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深度|與曾鈺成對話——中央「突襲」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基本法》第23條立法問題纏繞多年懸而未決,剛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突然宣布審議授權人大常委親自制訂「港版國安法」的草案,為本來就不平靜的香港投下一枚「超級震撼彈」。不少人霎時間驚慌失措,有的籌劃移民,有的拋售股票,有的擔心無法悼六四,有的憂慮上網要翻牆……連見慣風浪的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接受《香港01》專訪時也形容,中央之舉實在「出乎意料」,因為他日前才公開分析推論,中央不可能特意制訂一條專門適用於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再通過《基本法》第18條納入「附件三」而直接在港實施。

《草案》出乎意料,但非不能理解

全國兩會召開前夕,港區人大陳曼琪已預告將提案中央親訂《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再根據《基本法》第18條納入「附件三」,直接在港實施而無須本地立法。不過,曾鈺成在《灼見名家》開咪分析,中央出手前必先解釋三大問題——「維護國家安全」是「國防外交」還是「特區自治」事務;專為香港而設的《國安法》,是否「全國性法律」;即使納入「附件三」,是否就能與「普通法」相適應——否則根本行不通。

事隔兩天,《香港01》於5月21日獨家報道,全國人大會議或將決議為香港度身定做「港版國安法」;當晚官方公佈有關議程為名「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的議案」。

「真的出乎意料。之前也從沒聽過中央有如此想法。」自2016年卸任立法會主席並淡出民建聯核心、專注香港政策研究工作的曾鈺成坦言,雖對中央之舉感到相當意外,但並非不能理解。仔細閱讀《草案》及《草案說明》過後,他對自己提出的三大問題有些新的看法。

全國人大會議為香港度身定做「港版國安法」,有關議程為名「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的議案」。(路透社)

首先,他認為「維護國家安全」並不只是「特區自治」事務,也不可能全由特區政府負責,當初中央給予香港責任「自行立法」,而非授權香港「自行管理」,正如《基本法》的條文分布,前者屬於第二章「中央和特區關係」,有別於第五至七章提及的自行管理事務;其次,他認同內地憲法學者所言,「全國性法律」的判斷標準在於「制訂機構」而非「地域空間」,凡屬全國人大通過的法律,就是「全國性法律」,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最後,他相信負責制訂「港版國安法」的人大常委一定會徵詢香港專家意見,甚至邀請他們參與立法工作,方能確保法律內容符合普通法要求,讓香港法院能夠處理。

有人嘴巴喊「光復」,實際心裏想「港獨」

「中央為何出手?最根本的問題,是目前有沒有『建立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其實,這番話去年底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也提過,但很多人以為是說說而已。不過,從過去大半年發生的事情來看,我們不能夠不承認,香港已經出現一些挑戰國家主權、危害國家安全、衝擊一國兩制的現象,而且越來越嚴重。問題是,我們沒有遏止的法律和機制,導致局面相當嚴峻。」曾鈺成所言,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會王晨昨早說明《草案》時類近——《基本法》第23條立法問題遭反中亂港及外部勢力極力干預,一直被嚴重污名化、妖魔化,特區已經很難就此自行立法,甚至可能長期擱置,造成維護國家安全的「短板」;而去年爆發「反修例風波」後,反動勢力公然鼓吹「港獨」、「自決」,從事分裂國家的活動,令香港的國安風險日益突顯,必須從國家層面出手,針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活動等四大罪行進行立法。

曾鈺成指出,「他們嘴巴喊著『世代革命,光復香港』,表面上辯稱不是港獨,暗地裡又說兩者沒有分別。」(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然而,不少參與反修例活動的市民或會認為,去年只是不滿特區政府強推修例而非立心「顛覆國家政權」、「破壞一國兩制」,因而埋怨中央「亂扣港人帽子」、「借故整頓香港」。

「有些人『覺得與否』是一回事,我們要看事實。那四大罪行為何首要針對『分裂國家』?因為『港獨』愈來愈囂張,新冠肺炎疫情一退,他們就開始集會,唱唱歌也就算了,還到處高呼『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這能視為『言論自由』的體現嗎?不!」曾鈺成希望香港人能夠客觀一些、坦誠一些地看待有關行為,「他們嘴巴喊著『世代革命,光復香港』,表面上辯稱不是港獨,暗地裡又說兩者沒有分別。這很難不被視為『分裂國家』的行為。」

香港已成美國籌碼,必須遏止外國干預

至於四大罪行當中的最後一項「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活動」,曾鈺成提醒,必須放在「中美博弈」的格局下去理解有關問題,因為香港已經成為美國的「籌碼」,但美國之所以干預香港,並非支持香港獨立,而是希望香港實行美國想要的一國兩制。他又提到,回望美國過去三十多年對世界各地的干預(伊拉克除外),全都無須派駐軍隊打仗、更加不是明刀明槍,卻能成功扶植親美力量、顛覆當地政權、造就顏色革命;而美國最常用的手段,就是通過鼓動組織當地的反對力量,透過集會、堵塞交通、罷工等手段,以迫使政府接納所謂訴求。

事實上,當《草案》被納入人大會議議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已預告,將作出非常有力的反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更發表聲明,指它或影響對香港地位的評估,而美方將與香港人同行;美國共和黨眾議員佩里(Scott Perry)甚至提出法案,授權特朗普承認香港屬獨立國家。個個以「自由」之名大義凜然,說得好像當地沒有涉及限制個人自由的《國家安全法》一樣。

當《草案》被納入人大會議議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已預告,將作出非常有力的反應(美聯社)

「所以說,『港版國安法』是極具針對性和現實意義的。我也相信,絕大部分人並不會因為參加和平集會而觸犯四大刑事罪行。例如出席六四悼念活動,首先要看你是否意圖分裂國家、顛覆政府,如果你沒有任何實際行動,又沒有組織實施恐怖活動,那就沒有問題。」對於有網民擔心「港版國安法」會以言入罪而匆忙刪除Facebook、Telegram及「連登討論區」等社交平台和通訊程式的帳戶,曾鈺成笑言,「如果他們收斂一下,那也不錯啊。」

泛民百分百虛偽,「港版國安法」不是23條

不過,泛民主派並不以為然。人大公布議程當晚,他們隨即召開記者會,批評全國人大繞過本地立法會制訂「港版國安法」,是公然僭越《基本法》所賦予香港就國家安全問題自行立法的憲制權力,等同宣判「一國兩制」的死亡並宣告「一國一制」的實施。

「這些話非常令人反感。他們是百分百的虛偽!說什麼人大繞過本地立法,問題是,這麼多年來,23條之所以未能自行立法,還不是因為你們拼命阻撓?等了你們23年,就算從2003年算起也有17年了,你們一直說不能做不能做、一做香港就死定了,現在中央自己來做,你們又說為何不讓我們自己做——怎麼能這個樣子?完全令人嘆為觀止!」曾鈺成相信,「明眼人」不會看不出泛民的虛偽;他又認為,「如果中央要落實『一國一制』,根本無須弄得這麼複雜,(反修例風波期間)可以出動人民解放軍,甚至直接引入《中國國安法》。現在之所以幫你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和機制,就是出盡全力想要維護『一國兩制』。」

泛民主派批評人大繞過本地立法會制訂「港版國安法」,是公然僭越《基本法》所賦予香港就國家安全問題自行立法的憲制權力,等同宣判「一國兩制」的死亡並宣告「一國一制」的實施。(資料圖片/劉錦華攝)

撇除政治考量,單從法理層面而論,曾鈺成強調,「港版國安法」並非要取代《基本法》第23條。首先,23條主要涵蓋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竊取國家機密、外國政治組織進行政治活動、香港政治組織與外國政治組織聯繫這七種刑事罪行,與「港版國安法」所針對的四大罪名並不是完全重疊。其次,23條規定特區政府「應自行立法」以禁止上述行為及活動,從「應」字分析,與其說這是「授權條款」,倒不如說是「責任條款」,而中央並沒有表明當賦予特區政府自行立法維護國安的責任後,自己就不用肩負同樣的責任;換言之,特區政府仍然需要推進《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工作。

只要做好「港人治港」,中央不會「事事關心」

「問題是,從當下的政治現實來看,特區政府很難履行這項憲制責任了。」曾鈺成嘆息,經過2003年的立法風波,23條已經被刻意操作成「妖魔鬼怪」,政黨不會提,政府更加不願提,甚至認為不值得提,以免再次引發社會矛盾,結果香港就這樣逃避了17年。有人認為,只要促進經濟發展、做好民生工作,自然就能為國安立法創造有利環境,但曾鈺成不認同有關說法,「因為始終沒有正視『維護國安』被『妖魔化』的問題,像是『鴕鳥政策』。其實應該鼓勵社會攤開談論、積極和泛民協商,讓大家一起肩負維護國安的責任,又做足人權保障。」

按照曾鈺成的分析,「國家安全」、「普及選舉」和「國民教育」可謂實踐一國兩制的三大問題,而後者更是所有問題的核心,可惜自回歸初期開始,特區政府從來沒有意識需要加強促進香港人國民身份認同的工作。他憶述,董建華出任行政長官時期,曾經提出每個香港人都有責任維護國家的利益和聲譽,惟隨即有人在報章撰文反駁指——「對不起,董先生,我是香港人,我沒有義務維護國家的利益和聲譽」——曾鈺成對這往事印象深刻,「很多人可能真的這樣認為,你也很難怪他們真的這樣想,因為從來沒有人很好地教育他們。」

曾鈺成認為,「政府可能會說,成立了多少委員會、找了多少智庫、花了多少錢、寫了多少報告,但實際上,它們根本解決不了問題。」(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我問民建聯的年輕人是否中國人?有人說自己拿中國護照,所以是中國人,也有人說自己黃皮膚黑頭髮,所以是中國人。可是,很多人同時擁有多重國籍、拿著多本護照,而日本人也是黃皮膚黑頭髮,但他們並不是中國人。這個問題到底怎麼辦呢?」曾鈺成說,最諷刺也最令人失望的是,「香港回歸多年,年年大肆慶祝,但我們似乎沒有做過太多有意義的事,面對那三大問題,從來沒有認真聘請專家人才、設立專門部門,好好研究應該如何解決。」

久而久之,很多問題便流於口號,而核心問題就成了洪水猛獸——沒有「國家意識」,又談何維護「國家安全」?「政府可能會說,成立了多少委員會、找了多少智庫、花了多少錢、寫了多少報告,但實際上,它們根本解決不了問題。」曾鈺成說,以2005年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提出的「香港深層次矛盾」為例,「我們說了十幾年,究竟什麼是『深層次矛盾』?政府也解決了什麼?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去年也開始說這五個字,但讓人感覺只是想轉移視線,而非立心根治整套涉及管治模式、社會結構、民族意識等等的問題。」

更多《香港01》深度報道文章:

【港版國安法.深度】立法以後,如何執法?

【記者發牌.深度】失卻「傳媒專業」 談何以「記者」作為志業

【DSE歷史科.深度】試題爭議背後——教學與目標的衝突

【深度】梁君彥親解內會風波來龍去脈——議會是這樣停擺半年的

【海洋公園.深度】向財會申54億元撥款救亡,還是長痛不如短痛?

【內會風波.深度】泛民拉布大半年 梁君彥為何視而不見?

【基本法22條.深度】新華社到中聯辦 從來非一般中央所屬部門

【深度】當「政治追求」遇上「政治中立」 公務員應該向誰效忠?

【油價暴跌.深度】國際油價見負 點解香港入油仲咁貴?

【深度】政府盲推200個流動應用程式 何時才懂「一App通行」?

新冠肺炎.深度|再不減租5000店舖或執笠 政府「呼籲」有用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