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香港有屬於自己的標準曲嗎?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音樂界有一段光輝的歷史,就是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一些出色的作曲家為荷里活電影及百老匯歌舞劇創作了很多膾炙人口的精彩曲子。因此,在二十世紀初,紐約第28街被稱為叮砰巷(Tin Pan Alley),成為音樂出版商的中心和作曲家聚集地,也因為出版商開始印製這些歌曲的樂譜,令叮砰巷的作品主宰了美國流行音樂,成為銷量可觀的商品。這些歌曲被後世傳頌,並稱為「美國歌集」(The American Songbook)或「標準曲」(Standards)。

撰文:鍾一匡@鍾氏兄弟

無獨有偶,這些作曲人大多數是猶太人,他們對創作旋律的技巧有一定的掌握,總有能力寫出扣人心弦的樂曲。著名標準曲作曲家包括George Gershwin(《Rhapsody in Blue》、《Embraceable You》)、Cole Porter(《Night and Day》、《I’ve Got You Under My Skin》)、Irving Berlin(《Cheek to Cheek》、《White Christmas》)、Harry Warren(《That’s Amore》、《At Last》)、Hoagy Carmichael(《Stardust》、《Georgia on My Mind》)、Richard Rodgers(《Blue Moon》、《My Favorite Things》)、Jimmy Van Heusen(《Come Fly with Me》、《Darn That Dream》)等。

這些標準曲得以傳揚下去,是因為在每一個年代都有一班有心的音樂人把這些歌曲用嶄新的包裝、獨特的角度去展示出來。其中的表表者包括殿堂級爵士女歌手Ella Fitzgerald的Songbook系列,由1956至1964年期間一共推出八張大碟,向以下作曲家致敬:Cole Porter(1956)、Rodgers & Hart(1956)、 Duke Ellington(1957)、Irving Berlin(1958)、 George and Ira Gershwin (1959)、Harold Arlen(1961)、 Jerome Kern(1963)及 Johnny Mercer(1964)。

在二十世紀初,紐約第28街被稱為叮砰巷(Tin Pan Alley),成為音樂出版商的中心和作曲家聚集地,也因為出版商開始印製這些歌曲的樂譜,令叮砰巷的作品主宰了美國流行音樂,成為銷量可觀的商品。(資料圖片/維基百科)

此外,年輕的音樂人如Norah Jones、Diana Krall等也以American Songbook為榮,在他們的專輯中錄製很多標準曲,矢志把它們發揚光大。流行樂壇天后Lady Gaga於2014年更與殿堂級爵士男歌手Tony Bennett合作推出一張名為《Cheek to Cheek》的大碟,用Big Band的形式灌錄15首爵士標準曲。除了敬老外,Gaga的心願是把這些伴她成長的歌曲流傳後世,讓聽開流行歌曲的聽眾也可以輕鬆地細品爵士音樂,藉此除去「爵士音樂是深奧」的誤解。這張唱片在2015年榮獲格林美「最佳傳統流行歌唱」大碟,成績斐然。翌年,Tony又與鋼琴家Bill Charlap發表一張名為《The Silver Lining》的專輯,向作曲家Jerome Kern致敬。

究竟香港有沒有屬於自己的標準曲呢?答案是有的。廣東流行曲在七、八十年代開始如日方中,電視、廣播劇和電影主題曲大放異彩,更孕育了一些才華橫溢的作曲家,如顧嘉煇、黃霑、林子祥、許冠傑、黎小田、林敏怡、盧冠廷及黃家駒等,與三、四十年代美國樂壇叮砰巷的盛況十分相似。

所以,嚴格來說,在七、八、九十年代在香港曾經流行過的歌曲就可以被選為「香港標準曲」(Hong Kong Standards)。但問題是該些年代有很多香港流行的廣東歌其實是由歐西及日本流行曲改編,因此我們要保留原創性的話,那些作品便不計算在「香港標準曲」內。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廣東流行曲大放異彩,一批才華橫溢的作曲家功不可沒。圖為黃霑(中)榮獲「金針獎」當晚,梁日昭及摯友顧嘉煇(右)到場祝賀。(資料圖片/香港電台)

記憶所及,張國榮1989年推出的《Salute》是第一張用翻唱形式向廣東歌致敬的大碟,碟中除了兩首歐日作品及《雪中情》是台灣創作人邰肇玫的作品改編外,其他全部都是本地作曲家的作品,包括許冠傑的《紙船》、盧冠廷的《但願人長久》、黃霑的《明星》、郭小霖的《從不知》、李雅桑的《漫天風雨》、林敏怡的《這是愛》。

雖然《似水流年》作曲人是喜多郎,但這首歌從來沒有在喜多郎的專輯中出現過,這是嚴浩電影《似水流年》的主題曲,音樂人黎小田更聲稱這首歌其實是他的作品,喜多郎的參與極少。因此,筆者認為《似水流年》絕對是一首香港標準曲。

第二張令人難忘的廣東歌翻唱碟是關淑怡的《EX All Time Favourites》,碟內有五首歌是由歐日流行曲改編的,但另外五首是香港本土音樂人撰寫的旋律,包括黃霑的《忘記他》、林慕德的《把歌談心》、許冠傑的《印象》、區志華的城市民歌得獎作品《問》,也有林敏怡的《這是愛》。此專輯推出後好評如潮,樂迷和樂評人一致推薦為關淑怡的代表性專輯,也是其銷量最高的專輯。其中《忘記他》的作曲作詞人黃霑曾評價關淑怡在《忘記他》中的演繹比鄧麗君好。

《EX All Time Favourites》推出後好評如潮,樂迷和樂評人一致推薦為關淑怡的代表性專輯。(網上圖片)

以上兩張專輯都沒有標榜他們是「港式標準曲」,直至1998夏韶聲推出《諳》一碟時才名正言順以「香港首張爵士Standards形式專輯」打響名號,也是記憶中第一張以HiFi靚聲作為噱頭的大碟,還記得發行時平地一聲雷,銷量至今仍然超卓,並因此開拓了「發燒碟」市場,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大碟中有三首歌由日本歌改編,一首是台灣音樂人羅大佑的作品《假如》,另外六首均是本土作曲家的作品,包括顧嘉煇的《心債》和《隨想曲》、陳百強的《等》、盧冠廷的《最愛是誰》、黃霑的《明星》和許冠傑的《浪子心聲》。

從以上三張具代表性的大碟可見顧嘉煇、盧冠廷、許冠傑、黃霑和林敏怡均是翻唱者極喜愛的作曲家。坊間後來也有些專輯是向許冠傑和林子祥致敬的合輯,但因為兩位歌手的身份實在太突出,所以未必一定翻唱所有由他們撰寫的作品,因此嚴格來說不算是致敬專輯。

1998年,夏韶聲推出《諳》一碟時以「香港首張爵士Standards形式專輯」打響名號,也是記憶中第一張以HiFi靚聲作為噱頭的大碟。(網上圖片)

最令人印象深刻、向作曲人致敬的翻唱專輯包括黃耀明向顧嘉煇致敬的《明日之歌》(2004)、羅敏莊向舞台劇音樂大師鍾志榮致敬的《追憶逝水年華》(2011)及鍾氏兄弟向福音音樂教父吳秉堅致敬的《齊唱.吳秉堅之歌》(2011)。令人難忘向作詞人致敬的翻唱專輯,包括羅敏莊向著名填詞人卡龍(葉漢良)致敬的《追憶逝水年華II卡龍存集》(2013)及張敬軒2018年向黃偉文致敬的《Dahlia II》。

鍾一諾(Roger)推出的《歌集Song Book》揀選了顧嘉煇、盧冠廷、許冠傑和林敏怡的歌曲,也有黃耀明、劉以達、蔡德才、柳重言、鍾肇峰、張佳添及林一峰的作品。還有一首名叫《星聲夢旅人》的新歌,由他親自作曲填詞,向曾經為廣東歌付出的作曲、作詞人致敬,寓意深長。

非常巧合地,Roger繼前輩張國榮和關淑怡後再度揀選了林敏怡作曲、林敏驄填詞,由泰迪羅賓原唱的《這是愛》作為專輯其中一首歌,究竟這首歌有什麼特別之處令那麼多人醉心要去翻唱呢?不妨找來聽,聽罷自會領會箇中原因。

鍾一諾(Roger)推出的《歌集Song Book》,其中一首名叫《星聲夢旅人》的新歌,由他親自作曲填詞,向曾經為廣東歌付出的作曲、作詞人致敬。(作者提供圖片)

上文節錄自第178期《香港01》周報(2019年9月2日)《香港有屬於自己的標準曲嗎?》。

《香港01》周報專欄作家鍾一匡@鍾氏兄弟其他文章:
【音樂】上海歌后姚莉與世長辭 一生見證華語曲興衰
【音樂】從卡式帶到CD 見證音樂載體興衰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