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國疫情堪憂 肺炎不僅是中國的「黑天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病毒眼中無國界。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這種具有高傳染力的疫情爆發於中國武漢這種人口過千萬級的超大型都市,其傳往世界各國就只是時間問題。為此,世界衞生組織(WHO)於1月要求各國做好迎接疫情的準備,但當下多個國家確診病例甚至多過湖南、河南、廣東、浙江等中國省份,說明各國顯然沒有做好應對準備。

截至3月8日清晨,美國新冠肺炎確診個案至少有445宗,分佈在32個州,當中19人死亡。雖然確診病例不及韓國、伊朗、意大利,但其數據不透明、檢測能力高度短缺、應對措施混亂的情況,使該國疫情尤為令人擔憂。

美國於1月21日出現首宗確診病例,患者在1月15日從武漢返美。在之後頗長的時間裏,除了郵輪「鑽石公主」號乘客歸國隔離,美國疫情的發展情況一直未受過多關注。直到2月26日,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確認首宗沒有中國旅行史或接觸經歷的感染者;2月29日,華盛頓州報告國內第一宗病死案例;到3月,確診病例迅速攀升,死亡人數幾乎一天一變。

郵輪「至尊公主號」3月9日將停靠加州奧克蘭港。圖為州長紐瑟姆(Gavin Newsom)8日前往港口視察。(路透社)

一再被耽誤的防疫時機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前局長Scott Gottlieb於3月1日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訪問時表示,「目前美國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數目可能在數百到上千之間。」華盛頓州立大學流行病學部副教授Trevor Bedford則認為疫情早在1月19日時已在美國社區傳播,「但由於之前病毒的檢測標準太低,只檢測去過中國的人,所以才一直沒被發現。」

這也正好點出美國疫情的關鍵:檢測規模及標準。據CDC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月27日,美國本土只有445人進行了核酸檢測,因為在那之前只有在14天內「與CDC確診病例有密切接觸,且有發熱等症狀的人;曾去過中國湖北且出現發熱等症狀的人;曾到過中國且有發熱症狀被要求住院的人」,才可接受核酸檢測。

隨着美國出現多宗感染源不明的病例,CDC於2月27日發布最新檢測標準,將14天旅行史範圍擴大至中國、伊朗、意大利、日本和韓國,以及有發燒及呼吸道疾病症狀,且需要住院治療而又來源不明的患者——沒有病徵的人依舊不能接受檢測。直到上周二(3月3日),才由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每個美國人都能接受核酸檢測」。可是於上周一(3月2日)起,CDC官網不再展示目前已檢測的人員數字和各州的確診人數,僅以「YES」或「NO」標註各州「中招」與否。

美國遲遲不放開檢測限制的一大原因,在於該國確實缺乏足夠的檢測能力。2月27日加州州長紐瑟姆(Gavin Newsom)召開緊急發布會表示,「我們只有幾百個檢測包,包括檢測測試和診斷測試,根本不足以讓所需進行的檢測保持公正」,「這不僅是加州的問題」。據彭斯3月1日的表態,聯邦政府在那之前僅下發了1.5萬套檢測設備。美國後續能否進行更廣泛的病毒檢測,將是掌握美國真實疫情情況的前提。

美國的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持續增加,圖為當地工作人員戴上口罩在機場工作。(資料圖片/美聯社)

有限的資源調配及組織能力

當下,美國累積確診人數並不算高,但考慮到少得可憐的檢測規模,整體局面之未知,着實令人擔憂。之所以會發展成這樣,除了美國應對此類公共緊急事件的能力依舊不足及聯邦政府與州政府之間協調欠佳外,也在於社會原因。

美國歷年皆經歷季節性流感,每年都有八萬餘人因流感而死亡。直到3月初,不論是有線電視新聞網(CNN)邀請的醫學專家、紐約州州長,甚至總統特朗普,都一再強調大多數新冠肺炎患者是輕症患者,且可以自愈,這雖然符合事實,但對本就未意識到疫情嚴重性的美國民眾而言,卻不是合適的言論。考慮到單是當下的季節性流感便已造成1.6萬美國人死亡,目前新冠肺炎的傷亡對美國人來說,或許真是可接受的數字。

另一個現實是,相較於中國政府與民眾能相互配合,美國民眾對政府有着根深柢固的懷疑。「這會否是政府與醫藥利益集團合夥謀劃的詭計」等說法,雖然偏激極端且不符合事實,但在醫療成本高昂的美國卻大有市場。當碰到類似的緊急事件,即使是意識到事態嚴重的人,也傾向自己做好準備,包括搶購洗手液、廁紙、消毒噴霧、口罩等物資,又或是囤積槍支子彈等防護性武器。在資源調動和人員組織力這方面過多要求美國政府,是不太實際的。

但是,當民眾明顯未意識到肺炎疫情的嚴重性,政府更應該一再警示社會,積極推動防疫措施。因政治體制的原因,美國聯邦政府所能做的有限,這可以理解,但自從美國境內的疫情開始被社會關注,當專業人員嘗試警示疫情之嚴重性,白宮方面卻一直以維穩為主基調。

美國疫情加劇,有小店售賣口罩、消毒用品。(資料圖片/美聯社)

專家愈發焦慮 白宮依舊淡然

在美國衞生與公眾服務部及CDC等機構的專家一再強調新冠肺炎在美國境內擴散只是時間問題,需加強美國本土防疫措施時,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仍於2月21日忙着呼籲中國要進一步對疫情「完全公開和透明」,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於25日忙着強調美國已經控制新冠肺炎疫情,且經濟狀況良好,不致於釀成經濟災難,他甚至預期美國聯儲局不會因而緊急減息。

2月27日被特朗普指派負責防疫工作總指揮的彭斯,做的第一件事並非檢查醫療事務,而是召集衞生領域的官員、學者、專家,要求各人公開發表疫情相關言論前,必須先與副總統辦公室協調,被輿論痛批為「統一口徑」。2月29日,他在接受CNN採訪時再次宣稱大多數美國人面臨的風險很低,對於口罩緊缺的質疑,他表示美國政府正與口罩生產商3M溝通簽訂合同,確保後者每月增產3,500萬片口罩。

可是按照衞生與公眾服務部上周三(3月4日)的說法,美國戰略儲備了1,200萬片N95口罩及3,000萬片外科手術口罩,倘若疫情在國內爆發,當下的儲備量僅為屆時需求的1%。彭斯本人直到上周四(3月5日)視察3M工廠時,才承認當下的口罩產量不足,並同時意識到核酸檢測工具的生產速度也難以跟上增長需求。

如果說彭斯勉強還可算實事求是,特朗普本人就真是極不負責。連日來,CDC多次警告疫情在美國蔓延的風險,特朗普卻不斷表示「美國控制得很好」、「疫情對美國民眾構成的風險很低」、「總有一天,疫情會像奇蹟一樣消失」。世衞上周三公布全球確診新冠肺炎的死亡率為3.4%,特朗普卻憑「直覺」質疑「我看就不到1%」;他在當日與航空公司高層開會時,更將美國病毒檢測工作不力歸咎於前總統奧巴馬,稱其決定導致美國缺乏大範圍高效進行病毒測試的能力,聲稱是自己讓病毒的檢測更快、更精準。

遍覽特朗普等人的言論,主要都在釋放一個信息:特朗普政府對疫情已經作出最正確、充分的應對舉措和判斷,美國人民大可寬心——當國內和國際專家一再警示,各國相繼採取嚴厲措施,特朗普政府還這樣操作,歸根結柢還是與2020總統大選有關。

2月29日,在華盛頓白宮新聞發佈廳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右)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陪同下談到新型冠狀病毒。(資料圖片/美聯社)

特朗普2020選情的最大隱患

美國現有感染新冠肺炎的規模暫時無從得知,可一旦出現大規模爆發,核酸檢測的延誤極可能讓感染病患錯過最佳治療時機,從而增加死亡率。

與此同時,進入3月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已經成為美國各大媒體的頭號關注焦點,甚至一度超過美國總統大選。美國各主流媒體大多親近民主黨,平時就對特朗普屢屢批評,加之大選年到來,特朗普免不了遭受高規格的批評與監督。此次疫情已經成為白宮一次無法混過的大考。

從彭斯近幾日的舉措及表態來看,雖然依舊面臨很大的困阻,但相信美國政府已逐漸擴大檢測範圍、下放檢測權力,這些都是為了及早發現病例,是值得肯定的。但發現病例僅是第一步,之後如何採取隔離措施?如何安置治療?病例數量激增後如何紓緩醫療體系的壓力?如何勸服或要求民眾減少接觸、減少乃至避免外出?是否能在必要時取消一連串大型公眾活動?這些都是白宮需要與各州政府乃至國際社會協力處理之事。

特朗普要想連任,亦需確保美國經濟運行平穩,股市不出現頻繁的大波動,但近來的情況顯然不容樂觀。中國經濟停擺一個半月對世界供應鏈帶來的影響遠超人們的預估,加上各國開始採取相應防控舉措,各行各業面臨的窘境,儼然昭示着一個經濟大蕭條的到來。

圖為2月27日,北卡羅來納州的民眾戴口罩參加總統大選候選人桑德斯的競選集會。(Getty Images)

回望一個月前,當時疫情主要集中在中國,白宮在作壁上觀的同時,更看着民主黨各總統參選人的相互攻擊。特朗普原本可以就這樣以逸待勞地面對2020年的總統選舉,但倘若此次疫情處理不當,那麼當媒體和民主黨群起而攻之,當美國聯儲局緊急減息也無法挽回經濟的頹勢,新冠肺炎這隻對中國而言2020年最大的「黑天鵝」,便將同樣降臨美國,直趨特朗普門前。

上文節錄自第204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9日)《美國疫情堪憂 新冠肺炎不僅是中國的「黑天鵝」》。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