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殿堂級音樂人黎小田

最後更新日期:

嚴格來說,我和黎小田並不十分相熟。在我認識他之時,他已是很出名的音樂人,既是麗的電視的音樂總監,又是最受歡迎的綜藝節目《家燕與小田》之節目主持人。我和黎小田的相識,是由我為《家燕與小田》這節目撰寫笑話開始,有點搞笑。

撰文︰韋然

話說從頭。在1976年年頭,我在香港大學學生會的通告板上,看到由麗的電視貼出的一則重金徵求笑話的通告:「一則笑話,酬金80大元」。在那年,一層千呎新樓樓價也不外十多萬元。

看到如此重酬,怎不睇到眼都凸埋。我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走入圖書館找一些西洋笑話作參考,改頭換面,快手快腳寫成了幾則自以為超好笑的笑話,寄給麗的電視,希望可以把寫笑話的高酬勞賺到手。稿件寄出不到一個星期,我就收到麗的電視的回信,約我入電視台見面商談。

我記得當年和我見面的有莫何敏儀和陳灌明兩位高層。原來,麗的電視想透過這活動,物色一些年輕人加入電視台幫手。就是這樣,我開始以自由寫作人的身份,為《家燕與小田》提供笑話稿。在沒有email及WhatsApp的年代,有一些急稿只可以靠人肉速遞,山遠水長親自上九龍塘廣播道「五台山」交稿。

本文作者韋然和黎小田的認識,始於為綜藝節目《家燕與小田》撰寫笑話。(資料圖片)

因為趕時間,我多是一交完稿就離開,根本沒有機會與節目主持人碰頭,就算見到面,都不知說什麼好。我的稿件最後有沒有正式被節目採用,其實我也不清楚。因為當年我根本沒有空看電視。稿費還是有的,當然不是每一則笑話都有80元,只是我投稿的第一則笑話有80元稿費而已。

過了不到三個星期,何敏儀女士再約見,問我有沒有興趣去兒童節目組幫手。就這樣,我正式由自由撰稿人變作麗的電視兼職編劇,並開始為兒童節目撰寫粵語兒歌歌詞。老實說,我當時對粵語歌曲寫作一竅不通。

因兒歌結緣 成啟蒙恩師

在粵語歌曲創作上,黎小田是我的啟蒙恩師。我第一首填寫的粵語兒歌,幾乎是「冇隻字啱音(協音)」。當我交了第一首粵語歌詞作品後,黎小田約我到辦公室見面。其實,當時我有些驚慌。幸好,黎小田是一位完全沒有架子而且親切的年輕前輩。他取出我填寫的歌詞,耐心地為我解說,填寫粵語歌曲的要訣是「啱音」;他還告訴我,粵語是一個很特別的語言,一字一音,又鼓勵我將歌曲重新填寫。

在韋然(右)眼中,黎小田和藹的樣子像笑口佛。圖為黎小田接受廣東電視台專訪時與作者合攝。(受訪者提供)

就是這樣,我糊里糊塗在一夜之間,研發了自以為是的「粵語五音填詞法」,並發覺透過移宮泛調,也就是移調之法,五音「so、la、do、re、me」的任何五個粵語同音字,如「明、月、照、水、邊」、「紅、日、愛、海、天」、「零、二、四、九、三」,都可以填寫任何曲子。

我把常用的字以圖書館的分類法,按字義分類,再按「點、橫、撇、直、角」排列在字卡上,把不同的字歸類為「動物」、「植物」、「人物」、「衣物」、「數字」等類別,填起詞來,只需要在字卡上按音執字,如排版執字粒似的,非常方便。於是,隨手就可以寫出一首粵語歌詞。

第二天,我將新詞交予黎小田審批。這一回,當然是順利過關了。其後每星期為麗的電視填寫約兩至四首兒歌,熟能生巧,在不自覺中成為了填詞人。

黎小田也有寫兒歌,但為數不多。麗的電視兒童節目《荔園小天地》主題曲,作曲的當然是黎小田。他最為人樂道的兒歌,是自作自唱的《銀河鐵道999》。

黎小田出生自音樂世家,其因為造詣絕對不能忽視。(資料圖片/視覺中國)

我在《荔園小天地》兼職期間,黎小田也將一些他創作的兒歌調子給我填寫,較受人注目的有《蝴蝶》和《唱吧!跳吧!》等。部份黎小田所寫的兒歌,其後輯錄於我編撰的《粵語兒童新曲選》歌集之中。

畢竟,黎小田名義上是我的上司,又是我的前輩,所以,我對黎老師是非常尊敬的。多年來,我們亦師亦友,有音樂上的問題,就向他請教。有一段時期,我和黎小田更成為鄰居,同住在北角的百福花園。自此,碰頭的機會多了,而黎小田也多了一個在音樂上每事問的煩人。

去年年底,我協助廣東電視台拍攝一個大型的廣東童謠專輯,並邀請黎小田做專訪。黎小田在訪問時,更稱讚我所寫的《小明上廣州》一曲。大約五年前,我為薛家燕製作的微電影《信望愛》寫了一首主題曲,黎小田聽後,透過WhatsApp傳來短訊,說這首歌曲的旋律寫得很好。獲得老師稱讚,教我樂了半天。

今年年頭,我請小田吃晚飯,答謝他多年來的指導。閒談中,知道他最鍾情的作品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推出的歌曲《似水流年》。這首歌是黎小田在喜多郎的簡單配樂上創作而成,但歌曲發表時,唱片公司並沒有在作曲一欄加上黎小田的名字。也許黎小田是佛教徒,他一點也不介意。

席間,我們也談到了先詞後曲,自然又談到他譜自李煜的《春花秋月》。其後,黎小田WhatsApp了他為楊立門以先詞後曲譜成的作品《琴緣》,這首歌是以石中玉的一首詞譜曲而成,也是黎小田較為滿意的後期作品之一。

黎小田最鍾情的作品,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推出、由梅艷芳主唱的歌曲《似水流年》。(網上圖片)

其實,黎小田也寫過很多社團歌曲。那年,我為香港佛教聯合會擔任公關,分別邀請黎小田與鄭國江為佛聯會的周年花車遊行撰寫一首活動主題曲。黎小田很善解人意,和他合作是很開心的。說起來,黎小田的樣子,像開心的笑口佛似的。

殿堂級大師 作品有靈氣

黎小田確是香港殿堂級音樂大師,也是唯一可以和顧嘉煇作瑜亮比較的重量級音樂人物。我在麗的電視兼職編劇時,見證了黎小田的作品一首一首在流行樂壇中綻發光芒。1976年,黎小田作曲、黃霑填詞的《問我》推出,隨着《跳灰》這電影上映而流行至今,是民歌的經典金曲。當年,我有一位朋友正在編寫一本結他民歌集《Follow Me》。為了增加歌集的賣點,我把陳麗斯原唱的《問我》譜寫了英文歌詞,其後,更得到黎小田的准許,不附帶何任條件,讓我們正式把《問我》的英文版編輯在歌集中。

1977至1980年間,黎小田所創作的粵語流行曲,更是鋒芒畢露。《變色龍》、《巨星》等劇集的主題曲,大行其道。黎小田為麗的電視所寫的劇集主題曲,如《天蠶變》、《天龍訣》、《大地恩情》、《戲劇人生》、《浮生六劫》,無一不流行。更難得的是,這些劇集的插曲也很受歡迎。

由張德蘭所唱、廣東童謠風格的《雞公仔》,關正傑唱出的《殘夢》,關正傑與雷安娜合唱的經典歌曲《人在旅途灑淚時》,柳影虹所唱出的《換到千般恨》等等,都是當年香港最流行的歌曲,也是酒廊餐室歌手每晚都要唱完又唱的勁歌。《換到千般恨》更成為粵劇小曲,後來又變身為佛曲。不能不說的,是黎小田作曲的《萬里長城永不倒》,更傳遍中國大江南北,是中國的民間國歌。

黎小田曾憶述當年覺得張國榮膽識過人。(《家燕與小田》截圖)

黎小田的歌曲非常多元化,他可以寫清新民歌風的歌,像曾路得唱出的《驟雨中的陽光》,中國風起來,可以寫出粵語詩詞歌曲《春花秋月》,把粵曲融入流行曲的有梅艷芳唱的《胭脂扣》。黎小田在《胭脂扣》一曲玩的變調手法,高明到不落痕迹,流暢自然。同時間,他又可以將粵語小曲元素直接融入流行曲,如寫給梅艷芳的《心肝寶貝》,粵語小曲得不得了,但又一點都不老套。

黎小田是一個非常真情流露的朋友,有一回他專程請我到華星公司,原來只是要向我說,他實在很開心,因為他遇上了一位如石中寶玉的未來超級歌手—梅艷芳。

他特意請我聽她一些尚未發行的歌曲。我記得當時他那開心的樣子,就像是劍俠找到最好的寶劍。果然,梅艷芳得到黎小田的加持,成為了香港最有影響力的女歌手。

黎小田別具慧眼,他相中的歌手,像葉振棠、關正傑、雷安娜、張國榮、梅艷芳,無一不成為香港獨當一面的超級歌星。

黎小田把粵曲融入流行曲的有梅艷芳唱的《胭脂扣》。他在《胭脂扣》一曲玩的變調手法,高明到不落痕迹,流暢自然。(《胭脂扣》劇照)

黎小田不少作品,就是比其他流行曲多了一點靈氣,這在其他音樂人所創作的歌曲中是找不到的。其實,這關鍵在於黎小田的創作態度。他每寫作一首歌曲,特別是電視劇的主題曲,他一定好好研究,反覆推敲,細味那音樂感覺才能配合劇情。

黎小田天生的音樂感和對音樂的認真態度,是他能夠寫出那麼多雋永而動聽的好歌之主要原因。

黎小田老師好走了!謹以本文致意,並感謝您多年來的指導。

韋然

本名黎偉賢,文化人

從事填詞、作曲、漫畫和文字創作

尤其擅長兒歌,有「香港童謠之父」雅號

上文刊登於第19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9日)《我並不很認識的啟蒙音樂老師—追憶殿堂級音樂人黎小田》。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