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言自得】花開瘟疫蔓延時

最後更新日期:

那年日本櫻花開得特別燦爛,朋友紛紛前往日本賞花。我和她於是靜靜坐上高鐵列車,前往武漢大學。畢竟武漢大學被譽為世界十大最美校園之一,而且校園內有一條櫻花大道、接壤着櫻花大道的還有一道迷人的情人坡。單憑這兩個漂亮的名字,已經值得拋棄日本而北赴武漢,加上伴隨着層林盡染的櫻花是百年學府的人文氣息,教人默默緬懷着武漢櫻花滄桑的歷史。

撰文︰楊志剛

中華大地繁花似錦,中國文人亦喜以花入詩、以花弄文。有謂:菊,花之隱逸者;牡丹,花之富貴者;蓮,花之君子者。我曰:櫻,花之灰姑娘,自古被文人冷落。讀盡唐詩宋詞,不見一首詠櫻詩。古來最受文人寵愛的首推梅花。單是毛澤東一首《詠梅》,便堪稱千古絕唱:「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這個「山花爛漫」之中,櫻花不會缺席,卻只是名不上榜的陪襯;孤高地在叢林中傲然獨笑的梅花才是花魁。我驀然領悟:原來真正「俏也不爭春」是櫻花,不是主角梅花。

中華大地繁花似錦,中國文人亦喜以花入詩、以花弄文。(新華社)

武漢櫻花的花期是3月中旬至4月上旬。新冠肺炎由武漢蔓延,經過全國人民史詩級的團結和犧牲,抗疫已經取得讓人鼓舞但不鬆懈的成果。今周是武漢大學櫻花的初開期,正值疫情稍退,櫻花大道兩旁的千棵櫻花在病疫肆虐中定必如常綻放,在燦爛中多了七分梅花的堅拔挺秀、錚錚傲魄。

櫻花大道長三百米,我們那次漫步花間已經是落花期,遊人較少,但仍然是到處櫻花燦爛。緩步櫻花大道,不知不覺來到一片草坡,我們就是在青葱草坡遇到小晴和她的愛人小彬。萍水相逢,小晴頑皮地笑問我們:「你們來情人坡談情嗎?」我也笑着問:「這裏就是情人坡嗎?我們是專程從香港來情人坡偷情啊!」小晴知道我們來自香港,馬上熱情地告訴我們她在香港住過一個月。細問之下,真是他鄉遇故知。年紀輕輕的她竟然是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的教授,曾經駐在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作一個月的交流。那年我仍在中文大學任教。怎料到在我面前的年輕頑皮女子竟然是一位醫學教授,我有點手足無措。她曾駐中大醫學院,如果我又自稱在中大任教,可被視為膚淺的流氓腔調。為免以為我們白撞,我急急從背包拿出教員證,這還不夠,我還匆匆在手機搜查了我寫得較滿意的文章讓他們看。閱畢,我們四人在櫻花大道下的情人坡上開懷大笑。

早前武漢封城後,主幹道上車輛疏落。(資料圖片/路透社)

小晴出生貧農家庭,自小就要在課餘時間幫父母務農。「很辛苦呀!被太陽曬得像個黑人!」她笑着說。小晴在農村小學成績出眾,並以全鎮第一的成績入讀省裏的第一中學,然後以全省最優異的高考成績入讀武漢醫科大學,然後以班裏第一的成績畢業,並留校任教,是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的主任醫師。 小彬是她醫學院的同學,是深圳人民醫院的主任醫師,因工作關係住在深圳。「你們中文大學醫學院的專業水平超高啊!」她說。我對她說:以你們這樣出眾的條件,這樣高的水平,可以輕易考取香港的醫生執業試,然後來香港任教和執業。「不喇,國家需要呀」,她輕笑而堅定地回答。

武漢爆發疫情,我想起了小晴。1月23日武漢封城,引發了民眾恐慌,數以萬計市民湧到武漢醫院,令當地醫療機構幾乎崩潰。我開始為小晴擔心。在「武漢加油」口號之下,八方增援,全國源源不斷調集四萬多來自各省市的醫護精英及大量醫療設備和物資增援武漢,十天之內為嚴重病人建成兩所有千張病床、設備齊全的醫院,並大量興建方艙醫院,全面救治確診病人。媒體報道湖北有逾千名醫護人員在抗疫中殉職。小晴能否捱過去?小彬是留守在深圳醫院保衛中國南大門,還是北上武漢,和愛人並肩保衛大武漢?我不敢過分騷擾,只兩度微信小晴:在國家需要妳的時候,請好好照顧自己。微信發出後,音訊全無。

武漢大學的簡歷是中國近代史的濃縮版。武漢大學的前身是清朝湖廣總督張之洞1893年創辦的「自強學堂」。但是清朝積弱,教育興國只能淪為夢想。1926年南京政府將學堂改建為國立武昌中山大學。日本侵華時武漢淪陷,校園成為日軍司令部。日軍為了顯示其長期佔領的野心,於1939年在校園種植櫻花。日本投降後大學復課,並設立醫學院。1949年新中國成立,學校更名為武漢大學。1972年中日關係正常化,日本向中國贈送一千株櫻花樹,其中一部份贈予武漢大學。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再度贈櫻,種植在校園櫻花大道。那個年代,日本對侵華歷史真誠懊悔,是中日關係高峰期。櫻花在武漢獲得專家的悉心栽種,加上當地原生的各類品種櫻花,讓武漢成為櫻花之城。武漢大學亦經過多年的自強不息,成為國際頂尖的高等學府。例如武漢大學醫學院的超高國際水平,讓其畢業生無需通過任何當地專業考試便可以自動在新加坡行醫。

2020年3月10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赴武漢了解社區疫情防控。(資料圖片/微博@新華視點)

武大精神就是自強。全國人民以承擔和犧牲打一場史詩級的抗疫戰,打出國家民族新的自省自強,亦向世界展示中國的制度是全國為民、全民為國。 有了全國為民,才能調動全民為國。

今天,微信朋友圈說武漢長江大橋昨晚放煙花,五彩煙花在夜空打出「戰勝疫情」的彩色大字。下午,我收到小晴從微信傳來的兩張照片,一張是青葱草坡,後面是櫻花。另一幀是她的自拍照。有點憔悴,頭髮剪短了,眼圈和鼻樑上有明顯紅痕。是長時間緊戴眼罩和口罩擠壓成的痕迹吧。「疫情過後,來武漢看櫻花。」她說。

《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楊志剛其他文章:

【揚言自得】「武漢一疫」並非生化戰

【揚言自得】多瑙河畔蘇州夢

【揚言自得】八千米高峰的歷史真實

【揚言自得】看荷里活電影 縱觀天下局勢

【揚言自得】楊振寧的兩次淌淚

【揚言自得】天才的哀歌 平庸的凱歌

上文節錄自第205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16日)《應對疫情各施各法 日韓兩種不同的穩定》。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