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應對疫情各施各法 日韓兩種不同的穩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與日本的首宗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都在1月中後段出現,至今兩國也出現了不同的穩定局面。

截至本周一(3月16日),韓國確診達8,320人,死亡75人,每日新增確診百份比從3月4日起回落到單位數,更連續六日徘徊在1.5%以下。較2月18日新天地教會成員的第31宗確診後每日幾乎以倍數上升的案例而言,疫情無疑已踏上傳播曲線尾段。

一海之隔的日本,截至本周一,確診突破830人,死亡27人,每日新增確診比例,除了在3月前曾有數天偶發突破20%外,皆在5%至10%的比例內。疫情穩定地以低比例擴散,似乎已成功拉平病毒傳播曲線,避過大爆發導致醫療體系崩潰的命運。

這兩種不同的穩定,其實源於日韓各自的抗疫對策與國民習性。

韓國全套科技迅速抗疫

韓國的抗疫成果,除了有賴民眾的團結和警覺之外,更重要的還是其檢測追蹤疫情傳播的能力。首先,有了2015年對抗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的經驗,韓國在疫情大爆發後馬上實施全面病毒檢驗措施,先為新天地教會的教眾檢驗,並在全國各地設立50處免下車(Drive-through)檢驗站供民眾使用,整個檢驗過程只需10分鐘左右,受檢驗者將收到手機訊息通報檢驗結果。

聞名全球的韓國免下車(drive-through)病毒檢測。(路透社)

目前,全韓國有117個機構有設備檢驗新冠病毒,每日平均進行1.2萬宗,其最高檢驗能力高達每日2萬宗。政府會免費為任何有醫生轉介的帶病徵者檢驗,而任何人都可以自費檢驗,每次收費大約為17萬韓元,折合大約1,100港元,遠較美國動輒上千美元的檢驗費為低。

極其普及的檢疫,還配合上韓國的專業數據追蹤制度。韓國政府目前可使用閉路電視畫面、手機與汽車的全球定位數據、信用卡交易紀錄等眾多個人資料項目去監視疫情分布。同時,政府設有追縱小組,以數據配合查問,專責找尋疑受感染者進行檢驗。檢驗呈陽性者馬上進入自我隔離,由政府以手機程式或電話通訊緊密追縱,在尋得有空氣密封隔離病房的醫院後,以救護車進行點對點接送,避盡減少確診患者與外界接觸。

這種由數據收集、病源追蹤、病毒檢驗,到檢後隔離與治療的全方位抗疫措施,讓韓國得以在不足一個月內由全球注視的疫情重災區,變成為外國仿傚的抗疫示範。

民間衞生意識救了日本

相較於韓國政府的全套防疫措施,日本政府的應對可算是「無為而治」,而且其「有為」之處也惹來重大批評。首先就是2月初被隔離於橫濱港的郵輪鑽石公主號事件。日方堅持讓乘客、船員於船上隔離,然而卻沒有設立有效的隔離環境,隨後不少人完成船上隔離回家後卻檢測確診。

更嚴重的是,日本看似低水平的傳染幅度被外界質疑是日本檢驗不足的結果。雖然有醫療人員認為這是各地官方醫療中心未能有效協調所造成,不過日本政府也有可能是想收縮檢驗規模,讓輕症確診病人數量分散,而避免醫療系統負荷過重。迫於外界壓力,日本政府於3月6日才決定接受更多的檢驗方式,並授權個別醫生批准病者進行檢驗,幸而隨後未見新增確診比例急增。

面對國家法律防疫權力不足的問題,日本國會上周五(13日)正式授權首相安倍晉三宣布緊急狀態令,讓各地方首長有權要求民眾留在家中、迫使學校關閉、取消公眾集會、收購必需物資,並暫時徵用私人物業改作醫療用途。不過,安倍翌日表示,由於日本疫情擴散速度尚較他國緩慢,因此並無宣布緊急狀態令的必要。

在政府抗疫遲緩的情況下,日本尚未有出現大爆發,其原因很可能是出於日本人既有的衞生習慣。有外國記者在日本街頭進行訪問,一位沒有戴口罩、聲稱新冠肺炎比流感弱而不值擔心的受訪者,竟然也承認他每天回家會馬上以酒精洗手作預防。同時,在1月疫情消息由中國武漢傳出之後,日本的流感病症數字比過往三年大減一半以上,外界認為其主因是民眾防疫意識提高的自然結果。

由此可見,政府未有作為,日本民眾已搶先自行提高個人衞生標準防疫,使得日本疫情從未遇上嚴重爆發,更為其慢半拍的官僚體系換來了詳細考量抗疫政策的空間。

上文節錄自第205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16日)《應對疫情各施各法 日韓兩種不同的穩定》。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