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公園.二】深圳首現中式主題公園 行業發展歷經幾次洗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愈來愈多的主題公園落成,既出現雷同現象,也形成惡性競爭,人們開始討論如何建造更具特色的樂園,以及主題公園該如何發展下去等問題。那麼,就讓我們走進這個為許多人打造夢幻世界的產業看看吧。

承接上文:【主題公園.一】國外舶來夢幻世界 中國主題公園掀熱潮

中式主題公園首現深圳

但是,林煥傑認為,1989年才是中國主題公園的元年。因為1989年,深圳華僑城集團建成了錦繡中華,首次專業、有系統地建造主題公園,並發展成為一種新型產業。隨後,該集團打造了一系列主題公園,並帶動業界發展及壯大,更推動了中國主題公園進入了爭霸年代(表一及表二)。

(香港01製圖)

林煥傑講述了當年的歷史:「深圳是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華僑城集團是一家中央企業。當時國家允許在今日深圳南山這一塊土地開發深圳華僑城項目,時任(香港中旅集團)副董事長的馬志民就成為了開創者。」

當初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設想呢?「馬志民經常出國,他見識了許多國外的娛樂項目。改革開放以後,中國開放了國門,很多港澳台乃至國外的商人在深圳做生意,馬志民意識到需要打造一些娛樂設施,吸引這批人消費,同時還要吸引更多人來內地。於是,他根據多年在歐美考察的經驗,決定依照國外模式,建造一個主題公園。」林煥傑說。

錦繡中華是馬志民當年在深圳打造的第一代主題公園。(Getty Images)

土地有了,大體規劃有了,接下來的問題是該建造怎樣的主題公園。「馬志民考慮到外來客人進來後,應該讓他們在短時間內了解中國。他決定把這個公園叫做錦繡中華,將祖國大好河山微縮於此,向外傳遞中國文化。」林煥傑進一步解釋,「就像黃鶴樓、長城這些不同景區景點的標誌性建築,被(縮小)放進一個公園中,吸引國內、國外的遊客。」他指出,「錦繡中華把這一票打響後,甚至得到國家的認可,地產商的青睞,旅遊地產的概念就是從這個時候興起的。」

被譽為「中國主題公園之父」的馬志民後來又帶領華僑城集團打造了第二代主題公園「歡樂谷」,並發展成將動態遊樂設施和靜態景觀相結合的代表性產業,也令深圳成為引領這一波熱潮的先驅。

馬志民帶領華僑城集團打造了第二代主題公園「歡樂谷」,圖為深圳歡樂谷。(Getty Images)

接下來,2006年開業、位於廣州番禺區的長隆歡樂世界成為珠三角地區主題公園的後起之秀,它引進世界先進的遊藝設備,為花城市民打造了一個號稱集「八項世界之最」的大型樂園;之後又將版圖擴張至另一個沿海城市:在緊鄰澳門的珠海建立長隆海洋王國。這兩個別具特色的樂園,不但吸引港澳遊客到來,而且常成為電視劇集中的取景地。

長三角帶動業界大洗牌

如果說位於珠三角的深圳是中國開發主題公園的鼻祖城市,那麼,地處長三角的上海則促進主題公園版圖大洗牌。

上海西南部的虹梅路上,地鐵一號線和幾條主要繞城公路在這裏交匯。改革開放後的1985年,上海引進國外的遊樂設施建造了本土第一家大型遊樂園—錦江樂園,隸屬於錦江國際集團。這裏成為上海及其周邊遊客絡繹不絕的玩樂天地。

上海引進國外的遊樂設施建造了本土第一家大型遊樂園—錦江樂園。(Getty Images)

上海孩子的童年記憶中都有錦江樂園那座全國首個巨型摩天輪和雲霄飛車(過山車)—曾經的春遊目的地、周末休閒的選擇。在1985年9月14日的《解放日報》上,刊登了錦江樂園過山車的廣告:「國內最大型、最驚險的遊樂項目之一,本市第一個單環滑車現已建成開放。」彼時門票只需要五角人民幣。有人說,坐在錦江樂園制高點的雲霄飛車上,可以飽覽大半個上海市區。

如今的錦江樂園門票已經翻了幾百倍,每年接待超過100萬人次遊客。曾經荒涼的虹梅路周邊,也發展成為繁榮的商業區,坐在雲霄飛車上,周圍是節次鱗比的高樓大廈。這座「老上海」心中的樂園,帶着一代人的集體記憶,邁入新世紀。

2009年,華僑城集團將其成功在深圳打造的「歡樂谷」主題公園品牌帶進上海。從開業起,這個歡樂谷就與錦江樂園形成競爭。然而,位於上海近郊松江佘山的歡樂谷佔地面積達到65萬平方米,這讓佔地面積不足20萬平方米的錦江樂園難以望其項背。

參考外國主題樂園而建造的「歡樂谷」結合動態遊樂設施和靜態景觀園點。(Getty Images)

上海歡樂谷繼承粵深地區的優良傳統,大刀闊斧開闢出上海及其周邊遊客心中的理想樂園。全國第一座木質過山車、水上過山車和跳樓機,高科技設備和豐富的節目,成功在上海乃至華東地區豎起口碑,也無形中讓老牌錦江樂園失色不少。

除卻上海,長三角地區的主題公園開始蔓延,整個華東地區的業態蒸蒸日上。譬如老牌的杭州宋城、蘇州樂園各具特色,蘇南城市常州的中華恐龍園也不甘落後,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的恐龍主題樂園。

長三角地區主題樂園的逐鹿群雄之戰,打破主題公園在珠三角地區的一方獨霸局面。幾大專業打造主題公園的企業佔據市場大多數,風頭逐漸壓過一些老牌、甚至和政府合作的主題公園。

2018年,本土品牌連鎖主題公園總遊客量達1.3億人次。(Getty Images)

時至今日,本土主題公園不但遍地開花,也成就了開發它們的連鎖運營商,如華僑城集團、華強方特集團、宋城集團、萬達集團、融創集團和長隆集團等等(表二)。

這些連鎖運營商也將主題公園打造成為房地產開發項目,根據諮詢顧問公司AECOM發布的《2018中國主題公園項目發展預測》報告,當時中國主題公園遊客總量近1.9億人次,當中包括了上海迪士尼樂園,其中本土品牌連鎖主題公園總遊客量達1.3億人次,佔全部主題公園總遊客量的67%。

(香港01製圖)

同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發出第400號《關於規範主題公園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規範》)。當中,對中國內地主題公園提出規範和要求,並將中國主題公園劃分成特大型、大型和中小型三個等級,規範選址和土地管理。根據《規範》中的數據,中國特大型主題公園佔25%,大型則佔42%。主題公園由此成為了獲國家和投資者重視的產業,林煥傑說,「估計到2020年,中國主題公園的零售額可達120億美元。」他認為,這是一個甚有前途的產業。

迪士尼進場帶來衝擊

主題公園的殘酷競爭不僅於此。2016年,這是遊客聞之歡欣雀舞,卻讓業內人士五味雜陳的年份。林煥傑把這一年稱為「新的發展時期」,因為強勁的海外競爭對手——迪士尼樂園進入中國市場,年中於上海開幕。

上海迪士尼樂園的進場,讓行業再次洗牌。(Getty Images)

丁丁在前年去了這個世界級樂園。作為一名遊客,他這樣比喻自己的選擇:「去迪士尼或環球影城就像吃肯德基、麥當勞,但是,大多數時候我會想吃一頓擁有熟悉味道的中餐。」儘管國際品牌實力強大,但從小陪伴他長大的歡樂谷、錦繡中華等卻是食之有味的回憶,好像「媽媽做的菜」。

當時,政府也注意到主題公園的商機,引進國際主題公園未嘗不是一種好辦法。上海迪士尼是繼美國洛杉磯、美國奧蘭多、法國巴黎、日本東京和中國香港之後,世界上第六座迪士尼樂園,也成為中國內地第一座海外引進的主題公園。這讓幾大本土主題公園開發商開始感受到外來衝擊和危機。2021年,預計設址北京通州的環球影城主題公園將會開幕;而總投資5.5億美元的樂高樂園(LEGOLAND)同樣選址上海,預計2023年營運。

海外力量例如迪士尼等進場,讓本土主題樂園受到一定影響。(Getty Images)

面對海外力量進場,本土主題樂園的生存情況值得關注。林煥傑的結論是:「截至2019年8月底,中國內地的主題公園共有339座,其中23%錄得虧損、22%大致持平、53%獲得經營性盈利。」(註:經營性盈利是指靠經營主體公園的收入,不包括企業的其他投資。中國現有主題公園的成人票價多定價為150元人民幣及以上,平均約為200元。)

基於國情和人均消費水平,本土主題公園擁有龐大的遊客市場。AECOM在2018年發布的報告則顯示,中國主題公園的遊客總量達到近1.9億人次,預計2020年遊客量達2.3億人次。以中國14億人口計算,中國主題公園的人均訪問量為0.13,美國主題公園現今人均訪問量達到0.65。以此來看,中國主題公園雖然已經規模不小,但是要追上世界的腳步仍有持續增長的巨大空間。

中國主題公園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Getty Images)

千千萬萬如丁丁這樣的國人,見證和經歷了主題公園在自己國家的萌生和興起,對這個伴隨自己成長的事物也寄託了巨大期望。有朝一日,他們的孩子也會在屬於自己的主題公園玩耍。

可曾記得,萬達集團創辦人兼總裁王健林數年前接受訪問時說:「有萬達在,上海迪士尼樂園二十年之內都盈不了利。」此番豪言壯語,代表本土主題公園打造者的雄心壯志。王健林的確建造了許多座(兒童)樂園,其他大中小型企業若能將旗下主題公園用專業化的理念建造,當主題樂園真正地成為現代人的精神家園,不再是資本角逐的工具,或政府的面子工程,那時,中國出現「迪士尼」指日可待。

上文節錄於第208期《香港01》周報(2020年4月6日)《我們離迪士尼還有多遠?中國主題公園進入新時代》。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