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金價暴漲 黃金或迎來「黃金時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剛剛過去的6月,黃金價格持續攀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旗下黃金期貨(COMEX Gold)價格一度突破1,440美元關口,報1,442.9美元/盎司,創近六年來的新高。自6月以來,截至7月5日,國際金價累計漲幅已經超過8%,貢獻了2019年絕大部份漲幅。多名金融機構的經濟師分析,在全球政經動盪以及美元的信用逐漸下降等因素下,預料未來將再進入「黃金時代」。

由於全球黃金產量較為穩定,國際金價主要由黃金需求驅動。世界黃金協會(World Gold Council)的資料顯示,全球黃金需求主要由珠寶需求、投資需求和工業需求組成。目前,珠寶需求約佔總需求的一半,而投資需求約佔總需求的40%左右。

從需求量的波動來看,投資需求的波動幅度最大,因此是影響黃金價格的主要因素。2001年至2011年,投資佔黃金總需求的佔比從9.6%上升至40.3%,造就了十年黃金牛市。十年間,國際金價從256美元/盎司漲至歷史最高點1,895美元/盎司。

避險減息推動國際金價暴漲

近期,受市場避險情緒高漲和聯儲局減息預期增強的雙重影響,黃金的投資需求再次增加。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6月以來美國黃金ETF持倉量增加約40噸,漲至800噸左右。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數據顯示,6月以來COMEX黃金期貨未平倉頭寸數量由約50萬張上漲至61萬張左右。

全球政治經濟局勢動盪是推動市場避險情緒增加的主要因素。國際貿易方面,2018年中美貿易戰打響以來,保護主義思潮正在摧毀數十年全球化的成果。儘管在6月29日結束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中美領導人確認雙方將重啟貿易磋商,但是貿易保護主義仍在全球範圍內擴張。

上周四(7月4日),日本正式開始限制對韓國出口部份半導體和OLED顯示屏材料。同一天,美國向國際貿易組織(WTO)上訴稱,印度對美國產品加徵的額外關稅違反了1994年修訂的「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

地緣政治方面,美國與伊朗的關係日漸惡化。根據伊朗學生通訊社上周一(7月1日)報道,伊朗外長扎里夫(Mohammad Zarif)表示,伊朗的濃縮鈾庫存已超過《伊朗核協議》中的300公斤限制。對此,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伊朗這是在「玩火」。白宮隨後發表聲明稱,將會繼續加大對伊朗的制裁。

此外,美國聯儲局減息預期的增強也對黃金價格形成有力支撐。國際市場上,黃金等大宗商品均以美元計價,所以黃金價格與美元指數呈現顯著的負相關關係。當聯儲局減息時,美元資產的投資回報率會下降,資金會流出美國,最終導致美元貶值。因此,美國減息通常會削弱美元,增強金價。

美國聯儲局減息預期的增強也對黃金價格形成有力支撐。(視覺中國)

聯儲局在6月19日的議息會議中雖然決定維持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區間不變,但是在政策聲明中刪除了對利率政策保持「耐心」的表述,並將2019年個人消費支出價格指數(PCE)的通脹預測由3月份的1.8%下調至1.5%。市場普遍認為,聯儲局措辭的軟化是在為減息提供預期準備。

上周一,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公布的6月美國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為51.7,呈持續下降趨勢,創下2016年10月以來的新低。宏觀經濟數據顯示,美國經濟面臨衰退,2019年下半年美國極有可能通過減息刺激經濟。因此,美元指數在近期持續走弱,並推動本輪國際金價上漲。

國際金價上漲行情能否持續?

目前,黃金價格已經漲至近六年來的高位。那麼,未來國際金價是否還有上漲空間?上周四在香港舉行的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交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洪灝和天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均表示看好黃金在未來大類資產配置中的表現。

未來,投資者的避險需求將成為拉動國際金價的主要因素。首先,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各國政府的量化寬鬆政策正在逐漸失去效力,全球經濟面臨再次衰退的風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4月份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顯示,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將由1月份的3.5%降至3.3%,為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點。

G20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出席會議。(視覺中國)

其次,全球政治經濟局勢正處於變革期,為全球經濟帶來極大不確定性。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標誌着民粹主義走向全球政治舞台的中心。民粹主義的崛起帶來了反全球化浪潮和貿易保護主義。貿易戰和各類以鄰為壑的經濟政策都是本輪變革的副產物。未來,數十年全球化進程所形成的全球工業鏈和貿易鏈將受到嚴重挑戰。

民粹化的世界不僅將影響全球經濟的整體性,也將加劇地緣衝突的風險。目前,中東的局勢仍然十分不穩定。雖然ISIS等極端組織的擴張已經得到遏制,但是美國、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國家的衝突形勢依然十分嚴峻。地緣衝突爆發的風險加劇了全球政治經濟局勢的動盪。

最後,黃金一直被投資者看作穩定性較強的避險資產。當資本市場劇烈震盪時,黃金的需求也將隨之上升。

2009年至今,美國股市已經經歷了長達十年的大牛市,也積累了一定的資本泡沫。當經濟再次陷入衰退時,美國股市可能會急速下行。因此,從對沖美國股市下行風險的角度來看,未來黃金在資產配置中的地位也將上升。

當然,市場分析師對黃金長期走勢的看法並不一致。中國中信期貨研究報告呼籲投資者在黃金市場高歌猛進時保持冷靜。中信期貨的分析師指支撐目前金價的主要因素之一—聯儲局減息預期在未來很難實現。

報告分析,中美元首在G20峰會的會晤將緩和中美貿易戰局勢。隨着美國外部需求改善,內需也有望重新擴張。由於聯儲局政策的目標是保持經濟平穩有序擴張,在經濟擴張的同時選擇減息容易導致經濟過熱。因此聯儲局在中美貿易戰緩和的情況下繼續減息的可能性較小。此外,中美貿易戰緩和也將推動人民幣匯率上漲,中國國內的金價或將因人民幣升值而下降。

審視黃金投資價值的新角度

如果從未來黃金的價值角度分析,黃金的貨幣屬性或許能夠為投資者提供審視黃金投資價值的新角度。黃金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承擔國際貨幣的角色,或者為國際貨幣提供信用背書。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宣布美元正式與黃金脫鈎之後,黃金才真正退出國際貨幣的舞台。

黃金價格暴漲,但消費者購買力不減。(視覺中國)

自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替代黃金位置的美元一直承擔着主要國際結算貨幣的角色。即使在1971年失去黃金背書之後,由美國政府信用擔保的美元的價值依舊堅挺。然而,隨着美國經濟一家獨大的局面被打破,以及美國市場在全球貿易體系中地位的下降,美國政府能夠確保的美元購買力所對應的市場正在相對縮小。

此外,美國政府濫發國債的行為也在削弱美元的可靠性。美國財政部資料顯示,2019年2月11日,美國的國家公共債務正式突破22萬億美元。特朗普政府在2018財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為美債支付的利息高達5,230億美元,相當於每天支付14.3億美元。如今,美國公共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已經超過了100%,並且還在迅速增長中

更令市場擔憂的是,美國政府對不斷惡化的財政赤字和不斷增長的債務規模採取放任的態度。去年12月,特朗普曾在一次債務討論中表示,當債務危機爆發時「我就不在位了」(I won’t be here)。如果美國習慣了利用美元的優勢地位借錢「過日子」,而缺乏承擔債務的責任感,那麼美國國家信用對美元背書的能力就值得質疑了。

新興市場積極吸「金」

在這種情況下,黃金的貨幣屬性重新獲得市場的關注。世界黃金協會的數據顯示,全球央行增持黃金儲備的速度正在加快。2018年俄羅斯央行曾一度清空美債儲備,轉而買入274.3噸黃金。2019年一季度,全球央行共買入黃金145.5噸,較去年同期增長68%,新興市場國家央行是最大的黃金買家。

中國南京,市民在選購黃金首飾。(視覺中國)

中國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認為,新興市場已經把提高黃金儲備佔比作為國際儲備多元化的一大方向。自21世紀以來,中國、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等新興經濟體一直是最熱情的黃金購買方,未來若干年,新興市場經濟體央行的購買需求仍將是支撐國際金價上行的重要動力。

「貨幣天然不是金銀,但金銀天然是貨幣」,德國哲學家馬克思(Karl Marx)的名言點出了黃金的天然貨幣屬性。未來,隨着美元信用的逐漸下降,以及國際貨幣體系的多元化進程,黃金的貨幣屬性或將重新登上歷史舞台,再次迎來屬於自己的「黃金時代」。

上文節錄自第170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8日)《國際金價暴漲 黃金或迎來「黃金時代」》。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