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你喚醒了我的靈魂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9月18日,鍾氏兄弟有幸擔任美國根源搖滾(roots rock)及藍調(blues)樂隊Larkin Poe的暖場(opening act)嘉賓,音樂會在油塘的獨立音樂場館This Town Needs舉行。

撰文︰鍾一匡@鍾氏兄弟

暖場在美國是一種非常普遍的傳統,通常由知名度較低的音樂人或樂隊為知名度較高的單位作暖場嘉賓。我看過的精彩暖場嘉賓包括Sting的御用結他手Dominic Miller為Sting打響頭炮,也有當時已年紀老邁的電風琴手Jimmy Smith為The Meters暖場,以及Susan Tedeschi Band為John Mellencamp作暖場嘉賓。有時候,暖場嘉賓與領銜演出的主題樂隊的技藝不遑多讓,同樣精彩。以前在美國居住時,我領班的樂團也多次為一些大歌星和著名樂隊作暖場嘉賓,每次演出均十分難忘。

鍾氏兄弟有幸擔任美國樂隊Larkin Poe的暖場嘉賓。(作者提供圖片)

無獨有偶,Larkin Poe也是因為近年為一眾天皇巨星如Elvis Costello及Keith Urban等作暖場嘉賓而一舉成名。她們被金牌監製T-Bone Burnett看中,獲邀在2014年的The New Basement Tapes中與Mumford & Sons、Elvis Costello、Rhiannon Giddens等著名音樂人同台演出,令她們瞬間躋身國際水平。

在最近地中海「Keeping the Blues Alive at Sea」的藍調郵輪音樂節中,Larkin Poe更獲兩位結他大師Joe Bonamassa及Eric Gales賞識,邀請她們在jam session(即興演出)中粉墨登場。尤其是她們與Eric Gales一同演奏《Baby Please Don’t Leave Me》大顯身手,技驚四座,贏得樂迷和樂評人的愛戴。本月更獲《Playing for Change》監製和導演Mark Johnson賞識,邀請她們加入Robbie Robertson、Ringo Starr及一眾樂手行列翻唱和重新演繹The Band名曲《The Weight》。能夠加入《Playing for Change》這個別具意義的音樂運動是每位音樂人夢寐以求的夢想,也證明Larkin Poe真的紅了!

Larkin Poe獲邀在藍調郵輪音樂節中的jam session演出。(Keeping the Blues Alive at Sea FB圖片)

Larkin Poe於2010年在美國喬治亞州由親生姊妹Rebecca Lovell及Megan Lovell成立,前身是與大家姐Jessica Lovell一同組成的Lovell Sisters,玩的是bluegrass音樂,可惜Jessica於2009年決定退出音樂圈,以致Rebecca及Megan決定組成Larkin Poe,更可以向她們真正喜愛的傳統密西西比藍調(Mississippi blues)音樂人如Skip James、Son House、Leadbelly和Blind Willie Johnson等致敬。姊姊Megan的slide guitar造詣更是登峰造極,年紀輕輕便被樂評人封上「slide queen」的稱號。Larkin Poe更被冠以「The Allman Brothers 的小姊妹」的美譽,鋒頭一時無兩。難怪《音樂一週》主筆寫道:「Larkin Poe的魅力不單只是因為Megan與Rebecca Lovell正處於她們年輕貌美的年紀,而更多是來自她們那份深厚的藍調情懷,以及令人讚嘆的功力。她們常以毫不保留的態度公開對藍調前輩的熱愛,例如Rebecca在唱出這首Robert Johnson名曲《Come On in My Kitchen》前表示,若然她能演奏出Eric Gales那般超凡結他的話,她願意像傳說中的Robert Johnson那樣將靈魂出賣給魔鬼。」

Larkin Poe於2010年由親生姊妹Rebecca Lovell(左)及Megan Lovell(右)組成。 (Larkin Poe FB圖片)

當主辦單位於7月來電說想找鍾氏兄弟為Larkin Poe暖場時,我頓時有點受寵若驚和驚惶失措。我心想,我們何德何能為這支技術超凡的樂隊打頭陣呢?但主辦單位對我們充滿信心,說大家的音樂類型有點相近,雙方都是出自對藍調的熱愛,而且她們是親生姊妹,我和Roger也是親生兄弟,所以有異曲同工之妙。主辦單位的誠意打動了我,答應演出之後,我也特意為音樂會安排一個滿意的陣容:除了我和弟弟外,我找了失明鋼琴家Jezrael Lucero、結他大師Barry Chung及本土一位很有潛質的slide guitar樂手Isaac So,務求為這個「有今生沒來世」的音樂會獻上盡善盡美的演出。

演出當晚,我在大約下午五時許到達場地,因為主辦單位告訴我,有機會客串Larkin Poe一曲。到達場地時剛好見證綵排及調音,樂隊除了Lovell兩姊妹外,也有貝斯手Tarka Layman及鼓手Kevin McGowan。樂隊雖然只有四人,卻擁有「龐大」的聲音。當然,她們帶來香港的音響師Brendon Harris居功至偉。歸根究柢,這「龐大」的聲音源自她們「大過生命」(larger than life)的氣場,令我想起當年在美國曾一起同台演出的世界級音樂人,他們也擁有類似的氣場。

Larkin Poe邀請筆者與他們排練《Come On in My Kitchen》。(作者提供圖片)

之後,Larkin Poe果真邀請我與他們排練《Come On in My Kitchen》,我當然竭盡所能,她們也十分友善,雖然之前素未謀面,但很快就從音樂中找到共通點,並認定大家同是三角洲區(不是大灣區)藍調(delta blues)的愛好者。練完歌後,才有時間寒暄。妹妹Rebecca比較外向和健談,姊姊Megan性格內向,沉默寡言,但她們在台上的演出卻是火花四濺,甚有化學作用。她們發自內心和充滿自信的台風是眾多香港藝人需要學習的對象。

當晚,除了遇見一些音樂發燒友外,還碰上久未見面的音樂人及樂評人老朋友,如《音樂一週》前主編左永然、資深樂評人袁智聰、音樂撰稿人清研等,他們也是因為熱愛音樂的緣故,特意來捧場,除了欣賞音樂外,還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留念。他們對音樂的純粹追求和鍾愛,令我既欣賞又感動。在安哥(encore)環節,Larkin Poe找了我上台與她們一同玩《Come On in My Kitchen》,我施盡渾身解數,比在排練時更豁出去,觀眾也感受到我的付出,報以熱烈掌聲及歡呼聲。這次演出,雖然不是我最佳演出,但肯定是我其中最有靈魂的一次。我在2016年回港後,已經不多與國際音樂人同台的機會。記憶所及,我曾分別與藍調鋼琴大師Mitch Woods、夏威夷ukulele大師Jake Shimabukuro在Grappa's Cellar同台(Grappa's Cellar現已結業),不勝感觸。筆者也曾在北角神召會與美國福音組合The Gospel People一同演出《Oh Happy Day》一曲,非常難忘。爵士結他大師Ulf Wakenius來港時,也在錄音室與他錄製了一曲《Take My Hand, Precious Lord》。整體來說,能與國際級音樂人碰面和切磋的機會少之又少。

今次與Larkin Poe的演出,絕對是喚醒了我的靈魂,使我魂魄出竅,也令我記起從前在美國與國際級樂手富啟發性的互動與切磋,以及回想起當年學口琴和玩音樂的初衷。原來,藍調的魔力在於它能把不同背景、國籍的人借助音樂連繫起來,不管你是玩什麼樂器或從事哪個行業。當我看見年輕的Lovell姊妹用心玩Leadbelly的《Black Betty》、Son House的《Preaching Blues》、Skip James的《Hard Time Killing Floor Blues》和Blind Willie Johnson的 《John The Revelator》時,我終於明白真正的型格是「忠於自己,不受他人影響,愛好自己的音樂類型」。同時,我也為自己多年醉心鑽研藍調音樂歷史而覺得沒有白費。

我不認為自己對香港樂壇有什麼貢獻。但如果有的話,我可以驕傲地說,我曾經把藍調介紹給香港人。至於他們喜不喜歡,已經不再重要了。

《香港01》周報專欄作家鍾一匡@鍾氏兄弟其他文章:
【音樂】香港有屬於自己的標準曲嗎?
【音樂】上海歌后姚莉與世長辭 一生見證華語曲興衰
【音樂】從卡式帶到CD 見證音樂載體興衰

上文刊登於第18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0月8日)《你喚醒了我的靈魂》。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