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來】2024年重返月球 NASA還欠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取名自希臘神話中阿波羅胞姊,美國太空總署(NASA)將於2024年開始展開「阿緹蜜絲」(Artemis)計劃,在阿波羅任務完成五十多年後,再度重返月球,繼而前往火星。在這甚具挑戰的時限,除了興建中的月球太空站Gateway已被逼「縮水」、超級火箭SLS超支延期、登陸器也未有定案之外,NASA要如期登月,還需要甚麼?

承接上文:
太空站與載具進度落後   NASA可如期載人重返月球?

阿波羅時代的太空衣皆為度身訂造,而且相當笨重。圖為執行阿波羅11號任務的太空人艾德靈(Buzz Aldrin),在月球準備展開實驗。(Getty Images)

開發進度不如預期的還不止載具。NASA舊有的太空衣老化和損毀,雖然已投資三個項目以研製新太空衣,但NASA監察長辦公室(OIG)2017年的報告指,這些項目進度緩慢,未必能及時預備好供深太空探索,問題很大程度源於多年來NASA的計劃一再變更,目的地一直未明。

小布殊的星座計劃試圖派人重返月球;奧巴馬則改變為前往小行星、火星,或到月球「附近」。每個目的地的溫度、重力、輻射等各異,以致太空衣設計要不斷改動。「考慮和設計太空衣時需要知道的一個重要因素是,我們究竟要去哪裏、進行什麼任務。」負責該報告的OIG項目經理Letisha Antone解釋。

女性登月穿什麼?

但即使特朗普已定下目的地,對太空衣的設計進度似乎未有太大幫助,因為阿緹蜜絲的太空人要做什麼是設計太空衣一大關鍵,而現時卻未有具體計劃。布列登斯廷只說新太空衣將適用於多個太空位置,他在上月中的參議院商務委員會聽證會上說:「我們正尋找一個具彈性的太空衣結構,既可用於低地球軌道,也可在月球使用。」又透露計劃於2020年內在國際太空站測試部份新太空衣,2023年才準備好功能完整、供阿緹蜜絲計劃用的新太空衣:「假若阿緹蜜絲能取得資金,將可加快進度。」

前美國總統喬治布殊(圖)曾希望藉星座計劃載人重返月球,繼任的奧馬巴則取消並建議改往小行星。計劃變換是新太空衣研發進度落後一大原因。(Getty Images)

Collins Aerospace認為他們可滿足NASA的需要。上月中他們發布了「下一代太空衣」原型,將可用於前往月球表面的短程旅途。總經理Allen Flynt介紹,該太空衣可按不同地點來調校:「你可改變制服的組件,例如手臂和腳位,令它更靈活,這取決於目的地。」在新太空衣胸口有一個裝有電子組件的控制盒,比過往的太空衣版本都細小。而任何人穿上後都可以扭腰,這是阿波羅太空人做不到的,所以,他們在月球上的活動受極多掣肘,跌倒時較難翻身。「你可以看到阿波羅(任務)的太空人要在月球表面彈跳,會有明顯風險。但這件新太空衣穿上後仍可保持肢體自然活動,而我們認為這靈活性十分關鍵。」 Collins Aerospace高級科學家、NASA前太空人Dan Burbank解釋。

此外,阿波羅的太空衣是為每個太空人度身訂造的,Collins Aerospace則聲稱其太空衣可盡量滿足不同體型,這亦是現時國際太空站未有的服務。NASA曾計劃在3月底舉行首次全女班太空漫步,最後卻因欠缺尺寸合適的太空衣而取消。這點或許對阿緹蜜斯計劃特別重要,因為岩士唐在阿波羅任務成了「登月第一(男)人」,而布列登斯廷已多次重複,這次將會載第一名女性登月。「沒有細碼或加細碼,所以那些體型較小的女性機員,現時就沒有適合的太空衣。」 Burbank解釋,「而這太空衣創新在於,它的上身部份採取混合式設計,所以兩個基本設計已可滿足99%太空人。」他們預計12至18個月內可有最後成品。

NASA曾計劃於本年三月展開首次「全女班」太空漫步,最後竟因太空衣「斷碼」而取消。圖為預定參與者之一Anne McClain。(Getty Images)

登月的決心

NASA可能有辦法克服技術難關,但要趕上這條緊逼的死線,終究整個阿緹蜜絲計劃需要更多資金。特朗普曾向國會為NASA申請來年額外增加16億美元,以資助阿緹蜜絲計劃,但被否決。而布列登斯廷估計,阿緹蜜絲未來五年計劃的成本需要在NASA每年平均預算以上多加200億至300億美元,這資金要求幾乎要回到阿波羅時代。

在年度預算已成定局下,NASA或只能以持續的決議作為臨時手段,從國會取得額外預算。但這樣的話,NASA的項目將只能獲得最低限度資助,或會窒礙發展。布列登斯廷上月中在聽證會上批評這種可能性:「現實是,我們將不會投資到該投資的地方。但更差的是,我們還會持續投資到毋須投資的地方。所以當我們最終要持續決議的話,其實是浪費金錢,這正是我一大憂慮。」

NASA署長布列登斯廷希望,國會未來數年能撥出足夠資金支持阿緹蜜絲計劃,持續決議式的資助只會同時窒礙NASA其他發展。(Getty Images)

誠然,阿波羅計劃終止的一大原因,固然是政府全力開水喉支持這舊有模式不可能持續。與追求利益的商界合作分擔成本,理應是更好的做法,但NASA也會因此承擔風險。以往即使1967年阿波羅1號測試火災令三名太空人死亡,NASA仍可承受壓力繼續前進。而商界則對市場和虧損較敏感,其參與與否是不確定因素,令2024年可否達成目標更微妙。

五十多年前,甘迺迪給了近九年時間讓阿波羅號實現載人登月任務,如今特朗普只願意給阿緹蜜絲五年,難怪有說法質疑特朗普是否刻意讓NASA失敗。阿緹蜜絲這些技術和組織難題是否無法克服?說到底,就如德裔火箭設計大師馮布朗(Wernher von Braun)在1964年在美國國會說:「去月球有很多方式,這是時間、成本和信心的問題。」

相關文章:

非土豪式炫耀 富豪爭相遊太空
太空酒店整裝待發 可行還是願景?
太空站勁燒錢 NASA擬商業化開財路
藉商業化建太空霸權 美國重蹈列根年代覆轍?

貝佐斯的藍月美夢 上太空拯救地球
貝佐斯重提70年代意念 「奧尼爾圓筒」是甚麼?
實現殖民太空夢 貝佐斯的第一步是什麼?
貝佐斯要上太空救地球 亞馬遜卻是暖化幫兇

NASA雙胞胎實驗出爐 停留太空一年人體變化是…
NASA雙胞胎實驗 留下問題比答案多

衛星互聯網重臨 新太空競賽經已展開? 互聯網衛星籠罩地球 加劇太空垃圾危機?

太空垃圾為患 是時候清垃圾了

新太空時代:從政治角力到商業競賽
特朗普命NASA轉型 太空商業化未得美國人心

上文節錄自第17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8月19日)《2024年返月球 NASA準備好嗎?》。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