。

田北辰說,永遠不會有最好的選舉方案,但「831框架」能為本港政局帶本新氣象。(高仲明攝)

「永遠不會有最好的選舉方案,但我個人深信,即使有『831框架』,(香港)也絕對會較今天(沒有)好。」就泛民當年視「831框架」為「終極方案」而大力反對,田北辰重申,框架規定每四年必須重新選出提委會委員,因此泛民仍可透過參選提委會而推動「執位」,從而提升其政治話語權,「機制是fluent(流動)而非static(固定)的,可能頭一兩屆(委員選舉)做不到,之後三四屆可能就會做到。」

不過,在政治現實下,重啟政改必須獲得中央首肯,而中央點頭的關鍵,在於普選結果不會威脅國家安全及領土完整,因此,在重啟政改的同時,若能啟動國家安全立法,是否令陸港雙贏?對此,田北辰重申兩者皆重要,「但如果無普選而立23條,應該又有200萬人上街。」

民選特首須向民生負責

田北辰強調,重啟政改是使政府問責團隊重獲社會認受性的良方,因為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作為「一國兩制」持份者,理應都有權透過選舉制度來制衡特首人選,「如果林鄭當年是經提委會提名、再由全港市民選出來,今次(修例)她一定不會去得太盡」,從而警惕港府施政貼近民生民情,滿足中央和港人期望。

田北辰強調,如果林鄭當年是經普選方式坐上特首寶座,「她一定不會去得太盡」。(資料圖片)

回首兩年前的「七一」,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林鄭班子的就職典禮上明言,香港一旦陷入「泛政治化」的漩渦,人為的對立衝突將嚴重妨礙本港社會經濟發展。事實上,青年對現今政局的不滿,往往亦與其住屋、就業等基本需要得不到滿足有所關聯,例如政府在增加公屋供應方面乏善可陳,令青年無法安居樂業,足見管治者脫離民意,完全認識不到社會問題的根本。

「包括林鄭在內,香港回歸以來歷任特首均是高高在上,自然難以與年輕人產生連結,管治亦難見穩固。」田北辰總結,一旦重啟政改並落實普選,特首自然要對廣大選民負責,而非只向少數選委交代;而特首是否有能力拉近與年輕人的距離,藉改善民生滿足青年生活所需,將成為政府重建管治威信的關鍵。

執行「一國兩制」的管治者必須因時制宜,才能確保它行之有效。(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上文節錄自第170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8日)的《解青年心結 補撕裂由聆聽開始》。

相關文章:
【管治思維】半世紀前迷失一代重生的啟示  社會改革如何上路
【管治思維】聽四代人之苦 解民生困局
【01周報社論】收拾心情再出發 香港此刻要什麼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