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言自得】多瑙河畔蘇州夢

最後更新日期:

在多瑙河畔漫步時,我總是想起蘇州。多瑙河穿過的名城布達佩斯和蘇州是這樣的相同,又這樣的不同。兩座山清水秀的名城有同一個特產:優秀。但不同的山水,自有不同的優秀。蘇州的優秀是出詩詞歌賦、出文化、出狀元。布達佩斯的優秀是出數學、出物理定律、出製造原子彈的科學家,同樣叫人神往。

撰文︰楊志剛

布達佩斯於1875至1905年間誕生了六位諾貝爾獎得主,亦出了多名改變世界的科學天才,包括至今仍被公認為天下第一奇才的馮.諾伊曼 (Von Neumann)。他八歲時學懂微積分,在大學從不上課,於1926年以22歲之齡獲取布達佩斯大學數學博士。他與英國的圖靈(Alan Turing)同時被譽為電腦之父。就像那個年代全球各地的科學天才一樣,他很快便給美國羅致,去了普林斯頓大學高等研究所,和愛因斯坦一起做研究。其後,他獲美國國防部邀請參與研製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另一位來自布達佩斯的優秀人才是馮卡門 (Von Karman),同樣去了美國,是當時全球最權威的空氣動力學專家,亦是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在加州理工的導師。

筆者在多瑙河畔漫步時,總是想起蘇州。圖為布達佩斯市內一條跨越多瑙河的橋。(AP)

布達佩斯的優秀典型,是八歲懂得微積分、是精於數學物理化學電腦和原子彈、然後去美國,然後改變了世界。 蘇州的優秀典型是八歲時已經能把「四書五經」一字不漏背誦出來,春風化雨。整個清朝一共出了114名狀元,蘇州獨取26名,幾乎達全國四分之一。但是蘇州的優秀並非擴張性的。狀元的優秀出不了國門,未有贏得世界的景仰,未能成為全球爭相羅致的對象。中華文明的潤物無聲,不但未能薰陶西方世界,反而是謙謙君子遇上孔武有力而蠻不講理的洋人。洋人看中謙謙君子詩禮傳家所擁有的一切,後果自然是悲慘的。

狀元是中國優秀的巔峰。直到今天,我們仍然會每年依時依候關注中學的公開試狀元。媒體甚至會訪問這些狀元對反修例的意見。我們對狀元的景仰,是這樣的難分難捨。自公元622年唐朝金榜題名第一位狀元開始,到清朝於1904年的科舉出了最後一名末代狀元,於近1300年間產生了共592名狀元。我翻閱《狀元史》、《狀元傳》、《蘇州狀元》等書,翻查了這一千多年積聚的五百多名巔峰人才,認得的名字只有五位:賀知章、王維、柳公權、文天祥、翁同龢。其餘歷史上街知巷聞的文人,竟無一人是狀元。

馮.諾伊曼 (Von Neumann)八歲時學懂微積分,在大學從不上課,於1926年以22歲之齡獲取布達佩斯大學數學博士。(Getty Images)

1903年,晚清大臣張之洞連同改革派奏請皇帝廢除科舉制度。奏書說:「科舉一日不廢,即學校一日不能大興,士子永遠無實在之學問,國家永無救時之人才,中國永遠不能進於富強,即永遠不能爭衡各國。」1905年,科舉制度正式廢除,是張之洞的偉大貢獻。張之洞本身是科舉制度的「探花」,因為慈禧太后欣賞他的文章,故此一路提拔他,令他官至湖廣總督和軍機大臣。文章千古事,舊時中國,能寫一手好文章,便可以入閣升官。放諸今天香港,寫得一手好評論文章的大有人在,如果這批人入了政府當高官,香港不亂才怪。

廢除科舉制度,改變了中國國運。中國不再產生狀元,新中國優秀的巔峰是兩院院士,即中國科學院院士和中國工程院院士。昔日的狀元之鄉,今天依然是院士之鄉。兩院共有1,637名院士,其中蘇州獨佔117名,排名踞各地級市乃至省級市之首。

1998年,由美國作為主要推手的國際太空站開始於近地軌道飛行,預計2024年退役。太空站共有15個國家參與,除了美國之外,還有俄國、加拿大、日本及11個歐洲太空總署的成員國。有些歐洲小國毫無航天實力,但參與其中,中國卻被排擠於外。

1998年,由美國作為主要推手的國際太空站開始於近地軌道飛行,預計2024年退役。(美聯社 / NASA)

美國把中國排擠在國際太空站之外,對中國反而有利。 如果當年容許中國積極參與國際太空站的工作,中國不會有誘因動手興建太空站。國家於1998年被國際太空站排擠後,確定太空計劃大策略,艱苦拼搏二十多年,取得空前成就,並按照計劃於2022年完成建設太空站,距國際太空站屆退役之年僅兩年。國際太空站因為涉及太多國家,包括美俄之間的複雜利益衝突,故此尚未有共識建立新的國際太空站,亦即到了2024年,我們國家將會是唯一有太空站的國家。

這亦是幾代蘇州院士艱苦拼搏的成果。有了自己的太空站會為科技發展帶來顛覆性的機會,為生命科技、農業科技、物料科技、化學科技、航天探測科技、 衛星科技等一系列科技發展帶來想像不到的發揮空間,亦因而形成龐大的產業鏈,這是科技對人類的無限承諾。香港雖然沒有航天科技產業,但在龐大的產業鏈和相關的研發工作方面,都能夠有機會參與和作出貢獻。今天還在學校念書的香港青年,擁有着史無前例的機會。

中國自行研製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廣泛應用於天氣監測及漁船航運。圖為北京國際科技產業博覽會展示的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模型。(美聯社)

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是中國自行研製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並將於明年覆蓋全球。我的手機用的「高德地圖」,就是以北斗衛星作導航,我的用者體驗,是遠勝谷歌地圖。研發北斗導航系統的科學家是青年女博士徐穎。我在香港聽過她演講,她並非海歸派,從學士到博士都是國產。「北斗衛星導航曾被譏為淘寶網購系統」,她笑着說,「但事實證明中國人智慧聰明, 沒有東西是其他人做得到而中國人做不到的。」她是今天的女狀元。

北斗系統現已廣泛應用於民事用途,包括漁船航運、天氣監測、智能駕考、森林救火、智能農業、動物保護等,明年可以精準到用於室內導航。徐穎歡迎香港同學一起投入北斗系統的工作。「各方面的人才我們都很需要,因為北斗是一個非常大的系統,比如做軟件、做硬件、做服務,包括做行業推廣的,都可以加入這個生態圈。」這亦是香港夢。我們的優秀青年準備好了嗎?

《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楊志剛其他文章:

【揚言自得】八千米高峰的歷史真實

【揚言自得】看荷里活電影 縱觀天下局勢

【揚言自得】楊振寧的兩次淌淚

【揚言自得】天才的哀歌 平庸的凱歌

上文刊登於第195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30日)《多瑙河畔蘇州夢》。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