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陷「通烏門」 彈劾調查將美國拖入新政治漩渦

最後更新日期:

備受爭議的「通俄門」調查結束不到一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又陷入「通烏門」。上周二(9月24日),特朗普出席一系列聯合國大會會議及活動之際,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正式對他展開彈劾調查,直接原因是特朗普被指向烏克蘭尋求幫助,調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Joe Biden)及其兒子亨特(Hunter Biden)。這是繼四十五年前的「水門事件」、二十年前的克林頓彈劾案後,華盛頓龐大的政治機器再次陷入彈劾漩渦。在已經嚴重分裂的政治氛圍下,這場彈劾調查將是「通俄門」調查後的又一場國家噩夢。

根據《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報道,特朗普於7月18日要求白宮助手暫緩對烏克蘭近四億美元軍事援助。7月25日,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話30分鐘。兩人通話時,拜登的大選支持率正處高位。根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 News)和《華爾街日報》7月中旬的聯合民調,拜登以51%的支持率暫時領先特朗普的42%。

彈劾調查的導火線

8月12日,一位告密者依據美國《情報界告密者保護法案》向情報機構督查長阿特金森 (Michael Atkinson) 提交了正式投訴,揭露和表達了對特朗普這通電話的擔憂。阿特金森有十四天時間決定投訴內容是否真實可信且屬於「緊急事件」(urgent concern)。8月26日,投訴內容被送交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情報總監有七天時間決定是否將這一「緊急事件」送交至國會兩院的情報委員會。9月9日,眾議院獲悉檢舉人對通話的舉報。

在國會的質疑和施壓下,9月12日,美國國防部和國務院批准發放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9月13日,加州民主黨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B. Schiff)傳喚代理情報總監馬奎爾(Joseph Maguire),迫使他披露告密者的申訴。9月24日,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施壓,促使參議院通過投票,同意將告密者投訴內容遞交給兩院情報委員會。

9月,白宮公開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通話記錄,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向傳媒展示相關文件。(資料圖片/路透社)

上周三(9月25日),特朗普政府做出讓步,將投訴遞交給國會,並公布了通話文本(但經白宮編輯和整理)。馬奎爾也於上周四(9月26日)出席了兩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與此同時,告密者表達了在國會出席聽證的意願。

根據白宮公布的通話文本,澤連斯基在通話中向特朗普表達了向美國購買「標槍」反坦克武器的意願,而特朗普則回應說:「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根據記錄,他們談到了早期被撤職的烏克蘭檢察官紹金(Viktor Shokin,被指曾調查拜登兒子)。特朗普指紹金是一個很優秀的檢察官,但他被解僱了,這不公平。他還說:「關於拜登兒子的討論很多,說拜登阻止了對其兒子起訴,但許多人想知道真相,所以無論你和司法部長能做些什麼都會很棒。」

為了消除疑慮,澤連斯基在電話中直接向特朗普保證,新的檢察官「100%是我的人」。隨後,特朗普要求澤倫斯基與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及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合作調查。

特朗普隨即被自由派及媒體指控利用國外力量,對付國內政治對手,這被輿論視為「通烏門」。

烏克蘭總統澤倫基斯(左)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路透社)

特朗普9月22日承認在7月25日與澤連斯基的通話中提到了拜登及其兒子亨特,但是他否認媒體指控,稱自己並沒有向澤連斯基施壓調查拜登父子在商業上是否存在和烏克蘭有關的不正當、甚至非法聯繫。特朗普之後將告密者爆料斥為假新聞,將民主黨啟動的彈劾調查批為對總統的持續騷擾和政治迫害。

爭議焦點:施壓或交易?

上周一(9月23日),特朗普證實他曾拒絕向烏克蘭提供援助,他給出的理由是,暫時擱置軍事援助是擔心烏克蘭國內的腐敗問題。事隔一天,特朗普又說,擱置軍事援助是因為歐洲和其他國家也應該對烏克蘭防衛做出貢獻,其他國家會援助更多。

這兩句話都符合特朗普秉性,因為他在美國對外援助項目上幾乎都持消極態度,認為一些國家應該自己加大對自身防衛的支出。但這項對烏克蘭近四億美元的軍事援助是國會通過的撥款項目,而且國會通過這一撥款項目時也充分考慮了特朗普這兩句話所提到的關切。特朗普擱置這個項目,某種程度上就是在國安問題上「無視」或「削弱」國會,進而追求他自己的政治利益。

特朗普9月22日承認在7月25日與澤連斯基的通話中提到了拜登(右二)及其兒子亨特(左一)。(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所以,特朗普對烏克蘭的政治施壓是存在的。但是,施壓是否等於交易,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為彈劾爭議留下了足夠的模糊空間。現在白宮的辯詞就是沒有交易。畢竟特朗普和澤連斯基的通話沒有直接提到「以調查拜登以換取軍事援助」的條件。但話說回來,特朗普也毋須點明。一些交易的達成並不需要上層直截了當地講明。澤連斯基和他的團隊很清楚特朗普最關心的事情莫過於拜登家族。

佩洛西被黨內激進勢力綁架

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使得佩洛西成為美國歷史上第四位啟動總統彈劾調查的議長。但眾議院啟動彈劾調查,不等於特朗普被彈劾。

接下來,眾議院六個委員會將舉行一系列聽證,最後各自將彈劾調查指控收攏於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司法委員會將舉行投票,決定是否將詳細列出彈劾指控的彈劾條款(article of impeachment)送交眾議院,由眾議院議長決定是否就此進行全院表決。若眾議院一半議員投票支持通過彈劾條款,特朗普才算被正式彈劾,然後再於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的指定下,由參議院全體議員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監督下進行審訊。如果有至少三分之二的參議員(69位)認為總統有罪,特朗普才會被解職,由副總統接替。這樣一個過程最快也需要兩至三個月的時間,甚至更長。

美國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至於公開表態,截至上周六(9月28日),已經有超過一半的眾議員支持彈劾特朗普。

從原則和法理上看,佩洛西做了正確的事情,但對於是否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她的態度曾有一些變化。「通俄門」調查的無果而終,讓一些激進的民主黨非常失望。對於是否啟動彈劾調查,佩洛西依然表現了克制。當時佩洛西認為,扳倒特朗普、使其遠離華府的唯一有效方式依然是選票,也就是2020年大選。

但是,她的態度在「通烏門」曝光後瞬間發生變化。這主要和黨內新晉和激進議員的施壓有關。這些民主黨勢力大多抱有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也不看重事實,更不顧及美國主流民意,屬於那些在特朗普上台第一天就想着如何把他拉下台的激進勢力。

尤其是七位新晉民主黨眾議員在「通烏門」曝光後就在《華盛頓郵報》刊文,認為特朗普無視法律,是時候利用國會權力啟動彈劾聽證了。而這些民主黨新晉眾議員大多來自搖擺選區,這些選區很多都有軍方聯繫或情報機構背景。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告密者就和情報界有着特殊聯繫,甚至就來自情報界。情報界最終層層遞交告密者的投訴,也可以看出他們對特朗普的不信任。

佩洛西及特朗普。(資料圖片/美聯社)

佩洛西屈從於黨內壓力,啟動彈劾程序,很大程度上是被這種激進勢力捆綁。換句話說,她是從政治或政黨利益出發啟動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華爾街日報》24日的社論說,拜登在佩洛西啟動彈劾調查後的支持表態,也證明了此次彈劾完全出於黨派政治利益。

彈劾沒有贏家

可以說,彈劾與其說是司法及法律制衡的表現,還不如說是政治鬥爭的一種變相延續。從這個意義上講,一旦通過彈劾案,總統被彈劾,無論結果如何,就是國家級的醜聞,各方都要為此付出代價。

對佩洛西而言,雖然目前曝光的資訊對特朗普不利,但事件背後的激烈政治鬥爭元素,卻可能會讓她和民主黨付出代價。眾議院即使通過彈劾條款,也需要參議院至少20名共和黨議員倒戈,才有可能判定特朗普有罪。而從目前來看,共和黨參議員並沒有倒戈的迹象,大多仍和特朗普站在統一戰線。

特朗普將彈劾指控包裝為假新聞,如果彈劾最終失敗,只會讓特朗普藉機鼓動和鞏固其選民根基,為2020年大選連任競選服務。特朗普甚至有可能繼續延續「通俄門」調查以來的悲情牌,強調自己被騷擾了三年,應該繼續擔任總統四年。

當然,如果眾議院通過彈劾條款,名義上就等同於對特朗普的「犯罪指控」,無論參議院如何審判,特朗普都將是美國第四位被彈劾的總統。這個污名是無論如何也洗不掉抹不去的。至於特朗普被彈劾的正當性或者民主黨是不是在進行政治賭博,只有2020年大選投票結果才是最真實的檢驗。

上文刊載於第18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9月30日)《特朗普陷「通烏門」 彈劾調查將美國拖入新政治漩渦》。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