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下】「催煙」四起 長遠或增生態、醫療負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激烈衝突持續逾半年,最近兩周稍見緩和,終於不再「催煙」四起。衝突期間,警方共發射超過一萬六千枚催淚彈,引起大眾擔心公共衛生與健康問題。不過,當局至今仍拒絕公開催淚彈成份表等資訊,警務處、食物及衞生局及環境局等幾次三番不夠嚴謹的解說,亦未能釋除公眾憂慮,導致謠言四起、人心惶惶。現時網絡上更流傳出不少偏方,包括有消息指「吃鋅片」和「用蘇打粉沖涼」能減低二噁英在人體的積存量。

種種未經證實的謠言滿天飛,政府又能做什麼來釋除恐慌?近期更有市民目睹社區內出現大量雀鳥屍體,這對生態系統又會是一個怎樣的警號?長遠而言,又會不會增加未來的醫療系統負擔?

承接上文:【催淚彈.上】全城陷沾毒恐慌 政府須以證據釋疑

警方曾在中大校園施放逾千枚催淚彈。(Getty Images)

隱憂三:生態系統響警號

催淚煙彌漫的香港,不但令人人自危,還引起生態恐慌。近月,中文大學、九龍灣、將軍澳、紅磡及元朗等地區,發現大批雀鳥死亡個案,不少人懷疑事件與警方頻密施放催淚彈有關。據漁護署統計,在6月至11月28日期間,曾檢獲4,668隻雀鳥屍體,即平均每月934隻,比去年每月平均數量898隻多。黃碧雲認為,香港城市密度高,而每逢反修例示威衝突,警方都在短時間內發射多枚催淚彈,擔心這擁擠的城市未能承受,例如在中大及理大的警民對峙中分別發射逾千枚催淚彈,事後即出現野鳥死亡,反映生態系統或現危機。

鄺士山也認為,催淚煙可能已影響生態系統。他解釋,動物具備「自我修復」和「適從能力」本能,身體會因應環境改變而作調節,例如雀鳥吸入外物後,若份量不高,會通過消耗機制排泄出體外,但若在短時間內吸入較高濃度的化學物,身體可能負荷不來。他提醒,示威地區頻發的雀鳥死亡案例,正好是一種指標,反映當局必須關注催淚煙的不同影響。

鄺士山認為,催淚煙可能已影響生態系統。(高仲明攝)

不過,漁農自然護理署認為,「催淚氣體對動物產生的影響視乎品種、接觸到催淚氣體的時間長短及濃度,不能一概而論,現時少有科學文獻有關催淚氣體對野鳥的影響。」香港觀鳥會也在社交平台發文,表示暫時未有證據證明雀鳥因催淚煙死亡,而近期較多死亡的是栗背短腳鵯及栗耳鳳鶥這兩種林鳥,最近正值牠們的遷徙期,相信不會在市區停留太久,即因催淚煙致命的風險不會大於長期棲息於市區的雀鳥;觀鳥會又指,雀鳥有可能基於誤判撞向玻璃幕牆或汽車,以往清潔工很快就會清理屍體,但近來市況令清潔工難以維持日常工作,導致雀屍停留在公眾地方的時間較長,市民就更容易發現。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亦指,沒有足夠科學文獻證明催淚氣體影響野鳥,「一般情況下,對人類有害的化學品,亦有機會對野鳥有害。」

在社交平台上,有人分享在中文大學發生警民衝突後,翌日所攝得的雀鳥死亡圖片。(Facebook圖片)

然而,除了雀鳥死亡疑雲之外,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表示,早前到受催淚煙污染的校舍巡視時,有職員向他反映,校園出現很多死老鼠,「以往偶爾捕獲一隻,最近短期內捕捉了一桶六隻」,惟當時正值停課時期,故認為情況不正常。除此之外,據朱漢強觀察,該校舍地面滿布雀鳥糞便,而職員表示兩小時前亦曾出現類似情況,並剛清理地面不久;他認為,有關問題值得關注,「若鳥類數量減少,香港可能面臨昆蟲過度滋生」,其影響值得大家深思。

另外,動物保護人士還提出,應該關注警犬在沒有防毒裝備的情況下,被安排於受催淚彈影響而煙霧彌漫的環境中執勤的問題。愛護動物協會首席獸醫桂珍曾表示,如動物接觸到催淚氣體,其眼睛、口部、喉嚨、呼吸道及皮膚等,或會在一分鐘內被嚴重灼傷。其後,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如毛孟靜、民主黨鄺俊宇、公民黨譚文豪等,更聯同動物保護團體代表到警察總部,投訴警方違反《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使警犬受到不必要痛苦。

不過,漁護署上月回應《香港01》查詢時指,截止11月15日合共接獲42宗相關投訴,但警方並沒有接獲任何警犬執勤後感到不適的報告,故認為沒有證據顯示有人使警犬受到不必要的痛苦或傷害。

曾有傳媒機構發現執勤中的警犬出現失禁情況。(資料圖片/李智智攝)

隱憂四:人人自危 藥石亂投

催淚煙對港人健康威脅未明,人人自危下難免藥石亂投,不同界別「專家」更踴躍為網民提供各式各樣的自救良方,深受示威者歡迎。例如,有食療專家聲稱「綠豆湯是上古療法,能解百毒」,呼籲市民以綠豆湯配維他命丸解毒,「只要每日啪幾粒,功效更為顯著」;另外,有中醫師建議飲用清熱解毒茶,以透過「內調」方式,將積存在體內的二噁英毒素排出。

「我又沒有去到飲綠豆水『咁顛』,也沒有用過蘇打粉沖涼,因為聽起來不科學囉,但不排除其他人會這樣做。」Sammi笑言,相較於其他過敏者,自己算是比較幸運,因為紅疹維持數天後就會自然消退。不過,自詡相信科學精神的他,也按捺不住好奇心搜羅「自救偏方」,更曾因各方「專家」言人人殊而不知所措;幸而,經過冷靜分析,他發現不少言論欠缺科學實證基礎、沒有什麼成效。記者其後翻查社交平台,發現很多人自詡催淚彈專家,侃侃而談二噁英怎樣危害人體及環境,卻對催淚彈釋出二噁英的必要條件隻字不提。

自詡相信科學精神的Sammi,也曾按捺不住好奇心在網絡上搜羅「自救偏方」。(龔嘉盛攝)

問題是,為何各種站不住腳的資訊會有生存空間?Sammi自言,之所以斷定身體過敏是警方責任,皆因從社交網站閱讀過一名自稱熟悉毒理學的「專家」所撰的文章,而他的化學知識水平有限,根本無從考究對方所言的真偽。他仍擔心自己已中了二噁英毒,也害怕會「生畸胎」,故短期內未有結婚打算,只盼望家人健康,沒有因而受影響。

黃碧雲表示,大眾之所以聽信偏方,「責任在於特區政府不願公開催淚彈成份表,更沒有嘗試任何環境污染檢測,市民只能自己『諗計仔』自救。」她又認為,大眾的恐慌情緒其實是「最正常不過的反應」,倘若當局繼續拒絕回應,坊間的不同推論和自救手段只會繼續無了期地傳播。她呼籲當局理解何謂「謠言止於智者」,又建議陳肇始「不要再站出來『拍心口』,說沒有事要市民去相信」,反而應該盡快拿出催淚彈成份表,用科學數據說服大眾。

黃碧雲呼籲當局應該盡快拿出催淚彈成份表,用科學數據說服大眾。(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劉兆朗認為,當局應該盡快落實三項工作。首先,盡快公開催淚彈成份表,讓市民明瞭催淚彈的成份、燃燒溫度、安全守則,以及所釋放的污染物為何,從而有助醫護人員製定適切的治療方案;其次,要盡快派員到示威頻繁的地區執行環境測量工作,以「土地」進行針對性的測量,了解泥土是否存有化合物的殘餘物,並採取泥土補救措施、進行泥土修復;最後,邀請醫療專家為公眾提供指引,包括人體吸收污染物的安全指標,讓大眾知悉要吸取多少才會危害健康,並推算這一代人未來的醫療需要,及早估算對醫療系統會造成多大負擔。

相關文章:

【催淚彈.採訪手記】不應習慣的空氣 16000遍的日常

【催淚彈】中大二號橋、夏鼎基運動場泥土樣本 二噁英含量無超標

權威期刊《刺針》社論:警方武器成分不明 應評估對港人健康影響

【逃犯條例】網民組織公布催淚煙影響調查:約兩成呼吸困難或出疹

上文節錄自第19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16日)《催淚化武狂放 全城陷沾毒恐慌 政府須以證據釋疑》。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