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荒誕醫學史】科學啟蒙 走出愚昧「偽醫學」

最後更新日期:

「醫學昌明」四字,我們常常掛在嘴邊。但是,直到十九世紀,西方人平均壽命亦僅30至40歲,跟古希臘、古羅馬時期的20至35歲相距不大,比較今日的70至80歲更相去甚遠。一大主因,正如《荒誕醫學史》 (A Brief History of the Worst Ways to Cure Everything)一書羅列,乃千百年來人類均靠種種荒謬手法醫病,結果每每愈醫愈病—某程度言,時至今日,市場上仍有不少似是而非、未經證實的療法,繼續廣受吹捧、廣為人用。

撰文︰李道

《荒誕醫學史》 (A Brief History of the Worst Ways to Cure Everything)由莉蒂亞.康(Lydia Kang)與內特.彼得森(Nate Pedersen)合撰。(資料圖片)

本書由莉蒂亞.康(Lydia Kang)與內特.彼得森(Nate Pedersen)合撰,前者是醫學博士、執業醫生,同時也是一名斜槓(slash)作家,後者則是《衛報》的專欄寫手。所以,書中內容既科學、理性,行文筆觸亦很生動、貼地,充分做到深入淺出,尤其經常諷刺昔日所謂「醫學」有多荒謬,讀者肯定不會呵欠連連。

筆者看罷的最大感受,乃人類易受不科學的說法所惑,即使啟蒙運動早於十七世紀火熱展開,惟迄今我們尚未完全走出愚昧。本書雖以不同的荒誕醫學分類,分為元素類、自然類、手術類、自癒類、神秘力量等,但下文將改以原因及特點劃分,重在剖析為何會有荒誕醫術誕生。

過猶不及的放血灌腸

綜觀全書,常見兩個名字—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和蓋倫(Galen)。希氏乃古希臘人,現尊稱為「醫學之父」,因為他是把醫學從巫術與哲學中分離,繼而使之獨立成科、獨立發展的第一人。不過,他的醫論實也害人不淺,古羅馬的蓋倫正是受他影響,其醫學主張不僅建基於希氏,還據此引伸出多個影響逾千年的荒誕療法。比喻言之,孔子縱被尊為「萬世師表」,但儒學也被視為箝制中國各項發展的元兇,上述兩人之於醫學亦然。

時至今日,儘管醫學科技發達,但是仍有很多未經驗證的療法,受人追捧。(VCG)

蓋倫提出一個禍害深遠的療法,乃是放血。希氏的核心醫論是「四液論」,認為血液、黑膽汁、黃膽汁、黏液一旦失衡,就會引發疾病。因此,將過多的血液放出來,不就可以治病嗎?本書強調,某些放血手術確有成效,例如清走腦內瘀血或者改善高血壓之類;可是,這不等同大量放血,更莫說現今藥物已可簡單調整血壓。

歷史上,不少偉人如莫札特、華盛頓,以至多位英國國王均死於放血療法,因為時人認為:有病了就放血,病情惡化則要放更多血。很多時候,病人體內三分一甚至一半的血液會被放走。現在醫學證實,失血量達到兩成已足構成生命危險。更可怕是,放血所能「治療」的病,除了天花、瘟疫,還包括癲癇、抑鬱等精神性疾病;而放血療法的普及程度,連理髮師都會提供。髮型屋前的「紅白藍」旋轉彩柱,正告訴路人店裏可以放血—紅色代表動脈、藍色代表靜脈、白色代表紗布。

本書強調,某些放血手術確有成效,例如清走腦內瘀血或者改善高血壓之類。(VCG)

書中提到另一影響千古的荒誕療法,也是源於四液平衡—灌腸,原理是將積累過多的黑膽汁排出。毫無疑問,便秘、宿便不是好事,但什麼時候要灌腸?頻率又是多少?跟放血一樣,過猶不及可能致命。據說法國的太陽王路易十四一生灌腸2,000次。當時,很多人為了「維持健康」而灌腸,包括一天進行二至三次。此外,灌腸也被用於治療肺結核、抑鬱,甚至性功能障礙等等。

灌腸之所以流行,還在於「自體中毒理論」。細菌和病毒之發現,令人類知道病源何來;不過,禁食療法卻認為毒素是一切疾病的根源,需要通過禁食來清除。畢竟,灌腸只是排出毒素,何不進一步禁食「治本」?與前一樣,短暫、間歇的禁食,對身體未必是壞事,不過,長時間的禁食則必矯枉過正。

自體中毒的萬能療法

書中引述一個接一個的例子,說明江湖郎中如何以禁食療法醫死人,兼而受到法律制裁,但禁食療法卻始終不死,一而再地繼續肆虐人間。1980年有一個離譜騙子,聲稱人類可以像植物般生存,更揚言可在吸不到新鮮空氣或曬不到充足陽光時才進食……

既有禁食,自然亦有催吐療法。催吐之勝過禁食,乃可滿足口腹之慾。愛好暴飲暴食的古羅馬人,便常「吐了吃、吃了吐」,並謂「不屑消化各地美食盛宴」。而根據四液論,嘔吐也是恢復體液平衡的方法,希波克拉底本身亦提倡定期嘔吐。如何催吐?西方早於公元前3000年已靠服用含銻的催吐劑;在十七和十八世紀,有用銻造成的「催吐杯」,方便攜帶,及後甚至出現可循環再用的「銻丸」—這藥丸催吐後不會被消化,因此可在糞便裏收回重用……除催吐外,銻還被用於「治療」哮喘、梅毒、瘟疫等。其實,銻是一種有毒金屬,會損害肝臟、胰腺,甚至可致命。

在十七和十八世紀,出現可循環再用的「銻丸」—這藥丸催吐後不會被消化,因此可在糞便裏收回重用……(資料圖片)

另一個「自體中毒理論」,乃是水療。這又跟四液平衡說有關:人體有病,因為水不夠,所以要多補充水。今日醫學建議每日喝八杯水,但水療法卻要求喝30杯,且須在早餐前喝完。除瘋狂灌水,此法也包括讓病人長期接觸水,包括用濕被子、濕衣服等裹住病人,又或將病人困在注滿冷水或熱水的木桶裏—我們浸溫泉一般不超過數刻鐘,但當時卻要求浸幾星期!水療法更被用於「治療」精神失常的瘋子,理由是可令人「平靜下來」。

以冷水灌腸,乃另一常見水療手段。順帶一提,火灼太陽穴、取走部份腦組織,也曾被用諸「治療」精神病及頭痛之類,就連美國顯赫的甘迺迪家族,都有「失常」家人做過「前腦葉白質切除術」。

還有一種類似自體發病論的說法:希波克拉底提出,女性一切健康問題歸結於「四處遊蕩的子宮」,透過性愛將此穩定便可醫治百病!不過,後來的蓋倫和其他醫生則觀點相反,認為禁慾才有益女性健康,甚至衍生摘除子宮等「女性割禮」。直至十一世紀歐洲出現首位女醫生,又說禁慾是女性得病原因之一,故鼓勵婚後有活躍性生活。到底要禁慾抑或縱慾?西方其實一直搖擺不定。

蓋倫認為禁慾才有益女性健康,甚至衍生摘除子宮等「女性割禮」。(VCG)

在兩性之間,亦有指男性應限制自瀆、女性則應鼓勵自慰。在維多利亞時代,性愛療法進入頂峰,人們還認為女性會因缺乏性愛而狂躁。如何治療女性癔症?醫生會通過「盆腔按摩」來誘導「歇斯底里的宣洩」;別以為這是「優差」,有醫生便抱怨按摩一小時以上都無法達到性高潮,手腕都痠痛了。

新事物的藥石亂投

走筆至此,《荒誕醫學史》裏的常見詞彙,除四液說、中毒論外,還包括「萬能療法」或「萬能藥」。人們常常覺得,世上有那麼一顆原子彈,能一發解決所有問題。其中,一些新發明或新發現的事物,時人往往趨之若鶩,包括在醫學領域藥石亂投。

愛迪生發明電燈,便帶動了一股醫學上的照光熱潮。跟現今「照燈」來練就古銅色肌膚不同,當時,「光浴」又被視為能醫百病,就連現在英國的白金漢宮和溫莎堡裏均仍保留「燈光浴室」。

居禮夫人發現鐳的輻射性質,使用得宜的話,誠可用來摧毀癌細胞等,但時人卻追捧這時髦之物為「萬能藥」。當年,有醫生出產了「鐳釷水」,聲稱可治療消化不良、高血壓,還有陽痿;對此深信不疑及定期服「藥」的人,後來當然全身爆發癌症,腦部滿是濃腫,顱骨全是輻射造成的洞。

電力開始為人利用,也難逃作為「萬能療法」的命運。《科學怪人》的故事,正啟發自電力。(《科學怪人》劇照)

電力開始為人利用,也難逃作為「萬能療法」的命運。《科學怪人》的故事,正啟發自電力:電力既能令死去青蛙的肌肉跳動,難道不可能令屍體復活?當然,這經不起現實考驗,死刑電椅倒是有之。在十八世紀,還出現各種稀奇古怪的電療商品,例如可治禿頭的電梳、可治陽痿的電腰帶等;書中形容,每有新產品開賣,彷彿如今日有新手機登場般備受青睞。

書中載述的荒誕療法,還包括食人肉屍體補充「靈氣」、把水蛭放進陰道治經痛、餵鴉片助寶寶安眠、用煙草灌腸治溺水、吃金以長生不老、吞泥土作為解毒劑……

凡此種種,為何能在歷史長河中一度風行?一大底因,乃相關療法只有大膽假設,沒有小心求證:可能使用某療法後,患者病情確呈好轉,但當中是因果關係,抑或只是純粹巧合?遺憾的是,只要一人事後病癒,即使後面有萬人死亡,亦不足以將權威說法推翻,世人還是選擇相信。

啟蒙後的經驗論科學精神,正正要求實驗結果是可複製的,即所有蘋果都必然因地心吸力而跌下,現代醫學也要求臨床的反覆實證,俗語言之就是fact check。本書告訴我們,古人有多愚昧,但今人也不應愚昧下去;惟有依靠科學論證,則無論「偽醫學」、「偽科學」以至「假新聞」,才再無生存空間。

《荒誕醫學史》

作者:莉蒂亞.康、內特.彼得森

譯者:王秀莉、趙一傑

出版社:江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9月

相關文章︰

【書評.味的世界史】在甜酸苦鹹中尋找發展軌迹

【書評.余英時回憶錄】華裔史學家憶述香港緣

【書評.故事行銷聖經】無往不利的故事思維

【書評.考工記】走進古宅探索記憶 以小人物一生記錄城市變遷

【書評.牆的時代】各國高牆林立 硝煙四起 人類如何共存?

上文刊登於第19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9日)《《荒誕醫學史》走出愚昧 科學啟蒙》,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