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山】垃圾遍地人潮未減 「山野無痕」港人有責

最後更新日期:

疫症爆發,行山的人數劇增,山上遺留的垃圾量也隨之急升。近月訪港旅客幾近絕迹,這回難再推卸責任,諉過於他人。

十七年前,沙士一役曾出現過相似情況。遊人醜行盡現,垃圾遍山的新聞頓成熱話。瘟疫總會消退,行山熱潮也會減退,自發的清理活動亦然。歷史總是不斷的重演,但最令人感嘆的是,香港人善忘,對環境的關注很快會被輪轉的訊息淹沒,成為一則舊聞。

撰文︰羅榮輝

大家提着袋子,以夾子沿路撿拾山上較易清理、體積較大和可分類回收的垃圾。(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月初參加了一場淨山活動。大家提着袋子,以夾子沿路撿拾較易清理、體積較大和可分類回收的垃圾。可是,遺留經年的垃圾,愈發難以清理。半埋土中變成了蟻窩的鋁罐、已散碎又與泥土混和在一起的膠袋,還有與枝葉互相糾結的布塊絲線,又可以怎麼清除?亂拋垃圾引起的後遺症,也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

路上隨處可見的紙巾、口罩、食物包裝和煙蒂只是鳳毛麟角,在林蔭深處和懸崖之下,還堆積着各種各樣的垃圾。但大家心裏明白,任憑你再多幾雙手,都無法將之徹底清除。然而當你發現了一角不起眼的糖紙、一個緊卡在岩石縫隙中的膠樽,又或是可能沾滿細菌的污穢紙巾,還是會想盡辦法一一清理。

對於途人的一聲「謝謝」、「辛苦你了」,總有莫名的抗拒。非我對別人的善意不領情,只是不懂得如何反應。難道要回一句:「不用客氣,應該的」?當清理義工不過出一身臭汗,身體疲勞隔天就能恢復。山友善盡本分帶走垃圾,可要比一聲多謝一番感激實在得多。

或許,應該趁此機會向路過的山友推廣環保,藉此進行公眾教育。不過大多數人(特別是成年人)都不喜歡被教育,更不要說當面說教和指正。除非遇着那些無恥得把我視作流動垃圾桶,試圖把自己的垃圾塞進我袋子裏的人,否則,我還是一律以微笑回應。

我們直觀的以為,既然有能力將食物飲料攜到山上來,自也有能力帶回山下去。此舉根本毫不費力,況且也是基本的公民責任。將垃圾隨處亂棄,令人難以索解。不少人為這種現象尋找因由。最常見的論述是這群不顧公德的人甚少或從未行山,而且他們環保意識低,本着到此一遊的心態而把垃圾亂棄,但我對此總抱懷疑態度。

我恨不得將這些劣行歸咎於環境教育的不足,好歹也有個原因給對症下藥,讓人期盼改變的可能。可是清潔香港運動已然推行數十載,今天仍在歸罪公民教育和宣導不足實在說不過去。我逐漸發現,兩者其實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沒好好處理自己的垃圾,沒有任何原因,只是不為,就這麼簡單。努力為他們找一個像樣的理由(藉口)不過是為難自己。

路上隨處可見的紙巾、口罩、食物包裝和煙蒂只是鳳毛麟角,在林蔭深處和懸崖之下,還堆積着各種各樣的垃圾。(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同樣是一個文明社會,日本人都已經自律得把自己的排遺揹下山去了,我們還在呼籲大家切勿亂丟垃圾,怎不令人汗顏。「自己垃圾自己帶走」已推廣多年,以往透過各種場合和媒體推廣環保訊息,嘮嘮叨叨地不斷重複連自己也感到煩厭。是環保也好,是公德也好,我逐漸覺得,像這樣的陋習,無法藉由講道理或道德感召去改變。我愈來愈相信,無理的人無法被道理說服,無德的人不可能被道德規範。

另一方面,我們都輕省地把目光聚焦在丟垃圾的那些人身上,指摘他人的不是,批評他們自私自利又欠缺公德心,還要別人替他們「執手尾」,可我們絕少會反問自己可有做好應有的本份。如果說這些人只是山裏的一個過客,毫不在意個人行為所造成的破壞,那麼我們反觀自己的日常生活,不也是在大量消費,不斷地製造垃圾?我們又何嘗不是本着只活一次、只着眼目前的態度而把廢物丟到垃圾箱裏,然後轉送到堆填區這個我們既看不到也嗅不着的地方去處置?我們不也活得像個地球的過客?我們的行為和環保意識,沒有比他們更高尚更正確,最多只是沒比他們差而已。

「自己垃圾自己帶走」已推廣多年。(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必須承認,自然環境的破壞對大眾來說,並不會即時損及個人生計、性命和財產。若非迫在眉睫,垃圾多得擠到家門口,不會有足夠的脅迫力作出改變。我並不質疑環境教育的必要性,但憑個人觀察,環保觀念已很難透過活動主動灌輸給受眾,改變積習難返的行為。

環保意識的培育,很視乎一個人自我檢視的能力。不論是活動的旁觀者還是參加者,不論是在活動進行當下乃至在後續的生活裏,同樣需要自省,而且是持續的、深刻的自省。再者,也需要有一個良好的參照對象,擇善而從,才能將意識轉化為具體行動。

畢竟都市生活過於繁忙,日常有太多大小事情需要兼顧和處理。整個大環境都在迫使我們去追求什麼,渾忘了生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因而忽略了生活的細節。但凡美好生活,都是從日常細節開始的。注重生活的細節,才能釀成良好的習慣。

我們反觀自己的日常生活,不也是在大量消費,不斷地製造垃圾?(資料圖片 / 李澤彤攝)

或許向公眾推廣環保,理應抱持積極態度,說些充滿正能量的話,減少「放負」,但對於自然環境的未來,我卻未敢樂觀。在可見的將來,難以預期有什麼實質改變。就像剛清理完的沙灘,隔天又會給湧上來的垃圾填滿。

然而,結果絕非用來衡量是非的唯一理由。我們在生活中實踐減廢,是因為自己做得仍未夠好,能少一件是一件;繼續去當清理義工,是因為能撿一件是一件;依然去參與推廣和教育,是因為仍有很多願意作自我反省的人,而且,還有很多為此而付出努力的同行者,一直在身邊。

到了最後,至少可以對自己說,我們不是過客,我們視這裏為家,並為此努力過。我們,配得上這個美麗的地球。無理的人無法被道理說服,無德的人不可能被道德規範。我們都把目光聚焦於別人,卻絕少反問可有做好本份。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羅榮輝的文章:

【行山】盲目講求設施與享樂 源於對自然有誤解?

【行山】陰天山野之行 尋找女神山

【行山】走一條回家的路 在終點上平安再聚

【行山】山靜心不寧 心寬路則闊

【行山】走遍麥理浩徑 穿越山水間的點滴與想像

【行山】挑戰風雨交加的日本雪溪  眺望群山景致

【行山】與視障人士同遊郊野 擴闊彼此視野

【行山】網民站於「安全高地」 有否真正了解行山這回事?

上文刊登於第206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23日)《過客》,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