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 港府有何解方?(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逃犯條例》修訂風波至今已燃燒近三個月,不斷爆發激烈浴血衝突,在經過「813包圍機場事件」及以和理非為主軸的「818大遊行」和平落幕後,看似出現回歸理性抗爭的態勢,卻又在8月下旬的警民對峙中打破平靜。

不少社會賢達公開呼籲,港府必須正面回應示威者訴求,才可徹底澆熄這場政治野火;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政治助理羅永聰,更早於6月中就建議特首林鄭月娥向港人致歉。然而,觀乎林鄭一連串的強硬手法,無疑是提油救火,事到如今,曾締造政治公關傳奇的羅永聰,還有沒有化解良方?

「如果我從特區政府的角度看現在的局面,最難解的問題是『勇武派』跟『和理非』的相互結合,但兩者追求的目標是否一致?可能又不是這麼一回事。」羅永聰首先表明,自己是個不支持「勇武」的「和理非」。按照他的分析,在中央政府介入的情況下,勇武不可能爭取到任何東西,但他也意識到,和理非與勇武已互相在對方身上找到維持抗爭的最佳動能,因此,當局若想打開死結,首先便要了解兩方其實抱持不同的心態與目的。

勇武示威者的憤怒不是一朝一夕而成,而是積累已久。(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勇武派很多衝擊或破壞行為,是不是真的跟五大訴求有關係?這是我從來不清楚的。我在街上看到他們有很強烈的感受,對港府、警察、建制有很深很深的仇恨,你用五大訴求回應他們有用嗎?不可能的。」回憶6月中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時的畫面,羅永聰當時站在警總門口,看着一群警察放工從後門離開,然後被一群年輕示威者爆粗口追趕;他從示威者的言行中感受到,這股情緒顯然不僅僅源於《逃犯條例》修訂這般單純。

日積月累下的憤怒
允五大訴求亦難消

「當時警民衝突的暴力程度還沒有現在這麼激烈,只有『6.12』時曾發生衝突,但只是那一天,他們就能如此憤怒,那仇恨是多麼直接、清楚且赤裸地呈現。你當然可以說是因為警察打人所引起的,但這種仇恨不可能只是因此而引發,也不會是反修例風波後才出來,一定是很長時間的個人經歷與感受累積而來。」事情何以演變到今日這番田地?羅永聰強調,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不能只看到當下發生了什麼,還必須回到從前去看香港的發展脈絡。

8月18日民陣集會期間,有示威者經過警總時以鐳射筆照射警總建築物。(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羅永聰提到,他讀大學時正好遇上2000年香港大學校長民調風波。當時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向報章披露,港府對港大的施政民調頗有微詞,並透過校長鄭耀宗等人施壓,要求停止一切民調。事件引起輿論的軒然大波,羅永聰與朋友在下雨天到街上示威,也引起外界譁然。

「很多人覺得,『嘩!他們為什麼會在下雨的時候出來?』。在那個年代,這已經很誇張了,到後來的皇后碼頭、反高鐵、反國教、佔中、旺角騷亂、DQ(取消議員資格)……這二十年來的變化,很清楚看到香港人抗爭的evolution,大家不停的在進化、在學習。現在的勇武不是突然冒出來,可能在之前的事情中就存在了。他們從先前的經驗中學習到一些事情,對問題的看法也改變了。和理非沒有用,那什麼東西才更有用呢?」羅永聰說,如果把這幾年的事情放在一起考量,就能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那麼憤怒,這憤怒跟現在的五大訴求可能有點關係,但更多的是長期積怨的爆發,勇武則是經驗總結後的選擇。

繼續閱讀:
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 港府有何解方?(下)

上文節錄自第178期《香港01》周報(2019年9月2日)《與羅永聰對話──當「不割席」成為現實 港府有何解方?》。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