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博物館疫中重開 還原安迪華荷世界觀與創造路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各地在病疫的沉睡和懸置中醒轉。生活機能、經濟和社會活動逐步重啟,倫敦是其中之一。作為流行文化的橋頭堡,倫敦的博物館亦逐步重開,表演藝術場地在可見將來打開大門,迎來面對面的演出,其中,廣受關注的泰特美術館(Tate Modern)之「安迪華荷全展」(Andy Warhol),在3月開展兩周後便因為疫情封鎖而關門,8月重開後門票瞬間訂光。

撰文︰若山

不過,另一些重量級展覽如泰特不列顛館(Tate Britain)舉行的插畫師Aubrey Beardsley全展卻門可羅雀。而回應新冠肺炎疫情的及時展覽,如海沃德美術館(Hayward Gallery)以樹木為主題的展覽,以及在南岸中心(Southbank Centre)外面展出病疫中在城市前線勞動者肖像展倒令人眼前一亮。

當代藝術具有回應急遽變化的生活日常的速度和能力,在此刻展現生命的脆弱和堅忍;而從藝術館重現的人潮,可見這個能力如何牽動着大眾的心。

倫敦的博物館逐步重開,泰特美術館的「安迪華荷全展」廣受關注,重開後門票瞬間訂光。(Getty Images)

安迪華荷(1928-1987)全展原是城中矚目和令人期待的盛事。他的金寶湯罐頭,以及毛澤東等名人肖像多色版畫系列是街知巷聞、童叟皆知的普普藝術經典。大家可在這個展覽上看到這些經典作,但展覽的目的遠不止此—你會看見不一樣的華荷,一個當代藝術家更深層和複雜的創作追求。展覽包攬安迪華荷鮮為人知的前衛藝術實驗,以及罕有展出他那些不那麼華麗、甚或是私密的作品。

展覽將華荷的個人經歷跟其世界觀和創造作出更緊密扣連。由此,安迪華荷不再只是國際當紅的藝術家、普普藝術的標誌性人物,而是充滿矛盾性情、行事作風具爭議性、焦慮與脆弱,同時一往無前地熱愛世界的「人」。

還原安迪華荷:充滿矛盾的藝術家

安迪華荷的作品中,如毛澤東等名人肖像多色版畫系列是街知巷聞的普普藝術經典。(Getty Images)

華荷來自今天稱之為斯洛伐克的東歐移民家庭,在東部派天主教會(Ruthenian Catholic)的宗教教育中成長,終其一生到教會做崇拜。但他同時是高調的同性戀者,在同性性行為仍未合法的美國,他和性小眾群落時而走近。他自小深受宗教畫和荷里活電影的影像影響,而這兩個極端的風格形塑了華荷的創作路。

泰特美術館這個展覽依據他的人生階段展開。入口處先見其少時學畫的畫冊、當插畫師時的畫作、對愛人和俊美男體的素描、到普普藝術作品、模擬他曾設立的展覽空間、曾全身投入的電影作品、策劃的演出記錄、被槍擊、回到普普畫作、成為國際知名人物後的名流生活和自我形象經營、到生命後期對政治、宗教和死亡的探討…

若山

文化工作者,兩年前赴倫敦深造,現定居英國

上文節錄自第23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9月7日)《倫敦博物館疫中重開 藝術回應社會,創作牽繫人心》,網上標題為編輯重擬。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訂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30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三權分立」之爭不斷翻炒 沉迷想像豈會變成事實

為何要建方艙醫院和火神山醫院?

深圳定公屋目標 港府一味拖字訣

內蒙雙語教學何以惹爭議 教育新政合理 落實需要智慧

從班公湖對峙看中印衝突的戰術訊號

兩岸三地影視沉浮 「香港製造」能否觸底反彈?

踏出疫境第一步 迎接不一樣的開學日

疫情重創中西部 四年承諾一場空 「被遺忘的美國人」再被遺忘

看別人進食感幸福? 剩食背後的「吃播」文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