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會潮.四】和你罷工:湮沒了的罷工史 前人經驗如何借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七年前的3月28日,葵青貨櫃碼頭起了個小騷動—超過一百名碼頭工人佔據了碼頭通道位置,架起帳幕鋪了睡袋,舉起一塊又一塊長長的手寫橫額:「還錢啊『李』老闆!」工人向當時由李嘉誠任主席的和黃集團旗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發起抗爭,要求加薪幅度有雙位數,以及改善惡劣的工作環境。

「當時……用現在的語言來說,是想同對方『攬炒』,哈哈!」一頭白髮的香港碼頭業職工會理事阿陳,說起話來仍然鏗鏘有力,「我不怕被炒,只怕自己沒有了尊嚴。」

在反修例運動中,成立新工會近來形成新風潮。其中港鐵新動力副主席吳景祥說,不抗拒就反修例運動而罷工的可能性,但認為須交由工會成員決定,因草率發動罷工只會引來「被秋後算帳」的風險:【新工會潮.一】和你組工會:我們不只是為罷工

2013年的碼頭罷工的成功會否帶來新啟示?一場以爭取職場福利的工業行動與政治罷工有沒有任何交織之處?

是什麼讓工人願意「攬炒」?

讓一眾在市場上沒有足夠議價能力的碼頭工人願意「攬炒」,必然是他們對資方的憤怒到達了臨界點。阿陳憶述,當時判頭與他們飲茶,席間有工人按捺不住追問加薪的事,對方只回應說願意把日薪增加70元,阿陳帶點怒氣地道:「連買罐奶粉都未夠吧!」並質問對方:「你也要給一個讓我留低的理由。」示意公司不能只作輕微加薪,不過,這句說話沒有得到回應,對方只問:「你究竟做,還是不做?」

大公司追逐利潤,下面的人(判頭)也是,當工人真的不是人。他們完全是漠視(工人權益),我們連尊嚴也沒有。結果,火山便大爆發了。
香港碼頭業職工會理事阿陳

其實,一眾工人只希望表達自1997年來一直被減薪或凍薪、工作量卻有增無減的不滿,他們想讓薪水起碼追回十多年來的通脹水平,但一直不得要領,相反公司卻每年給判頭加薪。「為何受益的一直是大公司、是判頭,而不是我們呢?」一場飯局,一個得不到回應的卑微訴求,最後引發了一場延續四十多天的碼頭罷工事件,也成為香港近年稱得上大型的工業行動。

1997年時,他們也試過罷工24小時,公司的應對手法是翌日便辭退原有的判頭公司,但這一次不同,公司完全不為所動。當時阿陳方寸大亂,他只是在想到底下一步要怎樣做,因為事關的「不是兩三個人,而是幾百個人,人人有老婆仔女」。他最記得的一幕是,當時罷工的工友都在帳幕裏互相搭着手,說:「現在我們是禍福與共、同甘共苦。」就這樣,工人決定不管資方有沒有行動,也都會繼續罷工下去。

現在我們是禍福與共、同甘共苦。
阿陳回憶起當時罷工最深刻的一句話

阿陳清清楚楚記得當日罷工的一些小細節,作為運動主要推手的他,全靠來自同事的支持,哪怕只是一句小小的說話,便足以讓他堅持下去。當然,還有來自社會各界的支持,「不斷有學生來,連港大醫學系(的學生)也來!哈哈!碼頭罷工關他們什麼事呢?其實是整個社會對霸權(問題)的關注,這種氛圍是不能否認的。當時臨時籌集的罷工基金為何有九百多萬元呢?就是因為如此。」

香港史上曾出現過數次罷工,較近的是上述的碼頭罷工及2017年的海麗邨清潔工人罷工。兩次罷工都屬勞工權益罷工,與今天反修例運動提出的「三罷」不可同日而語。但或許在醞釀罷工之際,過往的經驗不多不少可為後來者帶點啟示。像如何維持工會運作,那不是一兩句說話便能說得清楚,那牽涉到最基本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建立。此外,工會的面貌有許許多多的變化,它可以在談判桌上與僱主據理力爭,也可以助人與人建立職場以外關係的群體。

2017年海麗邨清潔工人發起罷工示威,成功追討遣散費。(梁鵬威攝)

關鍵在於保持會員熱度

自碼頭業職工會於2006年成立開始,阿陳便一直擔任理事。當時距離碼頭罷工仍有七年時間。「你要工友撐你及認同你的想法,便要搞好關係,朝早八點鐘收工與他們飲茶吹水。從生活上的聯絡到互相熟絡,他知道你是一份子。為什麼他會信你呢?為什麼你說的話他會支持?便是靠日常的關心。打從工會成立的那天起,每一次有工傷,只要我知道,不論在瑪嘉烈醫院或遠至上水,我都會去探望他,告訴他不用害怕,我會替他爭取到最大的保障;紅事,娶老婆好、嫁女好,遠至深圳我也去參加,那不便宜,來回最少都幾百元,哈哈!白事就更加,我知道的話,一定會去上柱香。」

阿陳說,與工會成員的關係是逐點逐點建立。(林嘉淇攝)

這是他維持工會會員熱情度的方法,但即使再努力,組工會的時間一長,會員也保持不了最初的熱度。「當(與資方的談判)成為一種習慣時,(工人)會覺得工會有人處理,只要工會出封信(資方)便say yes(說好)。當得到某種權力,便會變成習以為常,工會的生命力便會因此下降。就像現在每年去談加薪,也是我們發信要求加多少,他們透過傳媒說好,但就是不願意面對面與我們談。如何保持住momentum(動力),便是我們舊式工會要考慮的。」

反修例運動爆發至今已有七個多月。由街頭抗爭到職場抗爭,示威者不再只是「示威者」,還以「打工仔」這個身份抗爭,希望改變社會。聚沙成塔,一個人的力量有限,一群人的力量則無限。每個工會人都說法例對工會的保障不足,只有「團結」才是工會最大的金鐘罩。

相關文章︰

【新工會潮.二】由街頭到職場 抗爭新戰線為何生?

【新工會潮.三】幫你組工會:法律保障不全 要靠團結才成事

上文節錄於第197期《香港01》周報(2020年1月13日)《抗爭新戰線 由街頭到職場》。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