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組人員過勞.二】勞累至「認知閃爍」 港曾有機師倦極失視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參考國際民航組織(ICAO)定義,疲勞(Fatigue)是反映機組人員受睡眠不足、生理時鐘混亂、工作量過重等負面因素影響,導致執行能力變差的生理狀態,有機會損害擔當飛行安全相關職責的能力。

雖然香港至今未有發生因機組人員過勞所致的大型空難,但台灣等地過往亦發生多宗與過勞有關的航空意外,釀成多人傷亡。

到底疲勞會如何影響機師、空服員的判斷能力?

承接上文:
【機組人員過勞.​一】直踩12小時  機師:靠意志撐住唔好瞓

機師長時間工作,難免會出現疲勞。(資料圖片)

參考國際民航組織(ICAO)定義,疲勞(Fatigue)是反映機組人員受睡眠不足、生理時鐘混亂、工作量過重等負面因素影響,導致執行能力和警覺性變差的生理狀態,有機會損害擔當飛行安全相關職責的能力,亦是近年多宗嚴重航空事故的主要成因。

疲勞與航空意外的關係,亦早有研究證明。美國太空總署埃姆斯研究中心(NASA Ames Research Center)航空學者Becky L. Hooey和David C. Foyle亦曾於其著作《Human Performance Modeling in Aviation》提到,民航業勞動環境惡劣、工作壓力龐大會使機組人員陷入「精神閃爍」(Mental Blinks)狀態,大腦認知功能因不勝負荷而短暫停擺,導致人員無法準確解讀周遭資訊、未能識別及避免潛在危險情況發生,有影響飛行安全之虞。

近年多宗大型航空意外,成因均是機組人員過勞疏忽所導致。(網上圖片)

Hooey和Foyle解釋,有賴科技進步和自動化技術普及,現今機組人員的標準作業程序(SOPs)已經大為簡略,但機師仍須透過一連串繁複流程,手動操控飛機進行升降、滑行(Taxi)、進場(Approach)及離場(Departure)等特定動作,而操作過程中所產生的精神壓力,以及擔憂出錯導致受罰、意外等嚴重後果的恐懼感,亦會隨着機師工作時間延長而累積,導致疲勞加劇,影響工作表現。

標準作業程序(SOPs)是一套對應各種情況的檢查清單(Checklist),規範機組人員的工作流程,由飛機起降等一般程序,到處理引擎故障、疏散乘客逃生等緊急程序均有涵蓋。不同航線、航空公司和飛機型號均有其特定標準作業程序,但格式和內容均大同小異。

機師須按照繁複的標準作業程序,手動操控飛機進行升降等動作,疲勞會隨時間增長而加劇。(網上圖片)

港飛機升降量激增

香港貴為國際航空樞紐,航班升降量和客貨吞吐量均屬全球首列。機場管理局資料顯示,香港國際機場飛機升降由2009年約2.7萬架次,大漲54%至2018年逾3.7萬架次,而客貨吞吐量亦由當年僅407.5萬人次及32.9萬公噸,激增至目前651萬人次及43.8萬公噸(見下表)。

在近年廉價航空興起引發激烈競爭下,各大本地航空公司為吸引旅客,紛紛加開即日來回(Turnaround)的中短途通宵航班,來往東南亞等旅遊熱點,導致空勤人員工作量激增。

港曾有機師值勤期間入睡、失明

2015年7月,國泰一名機長駕駛貨機飛近美國安克拉治(Anchorage)市期間,疑因過度疲憊而打瞌睡,須由副機長喚醒並敦促其進入機場航道並進行降落程序,引起軒然大波。儘管國泰其後向民航處遞交報告,指未有證據顯示兩名機師曾於操控飛機期間睡着,仍無助平息各界批評。

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亦曾於2012年訪問1,900名曾經在即日來回「紅眼航班」當值的機組人員,當中有三成受訪者指在去程時覺得「完全清醒」或「部份清醒」;但到回程的時候,僅剩下1%受訪者仍然覺得「部份清醒」,多達七成人形容在極度疲累下難以集中精神、體力完全透支,情況令人憂慮。

2012年,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曾就「紅眼航班」向政府請願。(職工盟圖片)

今年初,國泰也接連發生兩宗機師疑因過勞導致身體不適、繼而喪失工作能力的嚴重事故。翻查運輸及房屋局轄下民航意外調查機構(AAIA)的初步報告,兩宗事故均是機長於飛機航行期間,報稱突然失去正常視力,須由副機長接掌指揮權,並向空管人員要求優先降落香港機場,以便尋求醫療協助,事件中無人受傷。

雖然上述兩宗事故的實際成因尚待查明,不過據眼科專科醫生龐朝輝分析,機師長時間逗留於狹窄的駕駛艙內用神工作,疲勞加上血液循環不良,容易形成血栓壓迫視網膜神經,出現視野變窄、模糊甚至黑視(Blackout)等症狀,恐妨礙其閱讀飛機儀器數據,提高操作失誤引致意外的風險。

龐朝輝指,機師疲勞加上血液循環不良,容易形成血栓壓迫視網膜神經,提高意外風險。(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台2015年曾爆過勞空難

機組人員過勞引致意外,絕非危言聳聽。2015年2月,台灣復興航空(2016年結業)一班自高雄起飛的客機,傍晚在澎湖降落時不幸墜毀,連計機上四名機組人員總共48人罹難,屬台灣近年傷亡最慘重的空難。翌年台灣民航局發表調查報告,指出事發時正、副機長未有遵從標準程序操作飛機,加上疲勞導致警覺性下降,未能留意飛機降落時嚴重偏離跑道、擦撞旁邊障礙物導致意外。

調查報告更指出,該兩名機師在駕駛失事客機前三日,每日須於多達六班內陸航班值勤,日均工時長逾10小時,加上多次執行飛機升降程序,其身心疲勞程度已經到達「足以顯著降低其飛航操作表現之水準」。至於為何航空公司安排該兩名機師負責如此密集的飛行職務,當局分析指,管理層僅以當地民航法例最低人力和休息規定經營,雖一時提高利潤,長遠卻犧牲員工健康和飛行安全。

2015年2月,一架復航客機於澎湖降落時不幸墜毀,總共48人罹難。(網上圖片)

上文節錄自第17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8月19日)《機師、空服員過勞嚴重  疲勞管理制度亟待改革》。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