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來】以鋁罐取代膠樽 飲品巨企的環保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正當「走塑」成為世界潮流,全球最大飲料公司可口可樂(Coca-Cola)在上月舉行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卻以消費者仍然喜歡為由,表明不會停止使用即棄塑膠樽,引起環保團體抨擊。事實上,隨着歐盟、美加、中國等先後宣布禁用即棄塑膠,尋找替代材料似乎成為趨勢。近年,一些業者嘗試以鋁罐取代膠樽,餐飲業也開始採用生物塑膠,但以這些物料取代即棄塑膠,是否就可解決塑膠污染問題?

作為全球最大塑膠廢料製造者之一,可口可樂現時每年生產約300萬噸塑膠包裝,相當於每分鐘生產20萬個膠樽。據慈善機構Break Free From Plastic去年的統計,可口可樂被列為全球最大塑膠污染品牌,飲品巨企雀巢(Nestlé)和百事公司(PepsiCo)位列二、三。

可口可樂可持續部門主管Beatriz Perez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公司知道自身必須作為「解決方案的一分子」。可口可樂在2018年初曾承諾,到2030年會回收每個出售的膠樽或鋁罐,而包裝最少會有50%使用回收再造物料。Perez也同意可口可樂應該盡可能在2030年前達到其環保目標,但卻說消費者喜歡膠樽,因為它們輕巧,而且可以重新扭實密封,所以,可口可樂不能直接棄用塑膠,並指此舉會遠離消費者,打擊銷情。

可口可樂公司指消費者喜歡膠樽的輕巧和可扭實密封,故不會直接棄用膠樽。(Getty Images)

消費者偏愛膠樽?

我們是否如可口可樂所說這麼喜歡塑膠?紐約大學可持續商業中心去年發表的研究發現,消費者正「用錢投票」,愈趨希望商業產品可持續再生。研究發現,在包裝上宣稱可持續的產品,市場份額從2013年的14.3%增加至2018年的16.6%,同期銷售額也增加了29%。更重要的是,標榜「可持續」的產品比一般產品增長快5.6倍。在超過九成消費者包裝產品類別中,以可持續招徠的產品比一般產品增長得更快。或如美國環境保護局(EPA)分區局長及Beyond Plastic創辦人Judith Enck所道:「很多消費者都理解減少塑膠污染的迫切需要,可口可樂也知道這一點。」

環保組織A Plastic Planet聯合創辦人Sian Sutherland批評可口可樂迴避責任,認為對方應該帶頭轉用可持續包裝,而不是依賴消費者自覺:「他們是否真的認為大眾樂意見到塑膠滿布海灘和堆填區、殺死海洋生物、分解成出現在我們食物中的微膠粒?」綠色和平高級通訊專員Perry Wheeler也同意:「比起在塑膠污染的議題上展示出領導能力,可口可樂更倚重塑膠及回收,因為塑膠便宜,而回收就可把責任放到我們而非公司身上。可口可樂樂意保留塑膠,因為其商業模式正是圍繞着塑膠而建,而轉型往新方向需要為自己造成的龐大社會和環境影響負全責。」

可口可樂拒絕棄用膠樽而堅持回收再造,環保成效被受環保分子批評。(Getty Images)

其他環保分子就質疑可口可樂回收政策的成效。Break Free From Plastic策劃員Von Hernandez就指出:「他們繼續依賴即棄塑膠包裝,只會令更多塑膠被拋棄,回收再造無法解決這個問題。」綠色和平的美國海洋活動者Kate Melges則批評,可口可樂聲稱消費者離不開膠樽,顯示這間公司在環保議題上是何等脫節:「解決方案是,可口可樂和其他消費品巨企從根本上重新思考如何推廣產品……只要可口可樂等公司持續推銷這神話,說他們的膠樽可以重用又重用,我們就永遠無法解決塑膠污染危機。」

2017年一項刊於《自然進展》(Science Advances)的研究顯示,我們自上世紀五十年代起累計生產的83億噸塑膠中,有63億噸被棄置,當中49億噸不是到了堆填區,就是落入自然環境,最終只有9%回收再造,79%都在堆填區或環境中某處,12%經焚化處理。當中國在去年宣布拒絕回收低質量塑膠後,塑膠廢料何去何從變得更為麻煩。「我們根本無法回收再造這麼大量的塑膠。我們沒有可以處理的設施。」 Hernandez的同事Emma Priestland說,回收再造只是延後了塑膠那無法扭轉的命運:「脫離塑膠才是唯一解決問題的方法。」

即使面對眾多質疑,可口可樂行政總裁James Quincey在去年10月仍強調其公司正往對的方向前進:「我們回收率已達到59%,有9%用回製作自家膠樽之上。」

飲品業以鋁代膠

美國多個地區、加拿大、英國及歐盟都已相繼訂立「走塑」政策,停用即棄塑膠。上月中連全球最大塑膠生產國中國也跟隨頒布《關於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在2025年前分階段限塑,例如本年內全國餐廳及主要城鎮禁用即棄膠袋和膠飲管;2022年連酒店也不會主動提供即棄塑膠用品。

當即棄塑膠不再,我們可以改用什麼?事實上,可口可樂和一些飲品巨企並非沒有考慮過膠樽以外的器皿。去年6月,百事宣布旗下樽裝水品牌Aquafina會在一些試點推出鋁罐裝,並在另一品牌LIFEWTR引入100%再造膠樽;可口可樂也在同年8月緊隨其後,宣布旗下的Dasani樽裝水會在美國推出鋁罐裝;雀巢則在去年推出了鋁罐裝的S.Pellegrino加味水和Perrier果汁;達能集團(Danone)除了計劃旗下礦泉水品牌Evian在2025年平均會有50%水樽使用回收再造物料,旗下其他樽裝水品牌亦已經開始在英國、波蘭和丹麥等地有限度推出罐裝。

鋁的可回收再造比率比塑膠高,因而被不少飲品廠商視為可取代膠樽的容器。(Getty Images)

飾演《水行俠》(Aquaman)的影星Jason Momoa亦在去年4月宣布與鋁罐生產龍頭波爾公司(Ball Corp)合作,推出名為Mananalu的罐裝水,他在宣傳片中說:「塑膠正在殺死我們的星球。我有一個解決方法,只有一個東西可以真正幫助和拯救我們的星球,只要我們仍回收再造的話,那就是鋁。」

為什麼這些公司視鋁為環保出路?能源諮詢公司Wood Mackenzie高級研究員Uday Patel解釋,回收再造膠樽,「這議題比起一般媒體想你相信的還複雜一點。」他舉例指存放有氣飲品的膠樽其實由好幾層不同聚合物製成:「當你想回收再造,很難分離所有組成聚合物再轉成另一個可用的樽。」而一些食品用的塑膠只可「降級再造」(downcycle),即每次回收再造的品質都會下降。相比之下,鋁可再造的比率較高,一般而言,鋁罐有七成成份可循環再造,按EPA估算是塑膠和玻璃的三倍。據鋁業協會的資料,至今累計生產的鋁有75%仍在使用。

當鋁成為環保新潮,波爾公司正計劃擴張生產力,以應對上升的鋁罐需求。圖為它位於科羅拉多的工廠。(Getty Images)

波爾去年還宣布推出鋁杯,希望與在美國極之普及的Solo紅膠杯打對台,在校園、野餐、運動場館啤酒杯等應用上取而代之。其行政總裁John Hayes表示:「這趨勢發展得太快,我們只是試圖趕上需求。這都是由消費者所推動的。」他透露,每個鋁杯售價約為25美仙,雖然比對手貴約8美仙,但預期年輕消費者仍會因為環保而買:「我們認為,他們願意作那決定,他們知道我們已經污染了這世界,而他們想為此做點什麼。」

波爾公司指,全球的汽水、啤酒和樽裝水即使只有1%由膠樽或玻璃樽轉用罐裝,亦意味着會增加240億個飲品罐。據Patel估算,這會增加鋁需求約31萬噸:「我們在說數以十億計的水樽,所以正有一個潛在復興的鋁罐市場。但可能需要三至四年來看看這是否真正趨勢。」為此,波爾商務及可持續總監Kathleen Pitre透露:「我們正研究好幾個項目以加快進展,以及新的飲品罐生產線。」

飲品以外,鋁的回收再造潛力也獲電子科技公司青睞,例如去年9月,蘋果電腦宣布其新iPad和Apple Watch都會使用100%循環再造鋁。(Getty Images)

電子科技界亦看到用鋁這潮流。蘋果公司(Apple)前年承諾,會以循環再造鋁生產其MacBook Air和Mac mini電腦,又在去年9月的發布會上宣布其新iPad和Apple Watch會使用100%循環再造鋁。蘋果在去年的《環境責任報告》上寫道:「我們正開創一個未來,不再需要從地球挖掘珍貴金屬來製作我們的產品。」

繼續閱讀︰【科技.未來】生物塑膠與鋁罐 比「走塑」更環保?

相關文章︰

轉型綠能需大量礦石 深海挖礦較陸上環保是出路?

深海挖礦或滅絕稀有生物 轉型綠能須放棄保育?

清膠神器雄心壯志 為何節節敗退?

海中心清膠效果存疑 源頭減廢才是正道?

上文節錄自第199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3日)《鋁質、生物塑膠更環保?尋找替代品 不如棄用塑膠》。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