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隱田園.四】反璞歸真 賦予古城文創價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的文化藝術圈下鄉潮中,雲南的大理可算是元祖式目的地。位處西南,滿載歷史,蒼山洱海,傳統白族地區文化及建築,兼收西方嬉皮文化。過去二十多年來,它完全體現烏托邦式慢生活想像。自1999年,畫家方力鈞和岳敏君已在大理開設工作室,後來由方力鈞媽媽打點,又開設了一間小旅館。十多年前去串門,最有印象是周邊的懶人酒吧。像替大理定下宣傳形象。來!懶一下,一切重新開始。

退下來,靜思,一種桃花源式中國文人想像。經歷起碼二十年,大理可以作為文人歸山的最早例子。令它名聲遠播的,還有建在洱海島上舞蹈家楊麗萍的青磚玻璃別墅,早在網紅「打卡點」出現前就成為景點,去年一度關停,如今再對外開放,下午茶368元一位。不過,大理最引人隱歸的誘感,是這裏的生活靈感。

地 點: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

下鄉人:導演張揚、媒體人封新城

封新城將大理作為後花園,重新定義離城還鄉的意義,並為大理古城賦予文創價值。(作者提供)

鄉間靜思 回歸創作本源

導演張揚示範了「下放鄉間,反而提升創作」這回事。長居大理前,他曾是中國最有商業頭腦的第六代導演,《洗澡》獲獎又大賣,被認為巧妙地平衡商業娛樂和中國現實描寫。但那是多年前的事,後來他近乎創作難產。但數一數他近年的作品,產量忽然驚人起來。

2017年,兩部西藏文化相關的電影《岡仁波齊》和《皮繩上的魂》口碑極佳,前者更有逾一億元人民幣票房,可以在中國院線上映,變相成為奇蹟商業片。有關大理的作品,還有《大理的聲音》,一部全用現場環境聲音畫面構成的紀錄片。之後還有另外兩套:《火山》和《貓果果考試記》。毫無疑問,大理成為了藝術家的繆斯。

「影片延續了《岡仁波齊》的即興拍攝風格,從現實生活中取材。沒有對白演出和故事,就是當地的大自然聲音。」可能只有在這種鄉間環境,一種陌生效果,才會從題材或手法上想到突破。這就像一位藝術家通過選擇生活地點而獲得創作重生的過程。

張揚曾坐在洱海邊遙看蒼山落日,反思創作的初衷。(作者提供)

「一個人在大理的時候,坐在洱海邊,看蒼山的落日,問自己為什麼要拍電影?電影對自己意味着什麼?」此後,他才想到去西藏拍攝。因為像回到最初想拍片的時光。

於他而言,曾經的成功,都算是俗。「試圖把商業和藝術結合表達。但懷着這樣的心態拍攝了《落葉歸根》、《無人駕駛》和《飛越老人院》後,就覺得愈來愈擰巴(偏執),再這樣拍下去,就找不到自己了。」經過大理的洗禮,才有了後來的《岡仁波齊》這部朝聖之旅式作品。

現在張揚主要在大理生活,到處拍攝之外,也經營着小客棧,在旅店會碰到很多藝術家、畫家、詩人。「特喜歡這裏英雄不問出處,日常就是吃吃喝喝,參與聚會及市集。」最大改變是,來到大理,讓他在創作理念上,再不考慮商業上的事。就如在這裏生活可以很簡樸,拍電影其實也可以。

《岡仁波齊》劇照

「微隱」生活 連結人與土地

最新加入大理的文化界大腕是《新周刊》前主編封新城,他現在的身份,已變成大理千宿文旅董事長。大理作為後花園,由過往重新定義離城還鄉的意義,到現在作為新產業基地,見證了下鄉潮如何為鄉間重塑文創價值。

現在的大理老城,床單廠藝術區相當熱鬧,泊心雲舍.MCA成為網紅酒店。封新城進駐的地方鳳羽,則在老城外60公里。其規劃在中國完全沒有可參考的案例,那是一個結合民宿、主題旅遊、親子消費、戶外藝術節、農產品開發及古城重建的野心項目。他自己的藝文空間,叫退步堂。出自布袋和尚的詩句: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心地清靜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那意思清楚不過,所謂退隱,實則是向前。鳳羽古城正是這位資深傳媒大佬的另一生命篇章。猶如在做周刊時想出多個具影響力的新詞彙,他把自己界定為「微隱」:一種融於這個時代的生活方式。歷經繁忙的都市生活,通過這樣半退隱的方式,重新思考我們與土地、自然有什麼聯繫。

封新城(左)退隱古城過慢生活。旁為傳媒人李鴻谷。(作者提供)

這像一個大型開發項目?封新城會用說過多遍的遭遇回應:曾有人問他,「你要重建這六十多棟宅子嗎?」他回覆,「不,我要維持你看到的這個樣子。」

但具體而言,發展概念是:軟鄉村,酷農業,融藝術,慢生活。由此,先有退步堂可居住,有周邊的綠化農田,開發當地特產如蜂蜜、火腿、茶葉、核桃、手工藝品等。參考日本眾多鄉間戶外藝術節,如越後妻有或瀨戶內,舉辦融入大自然的戶外展覽,從而帶動社區重建和文創旅遊。

「我覺得鄉村有不可碰觸和改變的部份,那種特殊的本土氣息,那種安祥感。外面的人來到這裏,可以得到放鬆,得到能夠做夢的東西,但絕不能用急速的商業化來撕裂這個氛圍。我們已經有過太多教訓了,如麗江,以及大理的雙廊古鎮。」經驗老到之人有教訓遵守。下鄉不能高高在上以為是來開發。「進入的方式很重要,對土地和傳統要帶着敬畏,你來是要主動融入這地方,而非傲慢地改變它。外來者和本地人一起學習,一起融合,把創造力激發出來,這才是鄉村長久的活力源頭。」

系列其他文章:

【歸隱田園.一】新時代生活態度 內地文化人逃離大城市

【歸隱田園.二】擁抱大自然彌補文化缺失 我們想要什麼生活 ?

【歸隱田園.三】愛山林也愛享受 建基於「鄉奢」的消費新需求

【歸隱田園.五】呼朋引伴 進山尋回生活節奏

【歸隱田園.六】覓地成家 享受清風體驗野趣

上文刊載於第20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10日)《新下鄉時代 退隱山林建理想國:反璞歸真 賦予古城文創價值》。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