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英雄片盤點.二】迪士尼童話奸角扶正 英雄片開啟新階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股奸雄潮流,甚而捲到迪士尼。這個童話王國的創作,向來恪守「政治正確」傳統價值觀,包括常常強調大愛共融、邪不能勝正、重視家庭等金科玉律,但怎樣將故事說好,則交由創作團隊天馬行空發揮。故此,將Marvel收歸旗下的迪士尼,近年也參加了奸雄派對,惟玩法卻是「奸角白化」而非「英雄黑化」,由奸角擔正的作品每每予人驚喜。

撰文:林莊

承接上文:【2019英雄片盤點.一】不羈小丑成話題 英雄「黑化」是趨勢?

童話奸角擔正 星戰黑白互換

2012年、2018年上映的《無敵破壞王》,絕對是迪士尼的重大突破,動畫以電子遊戲的「奸角」Ralph擔正。這個角色本來形象暴戾,人人望而生畏,故事卻以諒解此「惡人」為切入點,探討角色不被理解、聲名狼藉的心路歷程,帶出「奸人」背後的蒼涼,並點出所謂的「奸」未必是必然,而是被世俗強加惡名。

迪士尼動畫《無敵破壞王》以電子遊戲的「奸角」Ralph擔正。(《無敵破壞王》劇照)

至於2004年、2018年上映的《超人特攻隊》,則與DC的《保衛奇俠》有點類近,特別是當中的「反英雄」設定。透過帶出世人對「英雄」的質疑,甚而打算用法律限制「英雄」行動等,來引人反思「英雄」應否不受制約,言志訊息與前述作品一脈相承。

2014年及今年上映的兩齣《黑魔后》,則連經典童話都顛覆過來。施咒令「睡公主」沉睡不起的黑女巫,肯定是位家傳戶曉的奸角。來到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主演的《黑魔后》,這位奸角竟然反過來擔正,到第二集的人魔對碰更正邪反轉,表達魔不一定是壞,人也不可以貌作準。

迪士尼除了吞下Marvel,還吞下《星球大戰》系列的Lucasfilm。因此,將星戰裏的英雄黑化,固然順理成章。2017年上映的《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的一大焦點,正是絕地武士Luke Skywalker自1983年的《武士復仇》後再度擔正,而該片居然將他「黑化」。故事講述由於Luke過分軟弱,不懂如何招架徒弟Ben Solo的強大原力,是故動了殺心。這一舉措令後者大為失望,並落入原力黑暗面,繼而變成新一代「黑武士」Kylo Ren,成為了浩劫的源頭。

2017年上映的《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的一大焦點,正是絕地武士Luke Skywalker自1983年的《武士復仇》後再度擔正。(《星球大戰:最後絕地武士》劇照)

黑化既成荷里活主流,正邪意識強烈如英雄片及童話片俱沒例外,其他作品又豈會不受影響?特工片便在奸風大吹下不得不求變。

好像面世近六十年的占士邦007系列,綜觀系列24集中,前期作品的奸角均動機簡單,鮮有深刻描寫,征服世界、巧取豪奪的野心刻劃已淪典型,至於主角則往往是花花公子,同樣站在道德高地、大義凜然,是故去到九十年代已入樽頸位,劇本再無大新意。

半正半邪特工 遊走灰色軌迹

然而,自2006年起丹尼爾基克(Daniel Craig)出演的系列,四集作品已見微妙變化。《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2006年)、《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2008年)的007,已不再是風流的「國家機器」,角色描寫已較人性化,既會動真情,更會心狠手辣。去到《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2012年),適逢系列踏入五十周年,電影迎來系列歷來最複雜的奸角Silva,由金像男星哈維亞巴頓(Javier Bardem)飾演;他興風作浪的背後,原來涉及被特工機構離棄背叛的愛恨交纏,與占士邦的對陣更猶如「兄弟」對決,跟前上司M的攤牌亦像「母子」互相痛恨的相逢,道德糾結及感染力十足。接下來的《新鐵金剛之鬼影帝國》(2015年)延續上集路線,反派Blofeld同樣是重心之一,並找來金像級演員基斯托夫華薩(Christoph Waltz)演繹,而電影本身則將恩怨情仇再提升一個層次,對奸角的心理描寫之深切,甚至會令觀眾同情其行動、處境,令觀眾揪心。

《織業特工隊》中,也愈來愈加重奸角的描寫。(網上圖片)

另一特工片經典《職業特工隊》,當然也沾染「奸」氣,湯告魯斯(Tom Cruise)飾演的主角Ethan Hunt開始遊走灰色地帶,同時作品亦愈來愈着重奸角描寫。系列前三集(1996年、2000年、2006年)是典型的正邪二元對決,衝突、陰謀較為單調。從第四集《鬼影約章》(2011年)開始,正派主角設定上有更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不再正氣十足的模樣。去到第五集《叛逆帝國》(2015年)和第六集《叛逆之謎》(2018年),反派更獲進一步昇華,恐怖組織重構世界秩序的理念相當激進,以恐怖手段建構政治理想,頭目Lane猶如一位失落的「政治哲學家」,將此系列奸角推至巔峰。

串流平台Netflix的最新特工類型大製作《鬼影特攻:以暴制暴》,更是開宗明義的「奸人合集」。由《死侍》男主角賴恩雷諾士(Ryan Reynolds)擔正賤嘴冷血的富豪,帶領一眾「惡人」隊員自發執行政府不理會的「正義」任務,全片上演的是連番殘暴動作戲碼,玩味與《自殺特攻:超能暴隊》大同小異。

瑪歌羅比早前表示不希望拍一部「小丑女」的獨立電影,因為她需要朋友,喜歡跟人互動,所以要拍一部跟其他女生行動的電影。(《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劇照)

展望2020年,相信會延續「奸雄」戲碼。明年初上映的《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Birds of Prey(and the Fantabulous Emancipation of One Harley Quinn)),以「超能暴隊」的邪花「小丑女」為重心人物。明年4月上映的Marvel矚目新作《黑寡婦》(Black Widow),開宗明義揭示神秘女特工的「奸路歷程」。007新作《007:生死有時》(No Time To Die),預料仍秉承「黑暗大道」,同樣在4月登場。

如果說,荷里活英雄片的大俠「郭靖」功成身退,蜘蛛俠、死侍等不羈「楊過」正在上位,最新連「張無忌」般的小丑亦登上魔教教主寶座……接下來,大家會否看到「小寶神功」式的英雄?只能夠說,英雄片的老舊階段已到終局,一個全新並更有發揮空間的階段才剛開始,大家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

上文刊登於第194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23日)《2019英雄片回望:英雄窮途落魄 奸雄強勢登場》,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