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電影現撤檔潮 電影業面臨嚴峻考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個夏天多部作品的暑期撤檔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管虎導演、華誼兄弟出品的《八佰》是最典型案例,說明了在無明確規則之下,投資方的風險可以多大?

承接上文:
官方禁內地電影報名  金馬獎成兩岸政治磨心?

《八佰》講述抗日戰爭期間發生在上海四行倉庫的故事,電影本來安排在7月全國公映,最終卻遭撤檔。(《八佰》劇照)

這部曾被譽為全年最被期待的戰爭及愛國主義大片,原本把全國公映檔期定在7月5日。影片的主線並不陌生,是抗日戰爭期間發生在上海四行倉庫的故事(台灣當年拍成《八百壯士》)。如果愛國主義被理解為抗日熱情,相信倒問題不大。可在此刻微妙政治環境中,故事煽情位是女童軍冒險游過(上海)蘇州河,把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國國旗帶到倉庫振奮軍心,這橋段看來卻更像是個「不方便的真相」。

遭撤檔的《偉大的願望》。(網上圖片)

「技術原因」是否就是這真相?現在無從得知,但事實確是:等到宣傳最後一步,除了上海電影節中,它最後以技術原因不能首映外,原本緊接在內地的公映安排也被取消了。這部預計票房達30億元的作品撤檔,直接打擊已經久沒有大片巨額收入的投資方華誼兄弟。後續還有圈內細節,抽片事件後,又出了華誼兄弟在公司內成立黨委部門的新聞,以此明志的說法不無道理。

這種連檔期排好了但臨上映才取消的現象,已漸成一個小潮流。但人們總不能明確告訴你,到底是什麼原因……除了因為技術原因,又有因為「市場原因」而撤片的《小小的願望》,電影改編自南韓通俗作品,本來叫《偉大的願望》,連官方宣傳都上街了,但外間推測,因為片中涉及的小願望是少年人想在絕症病死前「做個成年男人」,這尺度在中國可能有點踩界。

曾國祥執導的《少年的你》也面臨類似問題,這片子因有鮮肉偶像易烊千璽和周冬雨的參與,原本是這暑期檔最被期待的電影(社交平台上的「我想看」投票,它的支持度甚至超過《八佰》),可能因涉及學校霸凌(故事由少年中學時代講到成年)、未成年的早熟情愛等題材,也逃不了撤檔命運。至於較為小眾的《刀背藏身》(徐皓峰執導)、《武聖關公》(動畫片,蔡志忠總導演)及《旺扎的雨靴》(西藏片),也令這個里程碑式的夏天撤檔名單更為反常。

因這些話題片都沒法按準備好的檔期公映,這直接引致今年的中國電影票房可能下滑。因為傳統上,夏天有不成文的國產片保護期,盡量排開荷里活大片,以壯大國產片的聲勢及票房。但今年卻只能用《掃毒2》、《使徒行者2》、《烈火英雄》、《保持沉默》和《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去支撐華語片大局(當中動畫片《哪吒之魔童降世》一枝獨秀,8月中達38億元票房),也使荷里活大片重新支配市場。

新導演作品試驗性欠奉

這種種客觀大勢令拍片需更多民心計算與政治投機,同時限制了更具試驗性質的表述。此事倒過來則變成,開戲將變得更為保守。這當中其實出現了戲內戲外兩個故事,戲內本身可以是科幻、英雄奮鬥,它們的成功將取決於這故事是否和外在的社會情緒產生共鳴。在此基礎下,可以歸結《流浪地球》是成功接上了中國人對發展科幻的期望想像,《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受歡迎則被認為是國產動漫的自強代表。由此引伸,不難明白,明年的重頭戲,可能是陳可辛的《中國女排》。

主旋律愛國大片《紅海行動》近年乘勢賺大錢,但民族激情難以持久支撐電影票房。(《紅海行動》劇照)

那中國新一代電影創作人有力作出挑戰嗎?短期內看來不會。以筆者早前在本報談及、現今中國最具代表性的FIRST青年影展為例,在跟評審討論時得到一個訊息:現在的趨勢是,不少參賽作品在籌備時已更懂得納入主流規則。較之FIRST早年的實驗、前衛、非主流,有評審私下說,近年的參展作品早已沒有那麼多具爭議性或破格的題材。

新導演們的取向,大部份都知道是往商業方向發展,反映於受關注片目上,以今年為例,講家庭倫理或感人故事的,佔去相當主流部份(這不代表作為電影,它們是較遜色的作品,只是說題材的關注點和風向是趨向穩定安全)。今年獲得FIRST青年影展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的《春江水暖》,借用杭州富陽山水寫城市與家庭發展,風格可觀,攝影尤其突出,與得觀眾票選獎的《春潮》、最佳演員獎《離秋》,甚至短片獎得主《三尺》都主要涉及家庭現實,更像是在安全的背景下探索。

《春江水暖》獲得今年FIRST青年影展的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獎項。(《春江水暖》劇照)

這和過往令FIRST最早引起關注的新銳風格有些距離,譬如之前曾提及的2016年的《中邪》,低成本到村落拍攝驅鬼與民間傳統,帶有國產鬼片的調子。它後來有版本準備全國公映,但最後也被抽起。又如由FIRST創投出發的《大象席地而坐》,淡靜而絕望,乃去年中國獨立電影的話題作,也是另一種大膽嘗試。其他還有血案片《心迷宮》、《喜喪》、殺人藏屍片《三公里》、現實魔幻交錯的《小寡婦成仙記》等,都在做一些更為新穎的類型實驗。

《大象席地而坐》榮獲上屆金馬獎最佳影片。(視覺中國)

如今看來,中國確像一個超穩定系統,有吸納、轉換,並馴化「非我族類」的驚人向心力。「金馬」將要被馴服,還是繼續走自己的路?已不是簡單的電影問題。

相關文章︰
【電影節.​一】影響力更替 新四大電影節打造文化平台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電影規管嚴格 影視文化輸出變得不可能
【流浪地球】科幻片都要有中國特色? 愛國亦須正視電影質素

上文節錄自第17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8月19日)《從暑期撤檔潮到抵制金馬獎   內地電影市場面臨最嚴峻考驗》。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