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組人員過勞.​六】資方威權盛行 提高勞工話語權方是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華航空服員藉罷工爭取改善多項勞動條件,着實鼓勵了許多當地其他航空公司的空勤人員,投身工運行列。

但在航空公司威權管治下,員工因組建工會、擔任工會職務或參與工業行動而遭資方辱罵,甚至秋後算賬,亦時有發生。

勞方要勝過資方壓迫、重奪在勞動權益談判的話語權,依林佳瑋之見,有何出路?

承接上文
【機組人員過勞.​五】專訪華航罷工推手 「勞權靠自己爭取」

中華航空空服員藉罷工爭取改善多項勞動條件,着實鼓勵了許多其他航空公司的空勤人員投身工運行列。其中以實施高壓「零工會」政策著稱的長榮航空,多達1,500名空服員在時任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桃空職)秘書長的林佳瑋協助下,於華航空服員罷工後兩個多月內取得團體協約資格,並成功籌組該公司創立30年來首個空勤人員職業工會,現今有超過3,000名會員。

在華航罷工後,林佳瑋致力協助當地其他航空公司的空勤人員建立工會。(黃舒慧攝)

林佳瑋形容,與華航未有明文禁止員工參與工運不同,長榮對於工運的態度更為強硬。她舉例說,多年來長榮招聘空服員時,均會在筆試中加入有關是否支持公司籌組工會的問題,以及在面試期間詢問應徵者「如果公司內部有暢通的溝通管道,是否還需要工會的存在?」假若應徵者表明有意參與工運或加入工會,便很大機會不予錄取。

近年各大國際航空公司均主張性別平等,長榮卻一反潮流,長年僅開放女性應徵空服員職位,至今年才首度招聘男性空服員。林佳瑋引述工會資料指,長榮傾向聘請剛從大學畢業、性格柔順且服從性高的年輕女性擔任空服員,推測是與管理層認為有關特質較容易接受該公司一貫的「威權管理」,「她們是社會新鮮人、尤如一張『白紙』,自然對勞工權益方面比較陌生,亦不太敢發表意見。」

長榮素來以鐵腕「零公會」政策著稱,直至2016年華航空服員罷工後,才能成立首個工會。(中央社)

今年1月,一名外籍胖漢乘搭一班由美國洛杉磯到台北的長榮客機期間,以手臂受傷無法施力為由,要求空服員協助他如廁後清潔屁股,涉事員工現身說法時更因不甘受辱,一度哭成淚人。

事後另一名涉事空服員因不忿公司未有禁止該名乘客上機,撰文批評公司未有就乘客無理要求主動慰問員工,行政處理上亦是「推來推去」,「公司按著(着)SOP(標準操作程序)處理事情非常正確,就是少了點溫度……知道我為甚麼說不要來考我們公司了吧。」

「空服員的主要職責雖然是照顧客人,但空服員都是有尊嚴的人,不可以一直被壓榨而默不作聲。」林佳瑋形容,基層空服員經常因害怕被公司懲處,不敢拒絕乘客搬運大型行李、協助脫褲如廁等無理要求,甚至曾有空服員在詢問患病乘客需否戴口罩後,因被投訴「詛咒客人」而遭航空公司處分,「僱主不主動保護僱員,反而教導他們要逆來順受,這一點都不合理。」

郭姓長榮航空空姐早前爆料外籍男子要求幫擦屁股,淚訴公司未能保護員工權益。(資料圖片)

秋後算賬常見 勞方反擊困難

在企業威權管治下,員工因參與工會或投身工運而遭秋後算賬,亦時有發生。例如在華航任職空服員十多年、身為2016年華航空服員工潮發起人之一的桃空職理事林馨怡,於工潮後翌年便因擔任罷工周年記者會的主持人,遭華航以破壞勞資關係、年度考核成績不理想及違反空勤人員工作守則為由,召開紀律聆訊並提出解僱處分。

為反駁資方說法,桃空職向傳媒公開林馨怡的年度考核報告,指林該年獲得多達七項最佳服務嘉許和27項優點,說明其工作表現極佳,但資方卻誇大其未有攜帶職員證上班、遲到和遲交文件等輕微錯失,實與打壓工會無異。但華航其後堅稱,有關處分與林身為工會負責人無關,並強調「對於公司治理權及形象,絕對捍衛到底」。

林馨怡因擔任罷工周年記者會的主持人,遭公司秋後算賬。(黃舒慧攝)

台灣勞動部審議有關個案後,裁決資方向林馨怡下達解僱處分屬「不當勞動行為」,並指管理層「需尊重工會的言論與活動自由」,但華航卻漠視勞動部的裁決結果,直接對林馨怡下達解僱處分,惹來大眾非議。

林佳瑋批評,雖然台灣《工會法》明文規定,僱主不能因僱員參加工會活動、加入工會或擔任工會職務而將其降職或解僱,但資方仍可透過紀律聆訊、故意指派疲勞更次、扣減年終獎金等行政方式,讓員工就勞資不平等現象噤聲;就算勞工當局裁定有關做法不當,資方亦可藉其龐大財力發動民事訴訟、變相以拖待變,或者無視裁決繼續向勞方施壓。

除了林馨怡,尚有兩名工會負責人因抗議資方「血汗勞動」,遭華航以影響企業聲譽為由懲處。(桃空職Facebook圖片)

「靠資方,倒不如靠自己」

要勝過資方壓迫,林佳瑋重申,加強現有勞工法例保障,以及提升勞工在勞資協商和勞動權益政策制訂上的話語權,才是確保勞方「打勝仗」的不二法門,「與其然靠別人(資方)來保護自己,倒不如靠自己(勞工)保護自己。」

相比台灣的勞工法例,香港的勞工法例更為乏善可陳。雖然《基本法》明文保障港人罷工和組織工會的權利,但根據現行《僱傭條例》,資方有權即時解僱事前未獲管理層同意、在「適當時間」(工作以外時間)以外時間參與罷工的員工,足見上述法定保障形同虛設。至於拉鋸多年均未能確立的集體談判權(台稱團體協商權),目前僅能依賴資方主動接觸工會以制訂勞資協議,工會若事前未獲資方認可,則無權進行談判。

香港勞工界爭取集體體談判權多年不果。(紅出版社提供)

不過,林佳瑋認為,儘管本港勞工法例較不利於勞方發動工潮,但相對台灣勞方普遍缺乏資源和動員能力、「每次行動均要挨家挨戶去(跟不同工會和組織)談合作」,本港勞方一般與政黨、傳媒、學界、智庫及勞權組織等關係緊密,較容易爭取社會支持、進而逼使資方讓步,可供台灣工運未來發展借鏡。

上述「工人參政」的理念,也推動了林佳瑋於今年6月接受台灣政黨時代力量邀請,參選2020年桃園市立法委員選舉。「現時來自財團、企業的選票太多了,」她認真說,「必須要有代表基層勞工選民的票進入政府,才能把他們的聲音傳達到上面(當政者)去。」

今年6月,林佳瑋接受台灣政黨邀請,參選2020年桃園市立法委員選舉。(林佳瑋競選Facebook專頁圖片)

至於本港工運的未來發展方向,林佳瑋也認為,香港目前欠缺可為其所屬行業界別發聲的「勞工代表」,進入立法會、政府等議政架構直接表達勞工訴求,既無助填補現有勞工法例漏洞,亦導致勞方屢屢在工時、薪酬等勞資爭議上缺乏議價能力,「參政也好,罷工也好,如何推動資方、政府正視問題所在,再著力逼使他們動手去做去改,才是重新確立勞動權益的首要關鍵」。

相關機組人員過勞系列報道:
【機組人員過勞.​一】直踩12小時  機師:靠意志撐住唔好瞓
【機組人員過勞.二】勞累至「認知閃爍」 港曾有機師倦極失視力
【機組人員過勞.三】機師、空服員成「最低公約數」
【機組人員過勞.四】 疲勞管理制度存漏洞 催生「漏網之魚」

上文節錄自第17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8月19日)《專訪台灣空服工運推手  林佳瑋:勞權要靠自己爭取》。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