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網紅】無齡感老人打動網民 老年問題不容小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長者為自己建立起一個獨特的老年文化,甚至超越年輕人文化,吸引更多外媒和研究者。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會》一書中提出「老年人公害綜合群」現象:年輕人的慾望在不斷萎縮,活力滿滿的老年人則引人注目,領導者或企業高層的高齡化已是家常便飯。

承接上文:
【長者網紅】營造第二人生 老年人玩轉互聯網背後故事是?

年輕網紅已經步進審美疲勞的怪圈,卸下工作和生活重擔的長者逐漸走入大眾視野,並予人驚喜連連。這些長者當初只單純想分享自己的愛好,或者純粹堅持自己的習慣,卻無意間在互聯網世界受到廣泛關注。網紅長者能夠引領潮流的原因,或許就是他們那份無視年齡束縛的心態,這正為不同年齡階層的人帶來啟發。

西班牙潮流分析師蒙特斯(Raquel Sanchez Montes)感嘆,「潮流對於中國長者而言,就是無意識地追求舒適簡便及耐穿,方便他們生活和勞動。」中國長者的影響力是「潤物細無聲」,看似不起眼的行為卻引來大家關注,甚至出現長者表情包等流行符號,足以影響了幾代人。

被稱為「潮爺」的張雙利有帥氣形象,吸引不少年輕粉絲合影。(視覺中國)

這些中國老年文化現象,源自長者的出身背景。他們經歷許多歷史大事件,仍舊樂觀生活。他們和新中國的歷史發展一起成長,社會的變遷在他們的身上留下烙印。他們曾經習慣集體生活,現在需要廣場舞或其他群體活動,帶領他們重溫集體回憶。他們曾經身處樸素年代,現在需要用誇張的審美觀和物質消費來彌補當年的匱乏。

另一方面,網紅長者的確也是不服老的體現。在這個信息爆炸的年代,這群老年網紅證明他們可以和年輕人一樣,懂得使用社交平台,欣賞潮流事物,建造自己的文化圈。只要心態開放,不管年齡,都可以打敗時間。

廣場舞達人胡暉緊跟潮流,錄了一些跳舞視頻發佈到網上。(視覺中國)

2015年,白髮蒼蒼卻滿身肌肉的王德順爺爺,帶着瀟灑的氣場和自信的步伐走上時裝伸展台,向世人展現了一個不一樣的老年風采。王德順年輕時是話劇演員,如今在耄耋之年再次走紅,憑藉長者少見的滿滿自信和魁梧體格,被網友稱為「老鮮肉」、「最帥大爺」,一夜成名,而且追捧者眾。

2014年,中國作家三盅炒紅了一個名詞—「無齡感」(agelessness)。三盅這樣定義:拋開年齡的約束,跟隨自己的心意,保持一份與年齡無關、率性而行的生活方式。

熱愛健身的王德順老人自信滿滿展現滿身肌肉,驚艷時尚舞台。(視覺中國)

其實,這並不是一個新的定義,早在1999年,東倫敦大學的政治心理學教授安德魯斯(Molly Andrews)在論文《無齡感的誘惑》(The Seductiveness of Agelessness)中率先提出。「無齡感」是一種信念,保持年輕活力,並積極參與體育及社會活動。

中國的網紅長者就是一群無齡感的人。正如三盅所言,生命只有疲憊時,沒有衰老時。而且,不少中國長者「有錢又有閒」,令無齡感變成普遍現象。

長者網紅催谷銀髮經濟

2018年1月,內地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刊登告示,招募60歲以上的長者擔任淘寶資深用戶研究專員。這個年薪高達40萬元人民幣的崗位不限學歷,但需具備一年以上網購經驗,擁有穩定的中老年群體圈子,在群體中有較大影響力(例如廣場舞KOL或居委會成員)。

淘寶收到了3000多份簡歷,被選出來的長者備受關注。(視覺中國)

消息一出,不少年輕人對老年人刮目相看,網友不禁吐槽:「我媽都賺得比我多了。」

可見,長者已經成為日常生活中的意見領袖,他們的帶貨(內地網絡用語,指明星等公眾人物帶動商品銷售的作用)能力不亞於年輕網紅。網友們見過這則招聘後,甚至戲稱,「誰掌握了大媽,誰就掌握了經濟」。銀髮族趨增,他們比過去更加富裕,也更加願意花錢,這些因素都直接助長了銀髮經濟。

2018年,社交平台Instagram的數據顯示,老年網紅的粉絲總數達730萬,可說是一個亟待開發的市場。

根據內地企鵝智庫發布的《互聯網第一戰場:2019泛內容消費趨勢報告》,觀看短視頻的網民當中,老年群體佔58.6%,位列主要觀看網絡內容的第二位。每天觀看短視頻逾一小時的網民當中,長者則佔14.7%。根據國務院起草的人口發展規劃,2030年長者或佔中國人口四分之一,銀髮經濟潛力無限。

中國老齡協會發布的《需求側視角下老年人消費及需求意願研究報告》預計,2020年老年消費市場規模將達3.79萬億元人民幣。新興的網絡消費和智能消費,將逐步提升長者晚年的生活質素。

誠然,網紅長者的出現似乎令人看到希望,讓一部份長者得到了社會大眾的關注和重視,有了精神寄託。但是,這並不意味着老年問題已得到解決。

如今,老年網民愈來愈多,是一個潛力無限的市場。(視覺中國)

漠視退保制度晚景困頓

大熱的內地電視劇《都挺好》講述中國式家庭的養老問題,當中的主角是許許多多中國長者的縮影。劇中的主人公蘇大強懦弱、貪財、好吃懶做、容易被騙,對兒女無止境索取。該劇亦反映了基層長者經濟困頓、沒人陪伴的苦況。

內地長者可以享受養老金制度,但是,2019年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發布《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顯示,養老金制度的隱憂正逐漸浮現,養老金入不敷出、兩極分化的問題漸趨嚴重。這意味着長者的養老金根本並不夠用,並且政府養老金也面臨收支缺口。

解決物質上的困頓是安老的基礎。香港沒有全民退休金,而且缺乏退休保障制度,大多數長者依賴積蓄度日。政府數據顯示,有三成貧困人口是長者。愈來愈龐大的長者群體,為政府和社會帶來不少壓力。

空巢長者尋找生活意義

此外,長者如此沉迷互聯網,或許因為在現實生活感到孤獨。根據聯合國2017年發布的《世界人口展望》,預計2050年中國的空巢長者將達到2.46億。家庭養老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許多空巢長者不得不自娛自樂,尋找晚年生活的意義。

大家津津樂道的日本共居養老模式,就是一群長者自發一起居住,彼此互相照應。雖然不少人認為網絡世界複雜,聯繫性不如現實緊密,但是多一種渠道關照長者,也是多一種可能。

長者問題不容小覷。(視覺中國)

不少國家開始邁向高齡化社會,老年問題不容忽視。當我們欣喜於網紅長者的自信和活力,也需要憂患於未能紓解的長者問題,想想如何使未來出現一個青老共生的和諧社會。

上文節錄自第170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8日)《銀髮族勇闖網絡新世界 中國長者爭做「網紅」》,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相關文章:
【長者網紅】營造第二人生 老年人玩轉互聯網背後故事是?
【銀髮時尚】香港最老Model 96歲的少女心:我喜歡紅色、連身裙
拓銀髮市場宜顧及長者需要 政府須監管不良營商手法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